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劍平】低端人口就是無產階級

2017-12-01|来源: 大纪元|标签:低端人口 共产党 欺骗 天怒人怨 

北京一場小火,中共馬上就把槍口對準所謂低端人口,要徹底驅除他們。世人殊不知,所謂“低端人口”就是真真正正的無產階級。

馬克思講“劃分階級的唯一標準是經濟標準”,現在中共說什么低端高端人口的,不就是以錢的多少為根據的嗎?那么所謂低端,不就是收入少的嗎?按照馬克思的標準,他們就是無產階級!

當年,共產黨忽悠天下人,說是要為無產階級爭公平,要砸爛資產階級的狗頭,要讓無產階級當家作主,要建立無產階級政權。現在,在共產黨掌權的幾十年之后,終于露出它的真面目,原來中共是專門專政無產階級的啊!所謂“無產階級專政”,其實是“專政無產階級”。

可見,馬克思所有的理論都是謊言,都是忽悠人的,只有暴力才是它的最高真理,只有它自己的利益才是它的核心利益。至于說什么“為無產階級、為廣大勞苦大眾、為最廣泛的人民。”都是一派胡言,是騙人的,到時候就見真章。

低端人口,不但是無產階級,而且里面還有憤青,有不少心靈上的五毛、有不少反日游行的先鋒、有不少中共近年來所運動的運動員。中共什么都不顧了,只顧它的核心利益,只顧它的一時之爽。

中共經常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先制造事端,然后陷害。像希特勒的國會縱火案,中共不知道玩了多少次了。六四時,中共派人燒軍車,然后污陷靜坐要求民主的學生,為用坦克輾壓天安門廣場上和平靜坐的學生制造借口;在世界最大的廣場上,在全世界的眾目睽睽之下,中共都敢玩,至于玩個低端人口,中共有何不敢?前車之鑒,歷歷在目。這次所謂京城小火案,中共反應得這么快,反應得這么及時,反應得這么到位,會不會像當年六四時燒軍車一樣是預設的?我們有理由懷疑!

在中共的眼里,所有的人都是被利用的物件,是工具,不同時期利用不同的物件,用完就扔,毫無憐惜。中共的政策是“普天之下,莫非黨土;率土之濱,莫非黨奴。”扔掉無產階級又不是第一次了,這次對準低端人口有何不可?

欺騙是中共的基因,中共到那一天不騙人了,它就死掉了。

中共是誰都騙的,騙中國人跟它反對國民黨,就說要搞“新民主主義”,其實中共搞的是“新獨裁主義”。

騙工人說:“無產階級是最先進的階級,是領導階級”,結果工人長期低工資低勞保生活困苦,失業就說下崗。

騙農民當炮灰為它打江山的時候,把農民咵到天上:“沒有農民就沒有革命”、“我們是工農聯盟的政權”,結果中共一上臺,就把農民當成了二等公民,后來又弄個大饑荒餓死最少6,288萬。當年中共上臺后搞土改,本來就是欺騙,因為中共崇拜的、要實行的是公有制,而分田到戶的土改卻是私有制,它能允許嗎?最終中共從農民手中毫不費力地奪走了土地,讓農民空歡喜天一場。土改只是中共為了更容易從有地農民(地主)手中奪取土地采取的曲線搶地道路而已,幾億農民被欺騙了。

騙城市青年移民到農村,解決城市失業問題,就說“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后面再加上一句“一輩子扎根農村”才是真正目的。

騙民主人士說:要給言論自由,“互相監督”、“長期共存,肝膽相照”,結果多少民主人士肝膽俱裂,照亮黃泉路。1957年,中共請民主人士給它提意見,甜言蜜語許諾“知而不言,言者無罪,聞者足戒”,“不打棒子,不帶帽子,不秋后算賬”,結果多少人被劃成右派,餓死在勞改農場。

中共信誓旦旦香港五十年不變,還沒幾年,就要制定23條惡法管制香港人。香港本來是“主權回歸”,中共卻要搞成“治權回歸”。后來中共又出《香港白皮書》,否定《基本法》,否定一國兩制。香港已經從英國殖民地變成中共太子黨的移民地,已經成為世界最佳洗錢良港。中共對中華民族的傷害,只能用“滔天罪行”來形容,還要把它的愛黨教育壓入香港小學生的教科書,真是無恥之極,它以為世人都不知道它是什么貨色,結果被香港的小學生把它的這一計劃打敗。

中共號稱“港人治港”,其實中共要的是它的地下黨人治港,它總是不斷變花招,玩障眼法。對于共產黨,不要聽它的言詞,更不要聽它的口號,要看它的實質。朝鮮還號稱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呢,有民主嗎?有共和嗎?有人民嗎?一個名詞三項欺騙,最高效率的騙術。

