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九)

在《九評共產黨》發表13周年之際,《九評》編輯部發表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以下為第五章之下部。

******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五章邪靈篡位文化淪喪(下)

目錄

4.富而有德修內而安外

5.人倫典范與抑正崇邪

6.傳統藝術頌神邪黨藝術頌魔

7.中共對抗普世價值——“真、善、忍”

1)普世價值打破“無神論”禁區

2)中共邪教和江澤民相互利用,挑戰普世價值

3)用“欲望”代替普世價值

4)共產邪靈對正信的迫害注定失敗

結語

******

4.富而有德修內而安外

******

古人云:錢乃身外之物。人人皆知,人人在求。壯者為足欲;仕女為榮華;老者為解后顧;智者為光耀;差吏為此而盡職,云云,故而求之。

有甚者為之爭斗,強者走險;氣大者為之可行兇;妒嫉者為此氣絕而死。富民乃君臣之道,尚錢而下下之舉。富而無德危害眾生,富而有德眾望所盼,故而富不可不宣德。

德乃生前所積,君、臣、富、貴皆從德而生,無德而不得,失德而散盡。故而謀權求財者必先積其德,吃苦行善可積眾德。為此則必曉因果之事,明此可自束政、民之心,天下富而太平。

——李洪志(《富而有德》,一九九五年一月二十七日)

人不重德,天下大亂不治,人人為近敵活而無樂,活而無樂則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此時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則反而成拙。如解此憂,則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國不腐,民若以修身養德為重,政、民自束其心,則舉國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穩固,而外患自懼之,天下太平也,此為圣人之所為。

——李洪志(《修內而安外》,一九九六年一月五日)

******

傳統中國人認為:“厚德載物”,德是福分和財富的根本,福分和財富皆從德轉化而來。德猶如水,財富猶如船,水淺則無法載動船。“德不配位”會給人帶來災禍。對君王來說,修身重德是經世濟民的根本,當君王、大臣敬神敬天,道德高尚,才能帶動整個社會人心向善,使國家穩固,避免社會動蕩和外敵入侵,百姓殷實富足,安居樂業,河清海晏,國泰民安。是以歷代圣王皆以正心修身為本,“正心以正朝廷,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萬民,正萬民以正四方”。傳統皇朝的先皇明主,如伏羲、黃帝、堯、舜、禹、漢武帝、唐太宗,明成祖、康熙等,他們的經世濟國實踐鑄成了五千年王者之道。

道德具有巨大的親和力,讓人向往、尊敬、親附、躬行。舜被堯派到歷山,當地人原本為爭地打斗,在舜的道德感召下,一年后歷山人禮讓成風。舜每到一地,民風大為醇厚,人都移居到他的身邊。舜走到哪里,那里一年成為村落,兩年成為城市,三年堪為都城。帝堯命舜推行教化,讓世人遵循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五倫。民眾自覺遵守,天下安寧、百姓和睦,“天下明德,皆自虞舜始”(《史記》)。

圣王治國,心懷百姓福祉。唐貞觀六年(632年)12月末,太宗視察死刑犯監獄時,想到新年將至,這些犯人卻身陷囹圄,不能和家人團圓,心生憐憫。于是下令把這些死囚釋放回家,規定他們明年秋天自行返回長安就刑。要求死囚守信用,無異于天方夜譚!然而,第二年9月,390名死囚在無人監督、無人押送的情況下,“皆如期自詣朝堂,無一人亡匿者”(《資治通鑒》)。太宗以誠信教化、感召眾生,即使死刑犯人亦奉守信譽,自愿返回受死。太宗對這些死刑犯人亦予減刑,傳為千古美談。

康熙皇帝幾乎年年都有減免賦稅的措施。如康熙十八年,淮河治理工程完工,原來的泛濫區成為良田,招納農民耕種。康熙帝免順天、江南、山東、山西、河南、浙江、湖廣等省261個受災州縣賦稅。當時三藩仍未平定,但那是個大災年,所以仍然免稅。不同年代,朝廷對不同的地區實行賦稅減免。康熙在位六十二年間,蠲免天下錢糧共計545次,折合白銀高達1.5億兩,相當于當時國家2000萬至3000萬兩財政收入的5至7倍。

圣王不僅施惠于民,更教化百姓提高道德,道德高尚后,上天自然會賜福于人。

圣王們為子民留下千古的護佑、萬世的德行。明成祖鑄永樂大鐘,是一口集各類古鐘之大成的“佛鐘之王”。它是世界上最重、最大的佛鐘,鐘身內外鑄滿佛教經咒,遍布大鐘的每一寸表面,外面為《佛說阿彌陀經》等,里面為《妙法蓮華經》等,鐘唇為《金剛般若經》等,計有經咒十七種。

