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乃天】為何將低齡孩子送出國

2017-12-10|来源: 西洋参考

最近幾起惡劣的虐童事件相繼曝光后,國內很多父母有了將孩子送國外讀書的打算。從根本上說,虐童、霧霾、地溝油,是中國父母送走孩子的最大動力。為人父母者,對孩子最大的愛,恐怕就是愿意為他們做一切事情,哪怕再苦再累也在所不辭。

從2013年開始,中國已經成為美國海外高中生源的第一來源國。

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內部統計也顯示,2009年至2015年間,來自中國的小留學生(高中及以下)從3012人增加到超過12000人,占加拿大中國留學生總數的比例從18%上升到37%。

把孩子放在一個更高的起點上,這才是愛孩子。面對短期無法解決的體制性難題,作為普通民眾來說,很難有解決方案。但是,假如趁早把孩子送去國外讀書,虐童、霸凌、教育資源不公平這些問題都可以基本避免。

女兒已經去美國半個月了。回想作決定、辦手續,直至踏上飛機以來這段激蕩的時日,真有似真似幻、如夢如煙之感。

臨行前,女兒給數學、英語老師分別買了譚木匠梳子,還特別給數學老師寫了一張紙條,密密麻麻地寫了不少字,大意是老師非常辛苦,不到四十但白發已經很多,所以請老師一定要每天用這把梳子梳頭。

對于已經不再教她的英語老師,女兒同樣戀戀不舍。特意讓媽媽陪著,專門趕到老校區,當面將梳子交給老師。

當然,少不了流眼淚。臨行前的一個月,女兒曾經拒絕在接近學校周圍一帶活動,原因是怕自己太難過。

其實,不只是這兩個老師,對自己的班主任、其他任課老師,還有同學,女兒都有很深的感情。

女兒如此重感情,讓我們感到欣慰,同時也讓我們感慨和困惑。因為簽證之前,我曾兩次問她:??“后悔沒有?現在后悔還來得及。??”也曾多次恐嚇她,出去之后,會很想家,抓心撓肝地想。然而每次,她都干脆地回答:??“沒有!??”

為什么這樣不舍得自己的老師、學校,卻又如此決絕地離開自己的學校,遠赴異國他鄉?直到現在,我們也并未完全理解女兒自己的想法。

然而,15歲的女兒已經義無反顧地投身到日漸洶涌的小留學生潮中。

中考。對中考的恐懼與壓力,是讓女兒義無反顧地踏上異國求學路的第一推動力。

盡管在一所市重點中學就讀,但是,進入初三以來,壓力與緊張感已經彌漫得讓人恐懼。一些家長在學校附近租了房子,進入??“戰時狀態??”。各種補習學校的生意日見紅火起來。

在給女兒的臨別贈言中,一位在全年級排名二三十左右(如果中考正常發揮,可以穩進本校)的同學寫道:很嫉妒你,不用中考了。這個名次的學生尚有如此緊張感,可以想見其他人。

一個朋友的女兒,在另一所市內頂尖重點中學上初二,且成績名列前茅,現在,每天晚上12點才能上床睡覺,但老師還在提醒:你們要珍惜現在這段輕松的時光,下學期就該辛苦了!這女孩說,她班上成績也呱呱叫的同學,成績大都是時間與金錢堆出來的,有同學僅數學一科,就報了3個課外輔導班!

記得是簽證下來后的第三天,女兒一邊洗內衣,一邊對我們說,終于可以輕松地洗衣服了,以前洗的時候,總是想著趕緊洗完,好去做練習題。這話以前女兒從來沒有對我們說過。我們只知道,以上了初三為分水嶺,女兒最大的變化是,此前得不時叮她多做習題,而此后,卻得不時拉著她出去鍛煉身體,而這樣做的時候,每每面對的是女兒九頭牛都拉不動的背影。

幸運的是,女兒得到了這樣的機會。去學校辦手續那天,班主任對我們說:早點出去好,少受點兒罪!

