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承認耶路撒冷地位 為中東帶來什麼影響

2017-12-09|来源: 大紀元|标签:耶路撒冷 川普 巴以和平 

【大紀元2017年1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12月6日發表聲明,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並命令將美駐以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這一決定將會給巴以和中東帶來什麼影響?

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是美國前幾任總統20多年來一直未敢去兌現的承諾,終被上任不到一年的川普兌現。

美國駐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DavidFriedman)強調說,川普的講話將他放在了「歷史正確的一邊」。

以色列在1967年收復了耶路撒冷,之後以色列的政府機構和議會都設在此處。弗里德曼說,川普做的只不過是說出了事實,這也是美國總統「第一次發展了基於事實,而不是基於虛幻的外交」。

前文介紹了耶路撒冷對猶太人的重要意義以及川普做出這一決定的原因。本文將會圍繞現在承認耶路撒冷的首都地位是否時機已到,從長遠來看是否會引發戰爭及長期衝突這些話題來展述。

川普不認為避開觸及敏感問題就能解決中東和平

川普的耶路撒冷決定使得國際社會感到震驚。多數人的看法是,這將不利於中東地區實現和平,使得本不平靜的中東地區波瀾再起。

沙特國王薩勒曼擔心,美國宣布耶路撒冷地位的消息「將激起世界各地穆斯林的情緒」。

沙特皇家法院發表一份聲明說,對川普的決定深感悲傷,擔心美國大使館遷移到耶路撒冷可能會帶來「危險的後果」。

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威脅說,這一決定「將破壞中東和平進程,地區乃至世界的安全形勢」。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Erdogan)警告說,如果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土耳其會考慮與以色列「斷交」。

此外,國際社會還普遍認為,只有努力實現巴以兩國和平談判才能夠去談耶路撒冷的問題。美國國會參議員芬斯坦(DianneFeinstein)表示,宣布耶路撒冷為首都將會破壞巴以兩國和平解決的最後希望。

但川普並不認為避開觸及一敏感問題就能夠解決中東和平。一位美國官員說:「雖然川普總統認識到耶路撒冷的地位是一個高度敏感問題,但他不認為通過忽略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立法機構、最高法院、總理所在地這一簡單事實的辦法,就能解決問題。」

川普在講話中強調,他仍致力於雙方的和平協議。他說:「對於這個公告,當然會有不同意見。但是,我們有信心,最終,當我們通過努力解決這些分歧時,我們將會達成一個更深入理解與合作的和平狀態。」「這個決定無意以任何方式反映我們對促成持久和平協議堅定承諾的背離。」

福克斯新聞在白宮的首席記者羅伯特(johnRoberts)說,世界領袖和一些顧問們都建議總統不要做出這一決定,但川普強調說,美國22年來以色列問題上舉動一樣,但沒有在「和平」問題上取得任何結果,而他決定要做出改變。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12月6日發表聲明,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並命令將美駐以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SAULLOEB/AFP/GettyImages)

巴以衝突以色列大使:示威人沒聽懂川普的講話

在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後,約旦河西岸和加沙邊界都有巴勒斯坦人在示威。在伯利恆、納布盧斯以及希伯來等城市,示威者與以色列軍隊爆發武力衝突。民眾向以軍扔石頭,軍隊發射催淚彈驅散。

美國駐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我們理解也預料到會有情緒化和失望的反應,但那些在示威的人沒有「仔細聽(川普)總統的講話」。川普總統在講話中表明,仍然會致力於和平進程,「就所有的(巴以兩國)最終地位問題進行善意的談判。」

《以色列時報》報導稱,川普在講話中贊成在雙方都可接受的情況下達成一個潛在的兩國方案,並澄清說,以色列在耶路撒冷主權的界限必須要經過談判,而且不會改變聖地的現狀。

川普12月6日宣布決定時,《紐約郵報》專欄作家古德溫(MichaelGoodwin)還在以色列。他在其評論文章中說,25年來巴勒斯坦一直和全世界領袖及前幾任美國總統在玩遊戲。他們不會接受以色列提供的各種邊境選擇,也不能或不會舉行自由選舉,甚至不會真誠地去進行談判。相反,他們過去做的就是製造暴利威脅,扔石頭,在街上燒橡膠輪胎,而美國的決定只是他們「製造暴力的另外一個藉口」。

路透社報導稱,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週五(12月8日)對聯合國安理會說,雖然川普總統決定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但美國在擔任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調節者方面仍然具有信譽度(credibility)。

