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韻】從政治賤民到低端人口 中共害人無數

大陸網絡敏感詞又添新語:“低端人口”。在冬天的首都,成千上萬的底層民眾一夜間流離失所,不少人在寒夜里露宿街頭。大批從事勞動業、服務業的低收入者,在“社會主義”的旗幟下,竟然被政府從家中攆出,在自己的祖國成為難民,實乃令人心寒至極的“奇觀”。

北京當局在大興火災后,以安全為由,展開為期40天的所謂“攻堅戰”,驅離居住在低檔住房內的底層勞動者。這些租客以外來人員為主。在驅趕的同時,當局沒有任何過渡措施和安置方案,“攻堅”的警察等人采取暴力手法,以斷水斷電相逼,甚至把租戶的家當扔到大街上,哪管“路有凍死骨”。

有人把強逐人員比作納粹“黨衛軍”。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公開批評當局制造出“低端人口”這種納粹式語言。納粹式用語和黨衛軍,倒正配套。也有網友說,中共比納粹可邪惡多了。

所謂“低端”,其實就是中共專政下的“賤民”。中共自建政以來,在一系列的政治斗爭中,打擊不同的目標群體,把無數的善良國民異化為“賤民”。

中共在其統治前三十年,制造出一個巨大的政治賤民階層——“黑五類”,即: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這五類人員是從歷次運動中被“揪”出來“定性”的。他們當中,許多人被殺害,其他人也都遭到不同形式的嚴酷迫害,被剝奪了基本的權利,就連他們的子女也被株連,全家沉入黑色的命運。

公開資料顯示,上世紀50年代初,中共發動土改運動,殺了200多萬“地主”,迫害了上千萬名富農。在鎮反運動中,毛澤東宣布共殺“反革命分子”71萬,加上127萬“反革命分子”中后來槍斃的以及殲滅240萬“土匪”(其中相當一部分人是躲進山中的貧民)中的相當部分“好人”,錯殺總人數在200萬人左右。

據解密后的中央檔案,“反右”運動在全國共劃“右派”總共3,178,470人,還有1,437,562人被劃為‘中右’。估計有大約50萬農村干部和小學教師也被打成‘右派’,后來決定不在這類人中劃“右”,而是給他們戴上了“壞分子”或其它帽子。另外,文革時期還有516分子等大批政治犯。因此,跨越近30年,“黑五類”成員共有幾千萬人,加上他們的親屬子女共有上億人。這個龐大的群體是毛時代的政治賤民,飽受歧視,如墜深淵,人生被扭曲甚至毀滅。

和鳳鳴女士曾任《甘肅日報》編輯,她的丈夫王景超被打成極右分子,和鳳鳴也受牽連,1957年夫婦二人一同被押送勞教。王景超后餓死在夾邊溝農場。和鳳鳴在回憶錄中寫:“原來,這個世道就是叫人們去餓死的,我的親人死了,許許多多的人都已餓死了,一切的一切,依然還都在原來的軌道上繼續運行。”

大陸作家方方寫到土改給人帶來的創傷:“我小說里寫到的土改部分,正是她母親經歷過的一段歷史。非但她家,我自己的父母家、我諸多的朋友家,以及我四周很多鄰居的家人,無數無數,也都共同經歷過。他們的人生各不相同,但他們背后家人的不幸卻幾近雷同。而株連到的子女們,亦都如前生打著烙印一般,活在卑賤的深淵之中。這些人數,延展放大開來,難以計算。當一個人成為‘地富反壞右’分子,或成為‘地富反壞右’的子女,那就意味著你的人生充滿屈辱。這種屈辱,從肉身到心靈,全部浸透,一直深刻至骨。”

云南省的李曰垓,13歲參加中共“革命”,16歲莫名其妙地成了“右派”,被關押了21年,從未得到“處理書”。他在文集《噩夢醒了嗎》中控訴:“在長達21年至22年黑暗歲月的右派集中營中,精神奴役、人格凌辱、超負荷勞役的摧殘、累死、餓死、凍死、捆死、吊死、工傷、毆打致死、分化互殘、強迫離婚、逼使自殺等手段在全國各地右派集中營成為普遍現象,整死整殘的人數和精神傷害程度超過德國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多少倍?這是一個無法回避世界歷史考證的嚴峻課題。”

劉宗漢先生是民國早期的金融界知識精英,先后在友華銀行、花旗銀行、國內的浙江實業和興業銀行擔任高級職員。中共建政前,劉宗漢供職的單位要遷到臺灣去,他因為愛國,決定留下,1948年從香港回到大陸。幾年后,他便失去了工作,在“肅反”中被定為“歷史反革命”。劉宗漢之子劉文輝因為撰寫反駁“文革”的萬言書被抓捕、槍決,得年30歲。他的另一個兒子劉文忠也因此事入獄。一家出了三個“反革命”。

1979年,劉文忠被釋放回家。不久后,劉宗漢本人接到了《平反書》。1982年1月,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做出判決,“宣告劉文輝無罪”。可是,人已經死了。劉宗漢也已雙目失明。

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鎮壓。一夜之間,數以千萬計的善良守法的煉功人被“妖魔化”,成為全民的“敵人”、“異類”。大陸各個單位、所有的系統,把法輪功當作首要“政治任務”來抓,目的只有一個:消滅他們、轉化他們,因為江澤民下了密令:“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不僅法輪功修煉者被抓捕、判刑,被審訊、洗腦、折磨,被監控、孤立,他們的親屬也被株連,受到威逼。上學、就業、工作、出國、租房,所有正常生活的渠道都被封堵,被中共利用來實施迫害。

中共的統治史,是一部殺人的歷史,毀滅傳統道德文化、侮辱生命、毒害靈魂的歷史。68年來,中共在階級斗爭中不斷地制造“賤民”群體,以此維持獨裁統治,讓人民永遠生活在恐懼中,永遠對其卑躬屈膝。

有網友寫:“共產黨黨旗斧頭鐮刀就是低端人口,你去查查共產黨建黨歷史?現在共產黨掌權了,就翻臉不認人了?”

北京藝術家王鵬表示:“這種極權化的政府,從來不考慮老百姓的死活。在它的政府里面,老百姓根本不是人,他只是一個物件。”

歷史與現實說明,只要中共存在,它就不會停止作惡,善良的百姓就不可能獲得自由和平等。只有拋棄中共,中國人民才能重獲作為人的尊嚴。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