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高中低三端

2017-12-02|来源: 苹果日报|标签:高中低三端 李怡 

北京的幼兒園事件和排華事件,從官方宣傳提出“低端人口”的說法,而引發低端、中端、高端的談論。有人在大陸網上貼出書法:“低端人口中端犬儒高端禽獸——中國新時代新階層”,這是對兩樁事情暴露出來的3個中國社會新階級的概括。

“端”,是end的意思,即到底、到頭,不會再流動的事物。低端從農民到城市當農民工再被驅趕回鄉下,很難流向中端。高端就由官二代富二代繼承權貴勢力再代代相傳,不會流向中下端。中端要流向高端不大可能,只求不淪為低端就阿彌陀佛也。

網上書法那3個形容詞未必恰當。“低端人口”只表達一個群體,卻沒有點出處境。低端人口的處境,有一個成語可形容,就是“喪家之犬”,他們是“想做奴隸而不得”,想用被殘酷剝削的廉價勞力換取微薄的生活所需而不得,從參與北京建設,到現在遭受用完即棄的驅趕,國不屬于他們的,就連家也沒有,真是一個“低端喪家”階層。

紅黃藍事件爆出后,有一位自稱在教育行業混了20多年的網絡作家敖歌寫了一篇帖文,說〈性侵幼女很早就是一個產業鏈了〉,而且這產業鏈已擴大到全國大小城市,他說“有一個網站叫‘幼幼資源網’,里面80%的幼女色圖、性侵圖全是來自各地某種園。……參與破案的警察朋友聊天時說:一個幼女報價10萬元至50萬元。”性侵幼女的風險不高,因為“99%的幼女不會對任何人講她做了什么,包括父母在內”。港隊“欄后”呂麗瑤也是經過10年才有勇氣說出早年被性侵。對幼女完成性侵也不難,給孩子吃糖果或送她一個玩具就高高興興地配合了。因此,照他的經驗是,最好不要讓孩子上幼兒園。

這些中國的高端階層,稱之為“禽獸”也不合適,因為禽獸是不會性侵幼獸的。他們實在是禽獸不如,應該稱為高端人渣。

至于中端犬儒的犬儒這個詞,現代語境指憤世嫉俗的人,他們對社會徹底不相信:不相信別人的熱情,不相信別人的義正辭嚴,不相信有所謂正義的呼喊,甚至不相信還能有什么辦法改變他們所不相信的那個世界。他們把對現有秩序的不滿,轉化為一種“不拒絕的冷漠”、一種“不反抗的清醒”、一種“不認同的接受”,獨善其身,只要自己不受傷害即可。

紅黃藍學童的中產家長表現出來的,還遠不及犬儒主義的憤世嫉俗。這些家長是對世界上任何與自己無關的事情都不關心,一切不公平的、丑惡的事情只要不發生在自己身上就好。他們知道黑暗,卻不敢面對黑暗,甚而為了置身事外而同黑暗妥協,昧著良心同黑暗配合。他們是中端冷漠。

香港近年固然有貧富兩極分化的趨勢,但仍然以中產者居多。香港的中產本來都是堅信自由法治的社會穩定力量,但近年在高端人渣的主政下,不少人配合高端人渣,更多人開始中端冷漠了。

圖源:AP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