黑利指出,聯合國已經損害了而不是在推進中東和平前景。以色列將永遠不會也永遠不應該受欺於聯合國的協議,或那些無視以色列安全的國家所做的聯合協議。

耶路撒冷問題使得近日全球都在討論中東和平問題,從長遠來看,美國的決定是否將會引發中東戰爭或中東地區的衝突?一些專家對此進行了分析。

從歷史看現在

雖然國際社會對川普的決定多表擔憂,但美國CNBC的資深專欄作家諾瓦克(JakeNovak)刊文表示,來自各方的專家警告,承認耶路撒冷可能會在該地區造成更多暴力。但歷史證明,這些恐懼和警告可能是錯誤的,因為美國對以色列強大的支持將使該地區更加和平。

諾瓦克在文中說,一提到中東問題,一個被誤導的觀念就是,如果美國正式承認了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將會激化阿拉伯世界的衝突,使得該地區距離爆發戰爭更近一步。

諾瓦克說,儘管耶路撒冷在過去50多年裡從各個方面來看,一直都是以色列國家在運作的首都,但外界並不在乎這一事實。他們所能接受的是,「耶路撒冷不是以色列的首」都這一「虛構的事實」維持了中東的和平。但有大量的歷史事實證明多數人的看法是錯的。

諾瓦克舉例說,阿拉伯-以色列和平進程的最大問題之一就是阿拉伯人在歷史上常常錯誤地認為,以色列在該地區的存在只是臨時的。無論是有爭議的約旦河西岸還是耶路撒冷東部領土,或者是在特拉維夫地區,阿拉伯人一直認為在足夠大的政治和軍事壓力下,猶太人就會離開這些地區。

但當阿拉伯領導人最終意識到他們的政治及軍事力量對猶太人不起作用,以色列仍然會留在那裡時,反倒帶來了和平。埃及前總統薩達特(AnwarSadat)任期時就出現了這一情況。

1973年10月,薩達特對以色列發動「十月戰爭」,最終以失敗告終。薩達特開始並未看到尼克松總統及其領導的美國將會支持以色列,為以色列在衝突中提供當時最先進的攻擊性武器。

結果如何呢?薩達特最終意識到了和平是更好的舉措。四年以後,他對耶路撒冷進行了歷史性的訪問。諾瓦克稱,這種結果則和權威人士們當初所做的大多數預言相反。埃及和以色列之後保持了40多年的和平關係。

第一次海灣戰爭之後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在這場戰爭中,薩達姆?侯賽因(SaddamHussein)企圖通過直接向以色列特拉維夫發射飛毛腿導彈,將以色列牽入這場戰爭,而迫使其它阿拉伯國家退出戰爭。但這一招並沒有起作用,以色列堅決遵守對美國的承諾,不涉入戰爭。

就在以色列沒有反擊的時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現了,當時的約旦國王侯賽因一世突然意識到,約旦最好與伊拉克斷絕關係,轉而與以色列達成某種和平協議。

諾瓦克表示,現在美國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正好符合上面歷史史實的模式。這將會是以色列決心繼續存在的另一個強有力信號,並在華盛頓強烈支持下蓬勃發展。

宣布耶路撒冷的首都地位時機已到?

川普12月6日在宣布這一決定時說:「我已經確定,現在是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時候了。」

美國承認耶路撒冷首都地位的時機真的到了嗎?諾瓦克對此進行了獨到的解讀。

諾瓦克認為,除了兌現承諾外,各方面條件也為川普創造了條件。他表示,川普自就任總統以來,明顯改善了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兩國的合作夥伴關係。在美國的參與下,這兩個國家的關係取得進展,甚至出現了這樣的局面:沙特報紙引述以色列國防官員的話說,兩國現在正在分享情報。

沙特在阿拉伯世界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不僅有顯赫的經濟地位,還是伊斯蘭教兩個聖地重要地點(麥加的禁寺及麥地那的先知寺)所在地。諸多分析認為,沙特近年來已經逐漸取代埃及成為阿拉伯世界的「領頭羊」及「代言人」。因此,沙特和以色列的關係尤為重要。

諾瓦克認為,如果不是沙以兩國關係在美國的參與下加速好轉,川普宣布耶路撒冷歸屬以色列的問題將會更加艱難。

他列出的理由是:外界也看到,沙特阿拉伯這次對川普在耶路撒冷問題上的決定所放出的語氣比以前在以色列問題上緩和了很多。雖然沙特的國家新聞社仍然說,希望川普總統不要作出這一決定,但聲明的措辭遠不是以前的那種譴責和威脅。諾瓦克說,「這一點至關重要」。因為多年來沙特一直是反以色列運動的主要資金來源。目前,報導稱沙特已經切斷了對巴勒斯坦當局的資助。

