【石濤】中共政權是真正的魔鬼

今天是12月26號,毛澤東的生日。據說習近平禁止在毛澤東的生日進行任何紀念。昨天是圣誕節,我昨天節目講了,跟共產黨有關的,1978越南在圣誕節這一天,打擊了柬埔寨,推翻了波爾布特;1989年羅馬尼亞的齊奧塞斯庫這一天被打死了;1991年戈爾巴喬夫宣布蘇共解體,都在25號這一天;當然到了2004年,出現了大海嘯,死了30萬人。所以在12月25號圣誕節這一天,我們能夠看到的這段歷史當中,出現了令人不得不感嘆的一種事情。這種事情有一個算一個,戰爭、齊奧塞斯庫被殺、蘇聯解體、大海嘯,這種事情十年八年的遇不上一次的,但是在短短的時間里,它們卻印在了這一天上。

我個人說就是相當感觸了,這是一個相當特別的概念了。而今天是12月26號,毛澤東誕辰,國內據說是全都給封殺了。

馮小剛的新電影《芳華》前面那一段是講七六年毛澤東死之前,當時文化大革命時的狀況,馮小剛有一個很隱喻的地方,在很多軍隊大院里面,在墻上會印上毛主席像,其實它是影背,它把影背做成毛主席像,然后底下寫上“為人民服務”,這是通常見到的。但馮小剛在《芳華》這部影片中,把毛主席像故意畫的不象,你說象誰呢,不好說象誰,但是他故意不把毛澤東像畫成毛澤東像,可是里面的形式又是文革時的毛澤東,馮小剛有所指。毛澤東式的獨裁,就是豬的行為。因為在影片里出現的“毛主席萬歲”,“毛主席萬壽無疆”,在游行隊伍的時候,文工團里的豬跑了,讓劉峰去追豬,這豬就逆著游行隊伍跑,劉峰在后頭追這頭豬,那豬怎么跑過去的,從毛主席像過去的。如果說一個導演有名,他一定在細節上有故事,他講故事的能力很高,他在平鋪直述的講著故事,但是故事里面的細節,那些不在言語中的細節表現的更淋漓。他在嘲諷今天的社會,是一個不是毛澤東的毛澤東的社會,豬的社會。馮小剛干了這么一件事。——這是我說的,可不是馮小剛說的,這事咱先把話說這兒。只能說馮小剛的美工沒請好,或者說人家不想……人就那樣,就這么個玩兒法,你隨便你怎么想。但是在我眼睛里,嘲諷今天的社會是回歸毛澤東年代的社會,那是一個豬的社會,那是一個紅二代洶涌澎湃的社會。

紅二代洶涌澎湃就是在文工團里有個女生,宿舍長,她們家是紅二代,在文革時沒被打倒,所以她就不得了啦。那是一個瘋狂的,壓制人的,不知道自己吃幾碗干飯的,比豬還惷的紅二代。馮小剛罵了紅二代,罵了毛澤東,就是今天《芳華》它演的。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709大抓捕”“超級低俗屠夫”吳淦判囚八年》。

這應該是相應的這一波的被抓捕的人當中判刑可能是最重的之一。

在同一事件中被捕的維權律師謝陽,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亦于同日宣判,謝陽被判罪成,但因“尚未造成嚴重社會危害,且謝陽歸案后認罪悔罪”,免于刑事處罰。

審判吳淦案的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發表聲明稱,吳淦“長期利用網絡散布大量言論…..炒作多起熱點案事件,抹黑國家機關,攻擊憲法所確立的國家制度”。

這個說的就非常有趣了,他把憲法放在前頭了,然后抹黑國家機關,判吳淦跟謝陽的免于刑事作為對立,所以兩個人一起判,兩個罪名對著走,他的沖突在于是否對社會造成重大危害,所以一個免于刑事,一個重判八年,來故意分化社會當中對共產黨說不的人。今天共產黨已經混到這份上了。也就是說你只要悔過了,別造成影響你沒關系,那你要死扛,我今天就重判你。而問題他叫說是“憲法所確定的國家制度”,這是我第一次確定,第一次看到。他想拿出依法治國的說法,可是這依法治國本身的共產黨是邪惡的,本身的共產黨就是以國家的名義對老百姓本身采取管制的。希特勒的年代同樣是國家憲法確定的一種國家制度,今天如果誰敢把希特勒當時的標志拿出來,那就叫犯法。那也叫國家制度,所以這叫國家恐怖主義,國家行為,中共以國家名義實施的國家行為的邪惡。這就是這么回事。

吳淦的代表律師葛永喜向BBC中文稱,吳淦在判刑后當庭表示:“感謝貴黨授予我這個崇高榮譽,我將不忘初心,擼起袖子加油干”。

直接嘲諷了習近平,這是沒錯的。因為這是在十九大之后出現的,而吳淦直接點題是共產黨的邪惡給予他崇高的榮譽。所以從吳淦的角度來講,他的態度非常清楚,他知道面對的什么。而從中共的天津法院來講,它在退縮的概念中,盡可能的把自己放在一個依法治國的概念中,但是它的依法治國的背景同樣是在共產黨身上。沖突點就顯得非常直截了當。

