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7)

2017-12-17|来源: 大纪元|标签:共产党 九评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传统文化 

【大紀元2017年11月28日訊】在《九評共產黨》發表13周年之際,《九評》編輯部發表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以下為第四章之下部。

******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四章 共產邪靈 毀人不倦(下)
目錄

3. “恢復傳統”,柔性洗腦

1)沒有對破壞過程來個“逆操作”,奢談“恢復”
2)中共恢復的儒家文化——離開了水的死魚
3)穿古裝演古人毀文化
4)最大的亂象——黨的領導

4. 堵死天堂路,打開地獄門

1)壞人捧到九天之上,好人踩到九地之下
2)鼓吹唯物主義,鼓勵性解放和一切變異現象
3)通過教育系統性給青少年洗腦

結語
******

3.“恢復傳統”,柔性洗腦
中國幾千年 傳承下來的文化,在中共奪權后不久就遭遇了毀滅性的破壞。山不轉水轉,中共今天也在喊恢復傳統文化了。究其原因,不外乎以下幾點。

一是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破產,在國際上沒有拿得出手的價值觀。美國總統訪問中國,愛挑一個中國著名大學去做演講,跟中國的年輕人分享美國的普世價值觀。反觀中共領導人,他們一進入美國就成了地下黨員,從來不敢去美國大學給莘莘學子宣揚“共產主義”、“宗教是鴉片”、“無神論”等所謂“先進文化”。二是出于維護政權的需要。喝著階級斗爭狼奶長大的幾代人對黨本身又構成了威脅,所以中共希望從傳統文化中斷章取義地尋找“和為貴”之類的來化解危機。三是傳統文化在中國人的骨子里是有沉淀的,的確有來自民間的文化尋根需求。

正是在這些因素作用下,中共不得不到被它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傳統文化中去尋找存活的養分。不論中共的動機如何,中國傳統文化的巨大正面力量由此可見一斑。

1)沒有對破壞過程來個 “逆操作”,奢談“恢復”
要談恢復傳統,就要首先按照當年破壞的過程來一個徹底的逆操作,對當初的各種荒唐行為進行反思、清算、拋棄之后,才可談及真正的恢復。把套在學者們頭上的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緊箍咒砸碎之后,方能站在恢復傳統的起跑線上。中國傳統文化是神締造的,是半神文化,是普世的價值。抱著“無神論”如何能與建立在對神的信仰基礎上的傳統文化接軌呢?

于是,我們看到了御用學者們要去證明孔子、老子甚至釋迦牟尼是無神論者,把孔子的《論語》解讀為大家要做中共統治下的快樂的奴隸,把圣人的哲理與中共的十幾大精神相掛鉤,庸俗化、娛樂化古代先賢成了網絡上的新潮……如果說恢復傳統有來自民間的真心努力,那么在中共的管制下,這些努力都變成了為黨做注腳的工具。

比如,宗教里講的度人,有其特定的含義。出家人也自有出家人的使命。中國某宗教協會會長學習完十九大精神之后,發表了一篇學習心得,大談“所謂度人就是幫助那些有困難的信眾,維護他們的合法權益,幫助他們解決生產、工作和生活中的實際困難、困惑和問題”。聽起來好像宗教就是一個共產黨領導下的業余工會,完全沒有了出家人的道行和境界。

一邊談恢復傳統,另一邊仍在繼續把黨支部滲透到寺廟道觀和宗教學院,仍在繼續強調要加強馬克思主義對傳統文化的指導作用。如果馬克思主義高明到要指導傳統文化,那恢復傳統文化豈不是多此一舉了嗎?

2)中共恢復的儒家文化——離開了水的死魚
被尊為“人文初祖”的軒轅黃帝是五千年前的道家修煉人。中國文化的哲學根基首推道家文化,道家文化可謂是中國文化的源頭。相對于佛家、道家文化,中共最青睞的自然是儒家文化,把儒家當做無神論文化來作大力開發。其實,儒家文化本身可能沒有把神佛信仰當作重點,而是著眼于人世之理。但是,孔子是生活在一個信神的時代,儒家文化是在一個有神性的土壤環境中孕育發展起來的,是以對神的信仰為不言自明的先決條件的。

孔子窮盡一生都要去恢復周禮,認為周禮能夠塑造一個理想的社會。那么,為什么周禮能夠塑造理想社會呢?刨根問底一連串的為什么問下來,就回到了信仰問題上了,那就是對神、對天的信仰。

孔子恢復周禮的背后是周人的宗教信仰系統,天帝授命天子(人間的王),天子代天牧民,行賞賜、主國政、用兵務農。孔子之后,漢代大儒董仲舒向漢武帝上《天人三策》,提出了大名鼎鼎的三綱五常,明辨皇帝為何要遵循儒家的“仁政”思想治理國家。他的理論基礎就是“天人合一”、“天人感應論”。儒家的一切到了最后都是要到宗教信仰和神性文化中去尋找憑證的。

無神論的“天”是什么樣的天呢?

