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這就是臺灣所面對的中國!

2017-12-25|来源: 自由時報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宣示,要從現在到二○二○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建構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是習近平中國夢的具體圖像。習近平是繼毛澤東、鄧小平之後的新強人;不同的是,毛鄧接手的是百年積弱不振的中國;而習接掌的中國,則為歷經三十多年經濟發展,積極擴張軍備的強權,其中國夢實現的可能性頗大。然而,習的中國夢究竟是帝王夢與強權夢的結合,或是真正的中華民族百年復興?對世人而言,又是否為午夜驚恐的夢魘?

中國的崛起是不可否認的事實,無論經濟或軍事,它在全球事務的影響力與日俱增。中國的存在,連全球最大強權的美國都不能不正視,而身為其野心侵犯首要目標的臺灣,更不能不深入了解這個最大的敵人,本質是什麼?正確理解,才能找出因應對策,得以安身立命。最重要的課題,必須探究中國崛起及其政治社會發展脈絡,何以成為一種特殊案例,徹底粉碎了上世紀末學界對文明發展的樂觀期待。上世紀末,由於科技、網路、資訊與全球化的快速發展,東歐共產集團的崩潰,多數學界對文明的進展,充滿光明的想像,認為人類將掙脫不合理的制約,消彌一切衝突的因子,打造一個以全球為平臺,消滅國家疆界的政治與經濟整合,而民主體制與資本主義終將成為人類文明的發展頂點。這就是日裔美籍學者福山所謂「歷史的終結」,日本學者大前研一的「民族國家的消失」,以及湯馬斯.佛里曼的「世界是平的」等烏托邦。然而,廿一世紀的中國更往專制、獨裁,與民族主義方向發展,卻讓這些美麗的預言顯得幼稚天真,禁不起現實的檢驗。

一部中國的歷史,歸結起來乃是一種朝代循環的模式,形式上是朝代的更迭,換換招牌,但權力集中、獨裁的本質不變。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仍延續歷來皇朝的內涵,差別只在於家天下變成黨天下、皇帝變成國家主席、總書記。尤有甚者,中共以無產階級革命起家,原欲推翻封建體制與資本主義,孰料,取得權力後,仍難脫貪婪人性的制約,革命的理想與浪漫情懷從此異化、變質,中共領導人赤袍加身,成了新階級、新皇帝。而無產階級並未翻身,只是轉換了身分,淪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奴工,或者隱身在都會陰暗角落的低端人口。

中共的統治係將現代科技內涵注入舊社會與舊權力結構之中,其統治技巧日趨先進與嚴密,讓異議份子無所逃於天地之間;而在經濟上,則採行敵對資本主義的激勵機制,而非堅守共產理念的號召,如此務實的操作,締造了經濟的高度成長。易言之,中國在經濟發展模式上,仍循著亞洲雁行理論的軌跡前進,是包含臺灣在內的亞洲諸多經濟成功故事的一個章節,並非前所未見的案例,但因其他亞洲小龍只是小經濟體,中國卻是龐然大物,因此飛行起來氣勢磅礴,驚動四方。更重要的是,由於權力結構與意識形態不同,乃產生截然不同的資源分配模式。民主國家經濟成果,歸全民共享,保障私有財產,藏富於民;而共產中國,則由國家壟斷一切,少數民間巨富乃政商掛鉤或政策扶植的畸形產物,掌權者隨時可以收回。可說,其他小雁的財富根植於土地,踏踏實實;而中國的財富則被少數人壟斷、分贓,仿若在風中飄蕩。

中國特殊的統治模式,印證了科技的進步無法解決人性的醜陋,物質與經濟的成長並不必然帶來民主,反倒在強力洗腦與精心操控下,塑造出高度政治控制的政體,無論對內或對外,表面和諧穩定,實際潛藏衝突的種子。這就是知名政治學者杭廷頓提出的文明衝突理論,即大批民眾會因共同的語言、歷史、傳統、宗教傳承,而匯聚出共同的文明,相對的,不同的文明則成為衝突的引信。可怕的是,中國權力集中,社會同質化,言論一言堂,民族情緒高漲,對外仇恨氛圍瀰漫,加上強化軍備,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未爆彈。這樣的中國,就是臺灣所面對的敵人。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