作為家長,讓孩子遠離壓抑學習興趣、評價尺度單一的教育環境,是促使我們讓孩子出國讀書的直接動因。

作為教育的消費者,我對長久以來享受著質次價高的教育服務而深感不滿。從幼兒園到小學,女兒都在家門口就近入園、就讀,但無例外的都要交贊助費。以小學而論,除了兩萬元的贊助費外,每學期的課本費、學雜費、住宿費、補習費(我們離家近,不想住宿,但也得交,因為學校中午不開門,學生不得離校),還有一些說不清的管理費,樣樣不少。所謂義務教育,完全不如其名。正像人們說的那樣,義務,義務,家長的義務。

更讓人無奈的是,這么不便宜的教育,培養了好多考試的機器。從我們對女兒從小學到初中的觀察,深感今日教育已經喪失了教育應有的豐富、美感及人性。在這個教育邏輯下,教育的目標,不是為社會培養具有創造性、合作精神以及豐富心靈的人,當然更不培養公民,它所要的,不過是優秀的考試機器而已。教育被簡化為一場沖向終點的漫長的單調賽事。

有的班主任不愿意與家長們溝通。辦公室電話不容易找到老師,打手機極少接聽,去短信也難得回一次,多年來都是如此。這么被怠慢的消費者,恐怕在任何消費領域都難得一見吧。

與班主任最近距離也最難忘的一次溝通是在初一。有一天女兒告訴我們,班主任讓家長去學校找老師,如果下個禮拜一之前不去,就要學年通報批評了!

發生了什么嚴重的事情?原來是,班主任在課堂上批評了女兒在班上最好的朋友,朋友哭了,與之隔一個座位的女兒見狀,丟過去一袋紙巾,讓朋友擦拭眼淚。老師大為光火,當即停止授課,批評女兒??“破壞課堂秩序,造成安全隱患??”,并責令女兒寫檢討。

檢討書寫了幾次,在班主任那里都通不過,因為??“認識不深刻??”。在最后通牒到來前,壓力很大的女兒才將事情告訴了我們,我聞訊后即去學校與老師溝通。

事實上這是一次對女兒的當堂訊問。見面后,老師當著我的面問女兒:你還認識不到你的問題的性質嗎?你還認為,自己的行為不會帶來安全隱患嗎?

當時那一幕極富喜劇性,至今我記憶猶新。但見女兒眨巴著眼睛,努力地想著能讓老師滿意的答案。她說,也許…紙巾碰到同學的眼睛的話,會有安全隱患吧。見此一幕,我當時差點兒就笑出聲了。讓如此小的女孩,為自己出于同情心之舉,上綱上線地找原因,挖性質,唾面自干,與??“很斗私自一閃念??”不如出一轍嗎?這是發生在21世紀的中國,發生在偉大首都的一所重點校嗎?那些陳舊的話語與思維,一時間真令人有時光倒流之感。

也許是我太悲觀了,一段時間以來,總是將自己對當下教育的種種不滿,放置在一個更大的背景上去理解。在這個背景下,我看到的是一幅傷感的圖景。這幅圖景是由霧霾、地溝油、水污染、日益惡化的環境質量、腐敗、貧富差距等構成的。從根本上說,霧霾、地溝油,是我們送走孩子的最大動力。??“楊絳在北京,不已經活到了一百歲嗎???”愛讀楊絳書的女兒如此質疑我們的擔心。有時候我們也這樣勸解自己。可是,我們還是毫不猶豫地讓女兒走掉。盡管有教育達人把美國教育說得一塌糊涂,但這絲毫阻止不了人們用腳投票的步伐。

此外,不可言說的基尼系數,以及這一切給未來帶來的不確定性,更重要的是,當下人們對解決這些問題的無力感、無助感,都強烈地強化著這個社會的離心力,也堅定著如我們一樣的父母的決心。

我們這個國家,有太多需要用錢的地方,可是,現實是,一方面有人嗷嗷待哺,一方面有人窮奢極侈,這種兩極景象,醒目而夸張地并存著。一位外地同學,不過一個科長之尊,就能在北京房價最高點時全款買房。平時更是飛來飛去,有時就是為了來北京喝一頓酒,也要飛過來。

改革開放30多年,中國人民的財富總量今非昔比,并不意味著人民就幸福和滿意了。這是一個需要完善的體制。很多問題都讓人對未來缺乏信心,也可能離間著人們對制度的感情與認同。

女兒起碼要在大洋彼岸讀到大學畢業。六七年過后,她回到祖國的土地生活、工作時,我們希望,那時候不會再有地溝油、不良添加劑,空氣也不再是殺人的武器。到那時,但愿:天藍藍,風甜甜,民有恥,吏更廉。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