《長阿含經?阇尼沙經》闡述,梵音有五大特點,“一者其音正直。二者其音和雅。三者其音清澈。四者其音深滿。五者周遍遠聞。具此五者。乃名梵音”。成祖明確表達,傳播梵音的目的是“普為眾生轉法輪”,“普利于一切”,包括“所有十方諸眾生”。永樂大鐘的鐘聲,以其音聲、音義,均恰合梵音。擊鐘一下,“字字皆聲”,周遍遠聞。鐘體所鑄二十三萬多字的經文、佛號及梵語也隨著鐘聲被送入人耳,直抵人心,佛法沁入人間物質大場,其醒世弘法、善化萬民的功力功德無量。

從圣王之道,反觀共產邪教禍國之策,我們即可看出共產邪靈摧毀道德文化的邪惡方法。以對五千年中華文化破壞最大的惡首江澤民為例。江妖澤民,集諸邪之大成,其兇險、狡詐、奸猾、狠毒、暴虐、淫亂的惡行罄竹難書。它以貪腐治國,對共產黨的最大“貢獻”是建立并健全了制度性的腐敗。江不僅“以身作則”摧毀道德堤防,還通過提拔最狠毒地迫害法輪功的官員、最貪腐、最淫亂、最無能的小人,來狠狠打擊善良,助長歪風邪氣。僅他提拔的正國級、副國級、省部級官員,就有幾百人因貪腐淫亂而落馬;這還不算其人治下遍地的假貨、毒貨,包括使北京在內的許多地區環境污染至不適合人類居住的程度。江澤民發明的“金元外交”,發動的世界范圍內的“貪戰”,敗壞了世界各國政府和官員,就像《圣經》中描寫的“大淫婦”行淫,見誰就把誰拖下水。邪靈挑選它,利用這個諸邪畢集的亂世妖孽把人類推進萬劫不復的深淵。

江澤民之所以能夠得到大位,恰恰是共產邪靈“治國模式”的需要和安排,因為江澤民能夠最大限度地幫助共產邪靈實現整體淪喪社會道德、破壞文化的作用。在江因年齡關系不得不退居幕后時,邪靈仍然安排江的人馬繼續霸住最重要的位置,繼續打擊“真、善、忍”,毀掉中國人的傳統道德,最后堵死中華民族的的生路。當然它也毀掉了共產黨本身。江澤民以其邪惡至極的作為,扒光了共產黨的衣衫,讓其赤裸在光天化日之下,與此同時也為共產邪黨掘好了墳墓。

5.人倫典范與抑正崇邪

中華傳統文化高度重視人的德性,古籍中描摹高尚道德、勉勵人向善的篇什俯拾皆是。翻開五千年歷史,仿佛來到一個豐富的人物畫廊,各種性格的人物紛至遝來。這里有讓人肅然起敬的圣王,有使人感佩欽服的英雄,有令人驚奇嘆惋的俠客,讀之者不禁心向神往。

最為意味深長的是,在史書的記載中,從很多人少時的品行容止就能夠依稀預見到其未來的成敗榮辱。楚漢之際輔佐劉邦奪得天下的韓信是中國古代最為耀眼的將星。楚漢時人推許他為“國士無雙”“功高無二,略不世出”,后人把他尊為“戰神”“兵仙”。歷史記載了少年韓信受“胯下之辱”的故事。正因為韓信有了不起的大忍之心,才能夠成就一番偉大的事業。這個故事對后人修心養德有著異常深刻的啟示。

中華傳統文化對“德”的重視出自神的系統安排。傳統中國人認為,德是一種物質,德多就是好人,德少就是壞人。德的多少也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人悟性的好壞。德多、悟性好,就容易聽懂神的話;反之,德少、悟性差,就不容易聽懂神的話。在神來拯救人類之時,后者就處在相當危險的境地。

共產邪靈為了毀滅人類,就要破壞神傳給人的重德的文化。為此,它要把惡的說成善的,把壞的說成好的,徹底淆亂人的倫理標準。中共對“千古義丐”武訓的批判和對精忠報國的民族英雄岳飛的詆毀,使邪靈毀人的陰謀昭然若揭。