中共把儒家、道家所講的“天人相應”、“天人合一”的“天”僅僅解釋為物質的天,即蒼天或大自然,把神傳文化“天人合一”的修煉概念庸俗化地解釋為人和自然的和諧共處,并聲稱這符合了“科學發展觀”。這是共產邪靈扭曲神傳文化的核心價值的表現。

中華文化中的“天”,和老百姓平常所說“老天爺”是一致的,古人稱作昊天上帝,也稱皇天上帝。“天”是有意志的,這個意志即“天意”,根本不是什么唯物主義的蒼天。

“為什么要講誠信?”“做好人的依據是什么?”共產黨能回答這些問題嗎?回答不了。來一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人們會因為這個“核心價值觀”的說教就改邪歸正、誠信守信了嗎?就連制定這個所謂“價值觀”的人都知道是在癡人說夢。

離開培育出儒家文化的神性土壤來談論儒家的道德觀“仁義禮智信”,儒家的中庸文化,就像離開水來談論魚,是沒有出路的。

3)穿古裝演古人毀文化
文藝形式是共產黨從來沒有放松的“改造思想”工具。最近三十年中,高唱“主旋律”的文藝作品依然是重要灌輸手段,但是因為黨文化已在全社會立足,把黨文化裝扮成中國的民族文化,或者把中國數千年歷史中沉淀下來的渣滓,特別是符合了黨文化的那一部分加以提煉,向全民以至海外推廣滲透,無聲地腐蝕傳統道德文化,是文革之后邪靈在文藝領域敗壞中國文化的手段。

近些年宮斗劇人氣高昂,核心內容無非是幔帳簾幕之后的爭風吃醋、爾虞我詐、勾心斗角,對共產邪靈的“斗”和“恨”做了最充分的發揮、詮釋。

這些作品從創作到制作到走紅并沒有黨委批示、指導,甚至不需要黨媒的宣傳,完全按市場規律運作。這種作品之所以風靡社會的原因是,邪靈早已經為中國人打造好了今天生活中這種互相傾軋、猜忌的環境了,流行文化中充斥著對權力的崇拜、對傍靠權勢得到恩寵、對一夜走紅、一夜暴富的向往,因而這些熒屏上波詭云譎的權術欺詐、厚黑陰謀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生存技能,人們從現實生活中能夠找到對應,引起共鳴:誰的權術高明誰就能在社會或職場的殘酷“競爭”中勝出;哪怕是個好人,也得具備比壞人更深的心機、算計才能戰勝壞人。某網友披露,有一個同事看宮斗劇看多了,剛交男朋友,就開始跟結婚的同事請教怎么和以后的婆婆斗。人們將這種爭斗手段崇拜為“智慧”。曾風靡全國的《后宮甄嬛傳》走紅全國之后,緊跟著一批書出版,總結其中的“智慧”,迎合眾多觀眾的心理,如《甄嬛教會我的36則職場生存術》、《后宮甄嬛傳教我的80件事》等等。

這些宮斗劇以“古裝”面目出現,表現的是古代的故事和場景,但用的都是現代人的觀念思維;穿著古裝演古人,其實質卻是現代戲,恢復起門面卻毀掉了其內涵。盡管不是歷史正劇,但并不妨礙人們自然地把這種厚黑哲學視為“傳統文化”。這就是中共用暴力摧殘神傳文化,再以黨文化灌輸幾十年之后收到的效果:讓人不假思索地以為黨文化的斗爭哲學就是中國傳統文化了。

4)最大的亂象——黨的領導
中共自稱也要搞傳統文化之后,民間積蓄的文化尋根沖動馬上就爆發出來了。不幸的是,雖然有人真心想要恢復傳統文化,但是在中共意識形態的管制下,在無神論指導下追求個人利益,這種恢復只能是不倫不類,亂象叢生。在庸俗化、低級化、娛樂化亂哄哄的文化熱潮中,變相地再次對傳統文化進行了閹割。表面上中共也聲稱要整治各種亂象,但是,這些亂象背后最大的亂象就是“黨的領導”。

一個不信神的黨,加上“一切向錢看”的國民,再加上一個大興寺廟的時代,湊到一起會發生什么樣的化學反應呢?

