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立院初審 適用刑法外患罪 共諜最重處死刑

2017-12-05|来源: 自由時報

立院初審通過「刑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未來共諜均能適用外患罪;圖為共諜鎮小江。

規範對象擴大為「外國或敵人」

為解決共諜不適用「刑法外患罪」,只能依「國家安全法」輕判的怪象,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昨初審通過「刑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將「刑法外患罪章」中的「外國」擴大為「外國或敵人」;未來完成修法三讀後,共諜均能適用外患罪,洩密罪責可從一年至七年有期徒刑提高為三年至十年,若在戰時洩漏更可重判死刑。

由於中國在目前的憲政體制不被視為「外國」,而是「大陸地區」,因此共諜案難以適用外患罪。除了現役軍人適用刑責重大的「陸海空軍刑法」,一般人則適用罪責較輕的「國家安全法」、「國家機密保護法」、「國家情報工作法」;以致近年一再修法提高刑責,仍頻見共諜輕判之怪象。

洩密罪責提高為3年到10年徒刑

提案人、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表示,因「陸海空軍刑法」規範的對象是「敵人」而非「敵國」,所以前陸軍司令部通資處長羅賢哲少將為中國從事間諜行為,重判無期徒刑,但同樣涉共諜案的前馬防部退役少將許乃權只輕判兩年十個月。

解決共諜氾濫避免頻見輕判怪象

王定宇強調,只是想解決共諜氾濫的問題,不想挑起兩國論爭議,所以提案將「刑法外患罪章」中的「外國」擴大為「外國或敵人」;並依「陸海空軍刑法」定義,明定敵人是「與中華民國交戰或武力對峙之國家或團體」。

法務部次長蔡碧仲認為,無論是不利於國家安全或利益之行為,還是洩密行為,均能依特別法論處;同一條文出現「敵國」、「敵人」、「該國」等文字,可能會有矛盾。法務部檢察司長林邦樑表示,將來實務上對「交戰或武力對峙」有認定調適問題,會向國防部請教。

不過,民進黨立委葉宜津表示,就是臺灣社會普遍認為「國安法」不夠,才要修「刑法」;王定宇強調,「敵人」定義很明確,過去也有實務上的案例,若文字內容有捍格之處,就一一來調整。

司委會因此逐一比對現行條文,在增列「敵人」後,又不致產生語意上的矛盾,終完成審查;但因修法涉及「刑法」體例問題,且需調整細部文字,主席蔡易餘裁示交付協商處理。

共諜可判死法界:有嚇阻效用

現行法律退役當共諜只能輕判

法界指出,現行刑法未將中國視為外患罪章所規定的「外國」或「敵國」,以致法院歷來審理共諜案,非現役軍人都只能用刑度較輕的國家安全法論罪,立院昨修正刑法部分條文,初審通過共諜最重可判死刑,可望產生嚇阻效用。

法界人士還說,目前「刑法外患罪」中的「外國」並不包含中國,現役軍人另以「陸海空軍刑法」規範,並務實設計出「敵人」這個概念,只要現役軍人觸犯共諜罪,均獲重判,與非現役軍人涉案的刑責天差地遠。

法務部次長蔡碧仲昨在立院答詢時坦言,目前的「國安法」刑度太低,法定刑五年以下,實務判決常少於四年,不僅人民無法忍受,他們也深感痛心;已就闕漏部分持續研修,要讓所有的犯罪類型都能適用,未來的刑度不可能這麼輕。

外界好奇,若修正條文通過,類似過去犯下共諜案的退役將領可判多久?法界人士表示,前陸軍少將許乃權、前海軍中將柯政盛均是替中國在我國軍隊發展組織,但現行的刑法外患罪並沒有像國安法中的發展組織罪,未來類似案件仍須由法官就個案判定。

一位不具名的高檢署檢察官指出,歷來偵辦共諜案件,多是根據刑法內亂外患罪章的洩漏交付國防機密罪,其刑度為一年至七年,若是洩漏並交付給「外國」者,刑度則加重為三年至十年;然而,依照現行法規,對我國威脅最大的中國並不屬於該法所定義的「外國」。

此外,若涉及共諜案的被告不具現役軍人身分,且洩漏交付的資料也未涉及國防機密,法院只能依據違反國安法之蒐集、傳遞公務秘密或發展組織罪予以判刑,最重只能判五年。

一名曾辦過共諜案的基層檢察官認為,現行的國安法刑度太輕,導致危及國安者與竊盜、詐欺者的刑責相去無幾,難以服眾;但這是法規上的限制,必須透過立委修法,才有可能解決。

北檢前主任檢察官、律師胡原龍也認為,若要遏止共諜氾濫,修法加重刑度確實是選項之一,若能將刑度拉高至五年或十年以上,應能扭轉共諜案被告屢獲輕判的印象。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