武訓生于清朝末葉,一生行乞,忍尋常人難忍之事,吃尋常人難受之苦。他靠著乞討,經過三十多年的不懈努力,修建了三處義學,購置學田三百多畝,積累辦學資金達萬貫。這在中國和世界教育史上都是空前絕后的壯舉。

武訓去世后,清廷將其業績宣付國史館立傳,并為其修墓、建祠、立碑。民國時社會各界以“圣人”“金剛”“義士”等稱號來稱頌武訓的大忍苦行、興辦義學的義舉。武訓用行乞的一生和立志忍辱的苦行,給中國人生動詮釋了傳統價值中的“義”。中共篡政之前,千古義丐武訓是名滿天下的平民教育家,被稱為“義聞千秋”“懿行千古”的第一人。

1951年中共發起對電影《武訓傳》的批判,將武訓定性為以興學為掩蓋手段的“大流氓、大債主和大地主”。在中共喉舌的批判中,武訓成了對“封建統治”奴顏卑膝的代表,討伐武訓不搞階級斗爭、不反對社會制度,“反而狂熱地宣傳封建文化”。文革中,武訓墓被紅衛兵砸開,遺骨被游街后焚燒。

連這樣對任何社會只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人都要被批判打倒,可以想見邪靈對中華傳統文化的仇恨。伴隨著這樣的政治運動,傳統的道德準則和人性中的自然善惡觀在短短幾十年內被徹底顛覆。

岳飛是對中華民族起著巨大精神影響的歷史偉人。他的才能、品格和風骨堪稱是古代武將的典范。他用生命演繹了中華傳統文化中“忠”的價值,“精忠報國”的精神輝耀千古,浩然正氣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

2001年12月間,江澤民姘頭陳至立治下的教育部篡改中國歷史,擬在新版《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歷史教學大綱》(試驗修訂版)不再稱岳飛和文天祥為民族英雄。有人也試圖按江澤民的意思“與時俱進”,把秦檜捧為忠臣,為賣國賊翻案。

“忠”,心字頭上一個中,意味著心中要有不偏不倚的尺度,這個尺度是上天根植在每個人心中的崇高的道德法則。岳飛精忠報國,忠的不僅是朝廷,還有全國百姓和中華文化。邪靈對岳飛的誣蔑,讓人看不懂何為忠,驅逐了人心中的正氣,敗壞了人倫,手法隱蔽而陰險。近年來被中共及其無恥文人篡改的歷史、詆毀的古人可以說指不勝屈。

打掉了正的,中共還要把邪的說成正的。中共先后樹立了大量的“榜樣”“模范”“典型”,讓人學習。燒鴉片煙的張思德,淫亂的白求恩,年僅14歲卻被中共煽動謀殺村長的劉胡蘭,下令處死自己的親叔叔,并殺害美國傳教士夫婦而被國民政府處決的殺人犯方志敏,都成了中共歌頌的對象。

中共長時期顛倒黑白的后果是人們失去了心中的道德標準,無法分辨善惡、好壞,這就為中共邪惡至極的最后一步,即對抗普世價值“真、善、忍”做了鋪墊。

6.傳統藝術頌神邪黨藝術頌魔

中華傳統文化常被稱作“禮樂文明”。禮,是敬神祭祀。《左傳》中說“夫禮,天之經也,地之義,民之行也”,也即中國人常說的“天經地義”:天地神明是人倫道德的源頭,禮確立了天、地、人之間的聯系。樂,是祭祀中為贊美神而演奏的樂舞。樂舞演的是天經地義民行,又具道德教化之功。贊頌神和凈化人心,是神傳文化中藝術的根本目的。這是中華“禮樂文明”被破壞之前的真實含義。

“大樂與天地同和,大禮與天地同節。”(《禮記?樂記》)“大禮與天地同節”,是指天尊地卑,禮的本質是“敬”。人與人互相尊敬,而處在下位的更應該對處在上位的生命表達敬意,因此最隆重的禮節是祭祀神明的禮節。

在祭祀時,以音樂與舞蹈等藝術形式去贊美神。《詩經》分為國風、小雅、大雅和頌。國風為民間的歌曲,“雅”為宴會演奏的音樂,而“頌”則超越“大雅”,為祭祀時的音樂并伴著樂舞,最為隆重。