“宗教搭臺,經濟唱戲。”寺廟已經成了一個新型的“投資領域” ,盛行承包寺廟,以賺錢詐騙為目的。在旅游景區還出現了眾多的假寺廟、假道觀、假和尚、假大師、假道長。導游、講解員、和尚、道長一條龍合伙欺騙游客的香火錢、法器錢、消災錢等,花樣繁多,出現了寺廟道觀亂發“信仰財”的詭異現象。經營寺廟的生意可謂財源滾滾,據報導西安一個老板手里有七八個廟,一年收入幾千萬。

“缺哪個神就造一個。”河北易縣的“奶奶廟”很火。據稱,在這個廟里可以找到人們想拜的一切“神”。想升官,這里有“官神”,想發財,這里有全身綁滿鈔票的“財神”,想升學,這里有皺紋深深的“學神”。如果想保佑自己開車平安,這里甚至還有握著方向盤的“車神”。奶奶廟的管理員更是霸氣地稱,“缺哪個神仙,隨便造一個”。

方丈做起了CEO,寺廟也要打包上市,廟宇成了賺錢的好地方……在世界其它國家,有上千年的教堂,有上百年的股市,人們從來沒有想到教堂與股市這二者有什么關系。在中共統治下、無神論教育下的中國,真可謂無奇不有,有些現象人們已經見怪不怪了。

有人認為,中共沒有公開迫害宗教,所以到宗教里找出路。當中共用利益和商業化的手法魔變宗教,中共控制下的宗教團體已經變成了中共的搖錢樹和打擊異己的工具時,這種所謂的宗教信仰也就變異成對邪靈的無神論、唯物主義的信仰。于是信仰失去了意義,信徒沒有了歸宿,人們斷了回歸的路,這時不公開迫害也達到了毀滅人的目的,中共何必還公開迫害宗教呢?

4. 堵死天堂路,打開地獄門
1)壞人捧到九天之上,好人踩到九地之下
共產黨黨魁的產生過程中存在一個“劣勝優敗、逆向淘汰、惡者勝出”的機制,這一點已經廣為人知,不煩贅言。這種“逆向淘汰機制”其實普遍存在于共產黨社會的方方面面。為了全面控制社會,不讓任何有傳統思想的人脫穎而出,共產黨控制一切社會上的重要位置,確保其邪惡政策得以貫徹。

如果中國社會是一個人體,共產黨就要掐住所有的穴位和經脈。什么是穴位?社會上的重要職務和位置就是穴位。什么是經脈?人才流動的通道就是經脈。中共慣用的手法,就是逆向操作,有才干、講道德的人不被提拔,而被打壓,往下踹。擁護、追隨中共的人卻容易升遷,如同經脈逆行,這就造成了現在中國的社會中上層是一個中共人為制造的利益階層。占住“穴位”的人往往都是共產黨系統里所謂“根正苗紅”,或者是對共產黨唯命是聽的人。

很多人抱怨,在今天的中國,好人吃不開,壞人很囂張。其實這是共產黨國家的常態:好人要想吃得開,必須先變成溜須拍馬、兩面三刀、心黑手狠、無惡不作的壞人!有些專業人員憑自己的一技之長也能晉升到一定位置,那是因為其專業技能能派上一定的用場,但是不會有再向上的空間。而且很多專業人員本本分分,不敢也不愿過問政治。一旦他們越出共產黨劃定的紅線,共產黨就會卸磨殺驢,絕不手軟!什么是潛規則?這就是今天中國最大的潛規則。

中共建政后,建立嚴密控制社會的“單位制度”、“戶口制度”;在農村則有“集體化”、“人民公社”,像一張大網,把中國社會捆得結結實實。各個單位都有一套和行政班子平行但凌駕其上的“黨務”班子。他們當中不少人都是這副嘴臉:干業務不行,整人最在行。

反之,敢于說真話、堅持原則、守本分、踏實做事、富于人性和同情心的好人,從中共建政之初就被系統地滅絕。“鎮反”消滅的是國民黨公教人員,其中很多是社會精英;“土改”消滅的是農村的精英;“三反”“五反”“資本主義改造”消滅的是工商業的精英;“反右”消滅的是知識界的精英;“文化大革命”把前幾次運動沒有消滅干凈的再補上一刀;1989年天安門屠殺,殺死的是關心國計民生的“天之驕子”,迫害法輪功打壓的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人。每一次運動打掉的都是中國文化和社會的精英。

