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對“低端人口”與“高端人口”的解讀

2017-12-10|来源: 阿波羅|标签:低端人口 高端人口 暴力推房 

中國媒體,傳遞官方一個新辭:低端人口。官方并借北京一次火災,燒死10多個貧民的事件,掀起一個雷厲風行驅攆低端人口的運動。出動警察n萬人,僅3、4天便從北京6環的區縣,以暴力推房毀屋,打砸家具,將327萬低端人口驅逐于接近零度的曠野露宿荒街,將貧民變成流民與凍民,慘不忍睹。所謂舉國體制的威力,專制武斷的魄力,真令你那些民主制國家瞠目結舌:確實做不到北京如此高效率!

當那些拖兒帶女從房毀巢傾的廈墟逃出,住餐風宿露的路邊。筆者還是在70多年前抗日戰爭才看見的流民悲慘景像,今天,卻在此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新時代,見識了。

我身邊形形色色觀者,看了網上傳出這些暴力拆遷下的“哭聲直上干云霄”的慘景,能不長吁短嘆嗎?

那位老華北人說,這景象,比鬼子的三光政策來得火暴火速,鬼子毀一兩個村莊,也不過兩三百人喪失家園,他們一施暴力,就制造幾百萬難民逃亡,厲害!厲害!

另一位老紅衛兵說:這陣仗,比老子紅八月橫掃牛鬼蛇神還更大規模,畢竟那時沒用上推土機,瞬間就夷為平地呀!

再一位老歷史教師說:怎么,納粹砸猶太人生活區的水晶之夜,70多年后,從柏林,又重現于北京哩!那也是砸玻璃毀店鋪,不過那是蔑視猶太的種族歧視,今天,竟是給貧窮群體一個低端人口稱號,就進行欺凌了呀。

如果,以暴力對應天天呼喊的扶貧奔小康,這些低端人口,不正是從貧困家鄉來富裕北京尋小康門徑嗎?從改革開放后,放開了腳,不再捆死在公社土地,中國解放鄉村剩余勞力,才形成進城的農民工群體,用血汗制造了黨國GDP大增長,被高端人士差遣于高樓大廈之間,忙碌于公路高鐵的建筑工地,棲息于城外那些簡易住房,不過獲點高端人士殘羹剩汁茍活,現在竟成了高端人口嫌棄與討厭的低端人口了。

就因一場火災,便可成為驅攆外來人的理由么?2001年,紐約巿貿大廈那場大火,燒死不只17個,而是上千人,紐約巿并不借此來責怪外來人口,還表彰英勇救火消防員的犧牲精神,稱道低端人口的高尚精神。而且美國的政府追究罪犯,不惜用霹靂手段滅本拉登于巴基斯坦的秘巢,消除民眾的恐怖心理。怎么,這自詡“為人民服務”的共黨政策,如此不顧民眾死活,悍然制造了驅逐低端人口新的恐怖呢。

在民主國家,有保護人民生命財產的制度,有公民居住遷徙自由的憲法,如此侵犯公民的權益,就叫政府犯罪,不管你以什么名義,若保衛自已住宅,開槍自衛,法律也是允許的。就是帝國國王,要進民宅,也應獲得主人允許,磨房主那句名言: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北京巿當局,指令警察的侵權行為,超越了那些帝國國王的霸道了!現在,互聯網一切公開化時代,還可封閉起來,不受世界觀注與評議嗎?

從法國歸來的留學生告訴我:法國有法律,入冬后,任何出租房的房主,未經租住者同意,單方就停止租約,把租房者趕出房,叫違法,對比北京當局的行為,將租房者趕入冬季風雪里,可見世界有善法與惡法,極權政府用的是惡法,民主政府,才是富于人性與人道的善法。習近平要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沒有改惡從善的法治,可能嗎?

什么低端人口呵?在你們祖師毛澤東口里,不就是他說的卑賤者嗎?可是他說:卑賤者,最聰明,高貴者,最愚蠢!這話,不正是證明你們欺負卑賤的人群,并非如你們宣誓說的忠于毛思想,倒是有違毛教,只諂媚給你升官的主子了,當然,你們有槍有錢又有警,也許能達到你們的目的,難道不畏失去民心播種仇恨嗎?

毛澤東寫詩有:“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他還吹捧百姓是舜與堯的圣君,雖然太“浪漫”與“夸張”,不也是你們今天視為賤民的低端群眾嗎?那時,他要利用這些低端民眾為他大躍進賣命,畢竟抬舉過、吹上過天,現在,也不應被你們坐了江山,壟斷了權力,就如此翻臉不認,糟賤得如此狼狽呵!難道他們付出的,應得如此收獲嗎?