也不要奢望中共高呼“以法治國”、“以憲治國”,就是中共從良了。中共的法律本身就是惡法,翻開中共《憲法》里面有許多惡法條款(第一條、第十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八條都是惡法。),《刑法》和其它法律中也有惡法條款。馬克思講:“國家是階級壓迫階級的機器”,“法律代表統治階級的利益與意志的總和”。在這種理論指導下制定的法律一定是惡法,這就是惡法的指導思想,這就是惡法的根源。社會主義國家的法律都是惡法。“無產階級專政”這句話就體現惡法思想。如果不拋棄馬克思主義,所謂的法律就是惡法,這時的“以法治國”就是最罪惡的東西。中共上臺后,進行的土改、鎮壓反革命、取消會道門、控制媒體、三反五反、大躍進、人民公社、城市工商業改造、反右、大煉鋼、反瞞產、四清、文化大革命、破四舊等等這些運動,都是在中共的法律法規指導下完成的。

共產黨是永遠不能相信的,它有兩套話語系統,內部講話和公開講話是不一樣的,它陰一套陽一套,當面是人,背后是鬼,暗中是妖。

中共兵圍長春時,餓死30萬無辜百姓,慘過南京大屠殺。有錢向國軍買槍的、有中共需要的技術專長的人,共軍就放出去,剩下的貧下中農就被餓死。中共號稱“為貧下中農打江山”,餓死的卻是貧下中農。中共這種事都做的出來,還有什么做不出來的?

當年欺騙張學良、拉攏張學良,讓張抓蔣介石,中共卻在自己的會議上說張學良是最危險的敵人,是比蔣介石還壞的人。抗日和內戰時期,中共(主要通過周恩來)極力拉攏馮玉祥反對蔣介石,甚至讓馮玉祥號召他的老部下起兵反蔣,周恩來卻在中共的內部會議上說,馮玉祥是偽君子,是最危險的敵人,最后馮死在蘇聯的郵輪上,誰殺的?中共污蔑說是蔣介石。蔣介石如果能在蘇聯的郵輪上,在馮的中共秘書和中共老婆的保護下,用燒膠卷這種方式來干掉馮,蔣介石有那么大的能耐就不用跑臺灣了。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中共的不少干部稱彭德懷是馮玉祥一樣的偽君子,可見中共早就對他有定論了,遲早是要干掉他的。也是在抗日和內戰時期,中共(主要通過周恩來)極力拉攏民主派和無黨派人士,甚至與他們交“朋友”,搞得火熱,中共卻在內部檔中說,民主派現在是革命的同盟軍,將來就是革命的物件(即革命的敵人)。看看中共多陰險啊!

用某個名人的話說,共產黨是最喜歡出賣自己的同盟者的。

黃炎培在延安同毛澤東談話時講,如何避免“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歷史周期。毛澤東回答他說:“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看清楚了吧,毛賊東對民主的理解比美國總統還深刻、還高明,不愧是“陰冥領袖”。

毛掌權后所為,哪一件是民主:血腥暴力的土改是民主嗎?鎮壓反革命是民主嗎?控制媒體是民主嗎?取消會道門(控制信仰)是民主嗎?三反五反是民主嗎?中共篡政后所做的哪一項是民主?沒有,是“新獨裁主義”,是赤裸裸的欺騙。大學者被小流氓所騙,禍已誤國,痛哉!《荀子大略》說:“口言善,身行惡,國妖也!”按這個標準,毛就是國妖。

上世紀五十年代,作為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黃炎培給毛寫信說,他的老家江蘇,“一般居民生活苦,尤其是農民特別苦,農民說:我們吃不飽,哪有力氣去種田呢?”毛不為所動,反說:“黃炎培,得意得不得了,整他一下。”毛看起來真像個小流氓耍大威風。毛還無恥到理直氣壯地說:“缺糧戶,也不是一年到頭都缺糧,頂多缺4個月”,“頂多缺6個月”。缺七天糧就能餓死人,缺6個月毛賊東都不在乎,毛壞到什么程度?毛如此心態,只能算是個妖孽。在民國時期,黃炎培曾經對中共大唱贊歌,為中共上臺立下汗馬功勞,也沒能逃脫被整肅的命運。跟中共跑,遲早被中共玩死。五毛們,明白嗎?

在中國,有一個鄉村建設派,主張中國農村沒有階級斗爭。其領軍人物是梁漱溟。僅1938年,梁就在延安六次與毛澤東辯論,生于農村并長于農村的毛,在梁的提點下,很清楚地知道中國的農村根本就不存在階級斗爭。但如果承認沒有階級斗爭,中共拿什么理論來奪權。所以毛與中共強加給中國人一個階級斗爭,把中國搞的血流成河,天怒人怨。

現在,中共連自己的言論都禁起來了。這是1943年《新華日報》的言論:為什么不搞多黨制?怕什么?想來想去,可能怕失去權力。為什么不搞司法獨立?恐怕是怕被審判。為什么不搞憲政?怕不能以權謀私。為什么要搞黨國?黨無非是個社團組織,怎么能代表國家?為什么不搞新聞言論自由?怕民眾不再被愚弄。為什么不搞直接選舉?怕做不了官了——1943年《新華日報》。哪個國家在戰爭年代都要搞戒嚴、獨裁的,以提高效率與保密,只有中共在抗日的生死攸關之時,大喊民主,其實是分散國家力量,實際效果是幫助日本侵略者。中共上臺后第一個消滅的就是民主。

騙人是共產黨的基因,誰跟中共跑,誰就死得很慘!

五毛們,清醒了嗎?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