黃帝時期創作的大型樂舞《云門大卷》,與堯帝的《大咸》、舜帝的《大韶》、大禹的《大夏》、商湯的《大濩》、周武王的《大武》是上古有名的六首樂舞,《周禮》中稱其為“六代樂舞”。六代樂舞都是用來祭祀的,《云門大卷》祭天、《大咸》祭地、《大韶》祭四望、《大夏》祭山川、《大濩》享先妣、《大武》享先祖。周代的貴族子弟都必須學習這六首樂舞,也就是說他們必須要學會祭神的禮樂,不然就無法踏入社會。

好的音樂能夠調和陰陽、涵育道德、教化百姓、賓服四夷。史前朱襄氏治理天下時陰陽失調,因而萬物凋落,果實不能成熟。于是朱襄氏的大臣士達創造出五根弦的瑟,用來演奏,安定了天下眾生。舜彈五弦之琴,歌《南風》之詩而天下治。玄奘西天取經到達中天竺國,國王尸羅逸多召見玄奘說:“而國有圣人出,作《秦王破陣樂》,試為我言其為人。”于是玄奘介紹了唐太宗的神武。國王很高興,說:“我當東面朝之。”(《新唐書》第221卷)

藝術起源于神,也具有溝通天地萬物,建立與神的聯系的作用。東西方都有類似的傳統,西方的交響樂最開始也是教堂演奏的音樂,而油畫、雕塑等最開始也大多表現宗教題材。

除了頌神之外,藝術也兼具審美和娛樂功能。那是因為神在造人時,賦予了人各種情感。人容易被情感所左右,“禮”是對人情感的一種約束;但如果人的情感只受到壓抑而不能抒發,那麼會郁積于臟腑,造成疾病。“樂”就起到了幫助人抒發情感的作用,但要求“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既抒發了感情,又不會令人發狂。

共產黨國家深知藝術的強大力量,因此把藝術變成了給人洗腦的工具。中共篡上神位后,也需要讓人像敬拜神一樣地敬拜它。人禮拜神佛,神佛會賜福于人;而人如果拜魔鬼,人就會被魔鬼所控制,而且魔鬼也會從人的敬拜中吸取人的能量,加強魔的力量。

中共強迫人們學唱歌頌黨魁的《東方紅》,將毛澤東歌頌為“太陽”“大救星”;“早請示、晚匯報”如同宗教的早課、晚課;古人對天發誓,變成了文革時的“向毛主席保證”;在毛的畫像前懺悔、“狠斗私字一閃念”,是借用了宗教的頌神手法;將馬恩列斯毛的像掛起來,讓人去拜這些共產邪教的教主。文革時,“八億人民八個樣板戲”,都是以歌頌毛和共產邪靈為主題的,人們耳濡目染又接觸不到別的藝術形式,因此一張口唱歌和說話,就是在向邪靈表忠心并為其注入能量。

直到今天,所謂“唱紅歌”“主旋律”等,都是通過電影、電視劇、歌曲、文藝作品等各種形式,竊取藝術之名,行邪靈洗腦和附體之實。看這些影視作品、聽和唱這些歌曲、閱讀這些小說和期刊雜志都是墮入共產邪靈控制人思想的物質場中。如今每年中共所謂的“春節聯歡晚會”,那些肉麻露骨地歌頌共產邪靈的演出,就是邪靈強化“黨文化”和通過廉價的笑聲吸取全國觀眾能量的狂歡。

藝術的娛樂功能也被共產邪靈用來引導人的道德墮落。當人理智平和的時候,就能摒除雜念而達到和更高層次宇宙信息的溝通。而當今各種讓人深陷情網的靡靡之音和無度發泄的大噪之音,放大著欲望、增加著煩躁,使人無法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更無法與神溝通共鳴。

所有教人向善的書籍,都被中共視為“非法出版物”。在歷次的“掃黃打非”運動中,中共“打非”不“掃黃”,各種鼓吹性亂的作品大肆泛濫。人就在這樣的所謂“藝術”物質場中放縱著魔性。當人的心境處于淫邪妄念之邪場時,不可能與神明溝通,更遑論理解以神性為特征的中華傳統文化。這也是共產邪靈敗壞傳統文化從而毀滅人類的隱晦方式。

7.中共對抗普世價值——“真、善、忍”

歷史并不是任由共產邪靈肆意糟蹋的,中華民族是有機會擺脫共產邪靈的羈絆的。古老的文化在中國人心靈深處的印記實在是難以磨滅。一旦氣氛寬松,那種神性就會發揮無可抗拒的作用。