709事件,幾乎是圍繞著天津司法系統跟湖南司法系統,而天津的司法系統更多,這一份罪惡其實在政法委體系當中從709事件一直圍繞著天津。而2015年出了3件大事情,金融政變、709事件、天津大爆炸,兩件事情都在天津。

而十九大之后,我們看到政法委體系根本就沒有再遭到傷害,而政法委的書記同樣進入了政治局,并不象十八大時政法委書記從政治局常委退掉了政治局,它沒有再進一步往下退。在我個人的眼睛里,習近平在十九大當中,他自己出于自己的權力、出于自己的原因,在相當程度上出現了反而不如十八時出現的那種力度。今天我們看到吳淦把他被判的概念直接嘲諷了習近平,這就是十九大之后,他要脫掉干系就相當難了。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發表聲明,指中國政府選擇在圣誕節翌日、即外交官、記者、國際觀察員與大眾均不大可能作出回應的日子,就這兩宗長期未被處理的案件宣判,“明顯帶有政治計算…極其可恥”。

“中國政府試圖規避媒體與國際社會的監察,此舉正好顯示其深知這些虛假的審判完全站不住腳。”

潘嘉偉指出,過往維權人士胡佳被拘、異見人士(后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判刑,均是在圣誕節前后。

因為這是一個共體的社會嘛,它又顯示出很有趣的,就是中共政權是真正的魔鬼來著,它信奉的無神論也好,進化論也好,還有自以為是的馬克思也好,它的一切的概念都是魔鬼的概念。當它去打擊人的基本的道德和尊嚴,在打擊具體人時,它又選在了圣誕節這天,無形中就把自己放在了魔鬼的位置上。它表面上的概念,是為了回避這社會對它的影響,而它實際的概念卻反映出它生命的品質。

圣誕節,過不過圣誕節,爭持非常大,但是在圣誕節本身來講,他代表的概念在西方就有他信仰的概念。

法院的判決聲明指,吳淦“犯罪行為積極,情節惡劣,社會危害性大,主觀惡性深”,因此“從嚴懲處”。

他(屠夫)經常是以嘲諷的態度來面對中共體質當中官員們卑劣的行為,當他嘲諷這些官員的時候,這里就出現叫“主觀惡性深”。所以揭示共產黨邪惡的就叫做“主觀惡性”。

葛永喜說,他在宣判前一天曾與吳淦會面,吳淦心態非常好,能夠接受重判的結果,但表明一定會上訴。

葛永喜指出,今次的重判相信與吳淦堅持不認罪有關:“黨國認為你必須要按照他的方式認罪,才能被輕判、取保或緩刑。像吳淦這樣態度堅定,一定會被重判。”但他亦稱,八年超出了他們的預期。

在我眼睛里,就是你愿意被強奸啊,你還是完全拒絕它。這對生命而言就是一個選擇了。因為當你選擇這條路,走到這條路的時候,最終還是能夠展示出你在生命過程中面對中共的做法你的選項。

吳淦早前曾稱,自己在獄中被“酷刑虐待”。

有關酷刑的概念,我覺得這都是毋庸置疑的,這沒什么可講的。中共的邪惡就在于說你得證明,你得證明我有過酷刑。面對酷刑的人,面對遭受過酷刑的人而講出來的,謝陽是其中一個,講出來,它會用另外一種方法加以否定。

我個人的說法很簡單,利用了現代科學、現代觀念的本身來掩蓋自己邪惡的話,我想到一個笑話,不是笑話,這是推特上登的,說北大一個副校長問他媳婦,說這孩子到底是你跟校長的,還是跟黨委書記的?你能不能跟我交代一個實情?跟他媳婦一直在要求這個問題。后來他媳婦跟他說了一句非常坦承的話,孩子到底是誰的一點兒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你是孩子他爹。

真相不重要,現實最關鍵,如果這個事情是這么說的話,連他媳婦都不知道這孩子的爹是誰。

當人們遭受酷刑的時候,有些人說你要拿出證據的時候,明天我拜托你在你的家里面,面對你的媳婦,講起你同樣的故事。

《德國之聲》在報導時直接講說《709案最重量刑吳淦被判8年“不忘初心”》。12月26日,司法機關對兩名在“709大抓捕”中入獄的活動人士進行了審判。兩人的庭審結果截然不同。

剛才跟大家分析了,所以這個事情就很簡單了。在中共,在天津的司法系統中,在它的做法中,以這樣的概念去表達出來的,其實在我眼睛里就是基本它處于一種“黔驢技窮”的背景。因為當它明顯的這么去做,明顯的這么去分化的話,那也就到了窮兇極惡,到了一個極點了。它沒有任何回說的余地了,就是它已經不給自己留下任何空間、留下任何縫隙了。而整個709事件,跟天津司法系統是一直貫穿下來的。但是所有這個事情結果的本身的罪名,會被人們放在習近平頭上。

709的案子他控制不了,但出現了故事,當吳愛英后來出事的時候,大家說吳愛英是709事件的元兇,當天津大爆炸的時候到今天它依然沒有結果,那個不用騙人,3歲的孩子都知道怎么尿尿,他不知道怎么尿尿,就說這意思了。709事件跟天津大爆炸,709律師被處理的事情,全都來自于天津司法。

今天的習近平吃不下來,今天還在玩他,因為完全算在他頭上,你說到底為什么?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