諾瓦克認為,在沙特不再為反以色列戰爭提供大量資助時,解決以色列和鄰國之間長期存在的和平問題應該比以前要容易一半。而這要歸功於沙特和以色列關係的改善。

諾瓦克強調說,對於川普這次的舉動,外界在中東問題上的看法是錯誤的。一個簡單的事實就是,當美國站在以色列一邊的時候,取得和平就會變得更容易,而不是更難,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也會是一樣的情形。

和諾瓦克一樣,眾多的專家學者也都看到了沙特和以色列正在走得更加密切。

《紐約郵報》專欄作家古德溫說,和他8年前訪問的以色列相比,現在的以色列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變得比以前更加強大,無論是在軍事上還是在經濟上。還有一個好的發展就是,目前以色列與更多阿拉伯和穆斯林國家的關係比以前任何時期都好。他們也承認以色列的強大,他們共同表達出對伊朗的敵意。

據在世界頗具影響力的阿拉伯媒體「半島電視臺」報導,來自約旦河西岸的政治分析家沙欣(KhalilShaheen)說,以色列的軍事、核武器、高科技是該地區其他國家無法比擬的。而阿拉伯國家為了自身生存發展,更願意靠攏在該地區軍事上更強大的國家以色列。

特拉維夫大學國家安全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邁克爾(KobiMichael)認為,伊朗和伊斯蘭恐怖分子給阿拉伯地區帶來的威脅,使得沙特意識到「以色列是最可靠的潛在盟友。沙特也非常清楚,現在是與以色列成為好友的好時機。」

《紐約郵報》專欄作家古德溫表示,如果巴勒斯坦願意認真進行談判,他們將會發現川普是願意幫助他們達成協議。他還說:「成功將會證明結束(巴以)僵局這一大膽的舉動會是正確的。

沙以「隱密的」盟友關係

BBC和半島電視臺等媒體近期都相繼報導了沙特和以色列的合作夥伴趨向,但都明確指出,兩國是一種「隱密的」聯盟關係。

半島新聞稱,沙以兩個歷來被認為不太可能成為盟友的國家,近期出現的發展讓外界看到兩個國家正在向一起靠攏。分析人士稱,沙特將以色列納入一個潛在的合作夥伴是該地區的新模式,也象徵著中東分裂秩序的一個突破。

報導還稱,沙特新王儲穆罕默德致力於與外國實現關係正常化。沙特日前打破了以前的舊規,在和平的基礎上尋求與以色列發展關係。

BBC的報導稱,沙特和以色列已經成為「事實上的聯盟」,共同應對伊朗在該地區日益增強的影響力。這是一個正在發展但高度敏感的關係,但時不時會有一些暗示揭開表面背後所隱藏的兩國發展關係。

一名前以色列高級軍官在倫敦講述了近期與兩位地位重要的沙特王子的兩次會面。兩位王子對他說:「你們(以色列)不再是我們的敵人」。

BBC的國防和外交記者馬庫斯(JonathanMarcus)分析認為,這種信號的發出不是偶然的。一方面是警告伊朗,沙以兩國在發展聯盟關係,另一方面也是讓沙特社會逐漸有準備接受這一事實,那就是,沙特與以色列的這種關係很可能變得更加明顯。

馬庫斯表示,以往在阿拉伯世界都是支持打擊以色列的,「對以色列的任何攻擊,幾乎很罕見會看到任何公開批評。」

或許由於這個原因,沙特方面沒有特別公開兩國走進的關係。半島新聞稱,儘管沙特官員對兩國的隱密關係保持沈默,但以色列方面卻毫不掩飾兩國近期所進行的會晤以及對未來訪問的邀請。

以色列通訊部長卡拉(AyoubKara)11月邀請了沙特的最高宗教領袖大穆夫提(GrandMufti)阿謝赫(AbdulAzizal-Sheikh)訪問以色列。兩天後,以色列軍隊總參謀長艾森考特(GadiEizenkot)有史以來首次接受總部在英國的沙特媒體Elaph的採訪。

這對以色列來說是個爆炸性新聞,多家以色列媒體同時在其網頁頭版發布報導說,這次採訪是史無前例的。

BBC的馬庫斯的看法和半島新聞的報導類似,他說,由於以色列的政治文化本質,以色列人會比沙特人更坦率地說出兩國的關係。

馬庫斯指出,雖然外界對兩國的戰略計劃或實際情況了解並不多,但有一點是真實的,那就是兩國關係正在發展。

責任編輯:林妍
圖源:wiki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