1)普世價值打破“無神論”禁區

“氣功熱”的興起就是中國人神性復蘇的一個典型例子。看似健身運動,卻打破了中共幾十年的無神論禁區和僵化的思維模式。人們對于生命的奧秘有了開放得多的態度,1989年“六四”之后也沒有中斷在這個領域的追求。雖然“氣功熱”魚龍混雜,但是向傳統精神的回歸引起了千千萬萬中國百姓的共鳴,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性命雙修的“法輪功”。

法輪功明確提出了“氣功熱”背后的因素,點明氣功就是修煉,揭開了人體、宇宙、另外空間和人與高層生命之間的奧秘,并揭示出一切物質中從微觀到宏觀都存在著“真、善、忍”這種特性,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歸真。

中共幾十年的無神論灌輸和對傳統文化的破壞,仍然沒有完全泯滅人們心中那份久遠的渴望。靠人傳人、心傳心,幾年間上億人走入修煉“真、善、忍”的行列。“真、善、忍”是地地道道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觀、普世價值。世界上哪個民族會排斥“真、善、忍”呢?更重要的是,法輪功的洪傳,不是靠一場運動強推。在“真、善、忍”的感召下,如此眾多的普通民眾自發做好人,這是1949年以來的第一次,對社會道德回升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并非人人都煉法輪功,但是當你的同事、家人或者你的領導、下屬都在煉法輪功時,他們的言行是不是會對你的周圍產生正面影響?他們不貪不賄、生活正派、為人正直、兢兢業業、無私奉獻,這樣的群體在社會的各個階層里,必然有讓道德回升的積極效果。

2)中共邪教和江澤民相互利用,挑戰普世價值

可悲的是,共產邪靈自然不會袖手旁觀。它在安排其毀滅人類的計劃時,也選擇了一個能夠在這個時候干出天大蠢事惡事的家伙,那就是江澤民。曾被歷史學者公開舉報“二奸二假”的江澤民,對“真、善、忍”懷恨在心。

道德回升,社會穩定,對于當時當政的江澤民來說,不是天賜良機嗎?然而,江極度膨脹的權力欲、陰暗霉變的妒忌心和愛整人的小人心理,被邪靈看中并推上位。于是中共和江澤民相互利用,發動了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的全面迫害。

共產邪靈在長期運作中,在中國人身上填入了一層“恐懼”的物質。不甘心幾十年的鋪墊就此化為烏有,它要重新喚醒人們對政治運動的深度恐懼。因此,迫害“法輪功”一上來就是舉國上下的輿論大批判,動員所有人都起來“表態”“揭批”——大會小會,從政治局到居委會,從軍委大院到小學生課堂——電視、報紙、廣播,還有過去沒有的互聯網,連軸轉地造謠抹黑。一時間是鋪天蓋地、昏天黑地,一幅“文革”再現的態勢。中共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要把人們逐漸淡忘的記憶重新喚起,要把幾十年血雨腥風的記憶重新喚起,要把共產黨殺人如麻殘酷無情的記憶重新喚起,要綁架人和它一同站到“真、善、忍”普世價值的對立面上。

在打壓“真、善、忍”的過程中,中共使出的招數全都是“假、惡、暴”的。相對于歷史上其它的政治運動,這一次涉及的人數之廣前所未有,針對的又是最平和的、沒有任何政治訴求的、有自己信仰的修煉人。有信仰的人是最堅韌的,而且是在中共開啟了國門,期望招商引資,處于國際社會聚光燈下的時候,那麼打壓這個群體將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中共要打壓,就是使出幾十年來積累的整人經驗和力度都還不夠。可以想像,中共是動用了怎么樣的造謠抹黑、煽動仇恨的手段,動用了怎么樣的人力和財力,動用了怎么樣的齷齪行徑來欺騙國人和國際社會!西方財團對大陸的投資輸血都成了中共用來打壓的本錢。

目前世人還無法估量中共這場迫害世人良知的罪惡運動給人類造成了怎樣的巨大損失。如果將來某一天,有人出來揭發,江澤民曾經利用軍警把五百名法輪功修煉者集體投入某鋼廠的鋼爐,讓他們被鋼水活活燒死,大家會驚訝嗎?不用驚訝,以江澤民邪惡至極的本性,干出這種罪惡滔天、人神共憤的事,只有人想像不出的,而沒有它做不到的。