就是你們高端人口今天吃的珍饈,住的華屋,步的地毯,…哪一件是你們這些紅色權貴造的,不依然是低端群眾血汗的凝聚,心血的打造。

那么,從打江山到紅二代坐江山,所謂的低端人口,都是獻了一代又貢獻了一代,你們富貴榮華,全是他們用身家性命打造與鑄造,比你們那些高端者清白、干凈與更高尚,他們應是你們恩主,這么一闊臉就變,賤視欺凌他們,別說那些“革命”的套話,就是世俗的常情常識,也叫忘恩負義呵!

再看看那些自詡為高端人口的,未必高級,剝開皮來比較,倒是低端人口更高貴呢!

所謂高端人口,不外是有權與有錢者,可你們的權,是用非法的暴力搶來的,錢,由權力出租與巿場變現貪來的。這兩項就不如低端人口以誠實的勞動掙來,還以納稅人養那些收稅者的可敬。

再看掌權力者權力的來源歷史,毛時代比過去十年寒窗的科舉當官輕易,有斗人表現積極,造反當官的,有交白卷是英雄、封官為鐵嶺農學院書記張鐵生做官的,也有文盲最緊跟的工農陳永貴吳桂賢封副總理的。鄧小平作了些改變,把憑出身貧賤做官改參考文憑做官,才有江胡時代由技術官僚做官。時下,又興起競爭拍馬屁做官,那些會拍馬的做了官的,對上諂媚得令人肉麻,對下驕橫得出奇。與百年前大清國要憑文章做官比較,從前官場多書生,今天官場多流氓小人,所以高端人口中,高貴者極少,低賤者更多,而這種失去監督的極權體制,他們為所欲為的壞亊,就更罄竹難書了。

這幾年反腐,還是選擇性反的,副部級與副軍級以上的貪官,被判刑的就有237人。加上局處級的應以萬計。由此可看出中國犯罪率最高的,是高端人口。這指的還僅是刑亊犯罪。若就尚未立案而已在海外網上舉報的貪腐巨案,一個海航集團盜竊的就達20萬億,還未涉及紅色8大權貴家族集團,多已由黑金洗白存在海外。而且海外還藏有豪宅、別墅及二奶、小三的藏嬌金屋,他們拚命盜國,卻拼命號召民眾愛國。將民眾洗腦成愛國傻鱉,更方便他們盜國而已。

若從道德層面看這些高端人口,他們口是心非到信的都是拜金主義,卻說他們信仰馬克思主義。開一個20國首腦會,要把城里人趕去公費旅游。迎一個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要多處戒嚴。開個十九大會,北京的層層安檢,檢了一次又一次,卻到處吹噓什么制度、道路的四個自信,還嫌不夠,再加文化自信。他們敢把網禁放開,選票給選民選舉,才說明有點起碼的自信吧?若敢像川普,天天被媒體監督,經常被《紐約時報》批評,也叫《人民日報》由天天吹捧領袖,改為監督權力,才證明有真自信吧?如此口是心非,偽君子的面貌,民眾觀察快70年,還不看穿你們高端人口的虛偽嗎?

當官的高端人口,他們的鈔票,基本不用,煙酒基本靠送,老婆基本不動。如果下去視察,20年前即有民謠形容:“領導來了怎么辦?先住賓館后管飯。管了飯又怎么辦?舞場上轉一轉。舞場轉了怎么辦?桑拿浴里涮一涮,涮了桑拿怎么辦?叫個小姐按一按。按了過后怎么辦?小姐問他干不干?干了小姐又怎辦?秘書去柜臺付公款。這已是舊的官場常態,最近北京已流傳國貿大廈酒店,某大國企給某常委長期包下總統套間,成了他與一個個明星巫山云雨的幽會后宮,這種高層的汚濁,再與下層民謠諷鄉官對照,民眾諷他們是:夜夜都在做新郎,村村都有丈母娘。官場盡是淫棍、惡棍,這些高端人口有低端人口干凈清白嗎?

若再看他們玩弄民主黨派,如玩政治二奶,將國庫當黨庫支取花銷,還從制度設“三公”享受,即公費吃喝、旅游與保健,他們這高端人口,已成盜國集團與特權階級,是否應定性:

高端人口最低級,低端人口最干凈與高貴呢?而中國,已成“高端人口的天堂”,卻是“低端人口的地獄”呵!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