江澤民貪污腐化、淫亂成性,辦正事毫無能力,卻因緣際會,踏著六四的鮮血登上權力頂峰。1999年之后,一大批積極迫害法輪功、追隨江澤民的邪惡之徒,包括已經鋃鐺入獄的薄熙來、周永康、郭伯雄和已經一命嗚呼的徐才厚等,被大力提拔。在江澤民團伙看來,誰手上沾滿法輪功學員的鮮血,誰就注定維護迫害政策不被翻盤,誰就是最可靠的下屬和接班人。

人們漸漸看懂了:賣身投靠的,升官發財;隨波逐流的,可保一時平安;正直敢言的,或舉步維艱,或死無葬身之地,“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腳”。“黃鐘毀棄,瓦釜雷鳴;讒人高張,賢士無名。”小人得勢,君子束手,整個國家被搞得烏煙瘴氣。

什么樣的人身居高位,涉及到社會導向問題。“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選拔誠實正直的人,安置在奸佞邪曲的人之上,會使后者漸漸變得誠實正直。反之,把奸佞邪曲的人置于誠實正直者之上,只能使人把壞人當榜樣,整個社會加速下滑。

“壞人捧到九天之上,好人踩到九地之下”,這就是共產黨社會的真實寫照。這不是共產黨一時的失策或社會變革時期的失調或失范。共產黨要毀滅人,就要選擇壞人做它的急先鋒,向地獄一路狂奔。

2)鼓吹唯物主義,鼓勵性解放和一切變異現象
共產黨鼓吹唯物主義,讓人貪戀物質生活,追求感官享樂和精神刺激,使人受物欲引誘而迷失本心。多少人在經歷了燈紅酒綠、富貴繁華之后,心被外物塞滿時,突然感覺到精神和生命的空虛?

很多社會不良現象古已有之,共產黨“青出于藍”之處在于,它把一切能讓人放縱欲望的敗壞現象當作控制權力、最終毀人的利器。

共產黨對人欲望的操縱和控制,有緊有松,一緊一松,收放自如。先是連擁有一點私人財產都要批斗,男女拉拉手都是“腐朽的資產階級生活作風”,所有物質精神生活都限制。然后國門打開,一切向錢看,表面上鼓勵追求幸福,實際上是鼓勵縱欲。“土包子開花更厲害”,積蓄的欲望像開了閘的洪水,大有沖毀一切堤壩之勢。

中共漸漸發現,沉溺于物質欲望和感官享受的大眾其實更好控制。它就是讓你的向善之心在一次次打擊中死滅,讓你的旺盛精力在縱欲中耗竭,讓你的空余時間在賭博、網游、娛樂中消磨殆盡。

不是在禁欲中洗腦,就是在縱欲中狂歡;不是在邪教教義中著魔,就是在滾滾紅塵中迷失——共產黨就是不讓你理智清醒地做一個人。

3)通過教育系統性給青少年洗腦
共產邪靈既然以人類為敵,就要切斷人的神性之根和文化記憶。傳統教育首先教做人,教給孩子對普世價值的理解和認同,以及深厚的文化修養、豐富的歷史知識、敏銳深刻的洞察力,這些都是共產邪靈實現其邪惡目的的障礙。共產黨掌權之后,迅速將教育收歸國有,用邪惡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對老師和學生進行洗腦。

文化革命當中,千百萬青少年參與武斗、串聯、打砸搶,后又被發配農村和邊疆,“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連他們自己后來都不得不承認,是“喝狼奶長大的”。

八十年代以后,中共意識形態領域略微松綁,“新一輩”年輕人對中共改良寄予希望,但六四屠殺把他們的希望打個粉碎。進入九十年代,年輕人大多是獨生子女,在家里嬌生慣養,唯我獨尊。政治高壓讓他們不敢關心公共事務,有人縮入象牙塔,有人下海經商,有人忙于考托考G。自私麻木的個人主義占了上風,“悶聲發大財”成了新的座右銘。

中國大陸通行的課本中所謂的“英雄”教育篇目,在西方自由社會來看完全就是恐怖分子的培訓教材。有位作家直接指出,中共的宣傳和教育從來沒有擺脫殘忍和嗜血,在教材中學習數不清的殘酷的“英雄事跡”:“用胸膛堵槍眼,把炸藥包托在手上引爆,趴在熊熊烈火中一動不動,直至被燒死”。

由于長期的洗腦教育和嚴密的信息封鎖,很多年輕人對真實的歷史和普世價值一無所知,中共有意地煽動起他們的民族主義狂熱,一旦當局需要,就利用他們走上街頭,反日、反美,打砸搶燒,任由“愛國精神病”和“集體腦殘”大發作。