過去近二十年來,慘烈的迫害使人們不敢接近法輪功并認同“真、善、忍”,謊言欺騙使世人將“真、善、忍”視為洪水猛獸一般,避之唯恐不及;你穿上印有“真、善、忍”三個大字的T恤衫,到天安門廣場漫步,等待你的是如臨大敵的警察和呼嘯而至的警車;在互聯網上搜索“真、善、忍”,出來的都是大批判;“真、善、忍”成了網絡上被中共封鎖最嚴重的幾個詞之一;因網絡過濾使人無法在正常生活中使用“真、善、忍”三個字;因為“迷信”“愚昧”“搞政治”等黨文化標簽而使人不敢思考這三個字的真正含義。

普世價值的作用就是指導人的行為。當人們因為害怕,或者因為詞語封鎖,或者因黨文化標簽,而不能在正常的交流與思考中觸及“真、善、忍”普世價值的時候,實際上也就是把自己與普世價值隔絕。這是非常危險的。

3)用“欲望”代替普世價值

在共產黨企圖妖魔化和迫害普世價值“真、善、忍”的同時,共產邪靈這個假神也不被中國人信仰了,于是邪靈馬不停蹄地用“欲望”來填補信仰真空。江澤民鼓吹的“悶聲發大財”就是共產邪教頭目的自白。在人類歷史上,把“欲望”當成國家信仰,當成國教灌輸給百姓,中共是第一個。有人形象地說,中國大陸的空氣里除了霧霾,全是欲望。中國進入了一個全民搶錢的時代、放縱情欲的時代、腐敗透頂的時代。

當人們的心靈都被中共用“欲望”來占領,哪里還有“真、善、忍”的位置?當人與神的聯系被切斷,中華民族的未來在哪里?

人心中都有與生俱來的向善之念,這是神造人時埋下的珍貴種子。在人世輾轉中,有人的種子或因個人貪惡之塵太厚,或因敗壞的文化隔絕太深,當神回來救人時,神的慈悲甘露再也不能觸及到那顆珍貴的種子,使之發芽成長。一個人對救人的真理聽而不聞、聽而不明、聽而拒絕接受,他就無法得到救度。

神給人留下的通天的中華傳統文化,能夠時時清洗人心中那顆向善的種子,等待神的最后回歸;邪靈破壞神傳文化,讓人遠離“真、善、忍”普世價值,就是要讓那顆珍貴的種子永遠與真理隔絕,同時敗壞人心,使那顆種子腐爛霉變,永遠喪失生機。

4)共產邪靈對正信的迫害注定失敗

在歷史上,中共要打倒誰,不出三天就打倒了。但是,這一次對“真、善、忍”的迫害,中共注定失敗。法輪功修煉者們從來都沒有放棄反迫害的努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修身養性,沒有錯。

成千上萬被“真、善、忍”重新洗凈并升華了道德境界的修煉者,就是走在神路上的人。這是江澤民和中共從來理解不了的,也是為什么法輪功修煉人無論如何也打不倒的原因。其實,這也是神的安排,為今天的世人留下一個見證,讓人們看到,人只要憑著對神的堅貞信仰,就可以使看似猖獗的魔鬼都無法逞其陰謀。

結語

創世主為了最后救度眾生,親自在中國奠定的中華傳統文化,博大精深,高山仰止。星漢燦爛不足比其美,高山雪蓮不足況其潔,長天浩宇不足喻其大,瀚海汪洋不足語其深。

傳統文化中的信仰系統、語言文字、修煉文化、王者之道、人倫典范、藝術審美等等,都是在造就人能夠聽懂神傳的法的能力。人具有神傳文化的理解力,就能得到天上地下的信息,宇宙萬象包含其中,是非善惡蘊含在內;人就能讀懂天象,明白宇宙天理、天道之標準要求。這使人類社會的道德維系在一定水平,不至于過快下滑;同時也在最后的亂世之中,讓有善念者尚有參照,以慧眼明辨正邪,不失得救機緣。

共產邪靈的終極目的是毀滅人類。它篡上神位后,對傳統文化橫加摧殘荼毒,幾十年間,曠世奇珍,掃地以盡。中共邪黨利用文化淪喪后造成的信仰真空、道德淪落、價值混亂,也利用在近百年屠殺國人、破壞文化的過程中積累的邪惡“經驗”,對信仰普世價值“真、善、忍”的修煉人悍然發動迫害。

可是邪靈萬萬沒有料到的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神不會容忍邪靈肆無忌憚地破壞神傳的文化、神的子民和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

茫茫宇宙中,任何生命都無法逃出神的掌握。神在關注著這一切,中共邪黨和江魔頭的所作所為,令天地和眾神震怒!法網在收。在此過程中,可貴的中國人,你們的一思一念,都無比重要。

──轉自《大紀元》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