更可怕的是,中共洗腦“從娃娃抓起”,從幼兒園起就給兒童灌輸毒素,進行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而中共的“愛國主義”教育是什么貨色,大家都心知肚明。

結語
如今的中國社會,人心糜爛,社會潰敗,國已不國。所謂“和諧社會”,其實質是和邪惡沆瀣一氣、難解難分的社會。民間回歸傳統的努力被狡猾地誤導,自發的人心向善被無情地扼殺。中共刻意制造的“一夜暴富”的欲望,“娛樂至死”的氛圍,“過把癮就死”的心態,使浮躁惡毒、冷漠自私成為社會的主導氣氛。無論官媒如何“弘揚主旋律”,僵尸般的黨話、張口就來的假話、大行其道的痞話、鋪天蓋地的臟話組成的眾聲喧嘩才是“時代的最強音”。有能力的紛紛移民、棄船逃命;沒門路的只好得過且過,在惴惴不安中等待明天。

房子拆掉了,可以重建。家庭破碎了,可以重組。公司破產了,可以再創業。一代人的青春浪費了,可以寄希望于下一代。甚至國家被異族征服了,只要文化、語言和歷史不亡,仍然有重新崛起的一天。當一個民族的歷史被篡改,文字被摧殘,語言被毒化,傳統文化被反反復復地破壞,人心被反反復復地凌辱、扭曲、變異,大地荒蕪、水源耗竭、好人被殺戮、良知被消音、這個民族還有重新挺立的一天嗎?

為了毀滅人類,中共除了大規模殺戮人民之外,還長期使用“恨、騙、斗、邪”種種手段,其騙術的狡詐讓人心驚。所有騙術中最陰毒的一招是它利用了人心中的善,又愚弄了人的善,最終逼人滅絕心中的善。

人是神造的,每個人都有神性,回歸產生自己生命的天國世界是每個生命的夙愿。共產主義利用了人的神性和對生命升華的渴望,把共產邪教的邪惡內容注入其中。傳統宗教信神,相信神的意志或曰“天意”,共產主義崇拜虛幻的“歷史必然性”;傳統宗教讓人回歸天國,共產主義讓人追求共產主義社會;傳統宗教有一個教士階層,共產黨聲稱自己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在中共成立初期,一些憂國憂民的熱血青年,聽信了共產黨的蠱惑宣傳,加入中共為其賣命。但中共是個黑幫邪教,許進不許出。這些人稍稍醒悟時,早已成為同謀共犯,只能越陷越深,難以脫身。即使在今天,某些加入中共的年輕人仍然不乏善念和理想,但在黑暗齷齪的現實面前不得不把良知拋得精光。他們中的很多人在理想幻滅和心灰意冷之時轉向同流合污、縱欲和墮落。從這個意義上說,共產黨既利用了人的貪婪和欲望(從其黨的名字就可看出來——共產,共他人之產也),也利用了、并最終毀滅了人的神性和向善之心。

共產邪教的特殊之處還在于,一個人甚至不需要相信其“階級斗爭”、“剩余價值理論”、“社會主義革命”、“共產主義社會”等等教條,仍然會成為事實上的邪教徒而被邪靈附體。這是因為人在道德敗壞之后,必然有一部分思想符合邪靈,那么邪靈就會鉆這個空子,附上身來。有人相信了無神論,有人相信了物質是第一性的,有人相信了人死后一了百了、還是吃喝玩樂實在,有人相信了沒有絕對真理,有人相信了道德都是統治階級編造出來的謊言,凡此種種,不一而足。信神只需要一個堅定的正念,反神、排神卻可能出于一千個不同的邪念。俗話說,從善如登,從惡如崩。道德滑下來的人順水推舟,每一次向欲望和懦弱妥協,都會使人滑向邪魔的掌控,直到有一天難以自拔,甚至深陷險境仍然冥然不覺。這難道不是很多中國人今天的處境嗎?

由恨構成的邪靈,從殺起家,靠騙擴張,以斗攪亂天下,最后用人心靈的邪變達到其邪惡至極的終極目的——毀滅全人類。在幾乎所有人都被物質欲望和感官享樂征服的時候,有誰知道,邪靈正在獰笑著,給人類倒數計時。

******

中華民族是一個得天獨厚的民族,中華文化是一個神賦使命的文化。邃古之初,當神創造神州大地的時候,就已經埋下了未來危機中的轉機,絕境中的希望。末世大劫之前,能否讀懂天機、聽懂神言,關乎每個人的命運和未來。

圖片:《九評》編輯部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大紀元制圖)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