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歲月靜好婊是這個時代的悲哀

2017-12-01|来源: 作者博客|标签:岁月静好 北京 折叠 中产 幼儿园 

這兩天,三種顏色事件在朋友圈幾乎刷屏,各種信息不斷傳出令人毛骨悚然。如果視頻里家長講的事情是真的,那么,這完全不是人類社會應該發生的事情。因為某些行為是人類做不出的,無論是給孩子打針還是吃白色藥片,無論是脫光光還是做活塞運動,一切行為都是只有畜生才能做出的。當事的孩子還小,有些事情還不懂,但是,他們描述的事情分明是成人甚至是某類有特別癖好的成人才能做出來的動作。

事情發生后,很多朋友來要求天佑就此事發表看法。因為天佑有接待任務,加上還要辦理一些重要的私人事務,所以遲遲沒有動筆。直到現在,天佑才有了時間對此事發表看法。

首先,我談談我的初步印象:有人說這件事是中國版《熔爐》,我覺得這樣對比是完全不合適的。如果視頻中家長們講述的都是事實,這件事和韓國電影《熔爐》里描述的事情完全不是一個概念。《熔爐》里描述的事情已經是罪無可赦了,但是,那只是教職員工性侵學生。而這次三種顏色事件,卻可能有除教職員之外的社會人員甚至權力人員參與猥褻性侵,而在這個過程中,教職員工可能以此謀利,那么,此事跟熔爐案就不是一個性質的問題了。

其次,我不認為這件事情會有真相。很簡單,除了維穩體制要發揮自己的強大作用以外,家長們自己的表現會讓這件事變得虎頭蛇尾。為什么這樣說?因為這些家長絕大多數屬于這個社會中的一個極其有趣的群體:歲月靜好婊。

有人問了,天佑你這么說是不是有一棍子打死的嫌疑?我的回答是:我堅持我的判斷。這里面有個非常充分的理由,那就是,這些家長都是北京的中產,某些甚至還是體制內的人。這些人收入不低,要么高薪,要么有灰色收入,否則的話,孩子不會進入收費不菲的三種顏色幼兒園。這個幼兒園的收費之高,相信相當于跟他們生活在同一城市的另外一群因為大興大火而被驅趕的人的一個月收入或者是大半月的收入。

在某種意義上講,這些北京中產是北京另外一個階層。有個科幻小說叫做《北京折疊》,這些人就是屬于第二空間的精英階層。對于底層,對于這些北京大興大火中死去的那些人來說,他們處于一個空間,卻永遠沒有交集。盡管他們跟第一空間還有一定的距離,但是,比較其第三空間的人來說,他們非常有資格值得驕傲。他們有自己的房子,不用像大興那些人租住在逼仄的隔斷房里;他們有自己的事業,無論是自己的公司還是在大公司工作收入都不菲,在體制內更不用說,那更是種種的優越;他們有非常良好的資源,生活在一個相對高的層次中。

正如《北京折疊》中所描繪的那樣:當一個階層的父母狼狽地通宵蹲在幼兒園門口的馬扎上痛苦而忐忑地排隊時,等待另一些孩子的是清潔的空氣、高質量的純外語教學、綠色有機的食物、非富即貴的同班同學,這是另一種人生起點。這一丁點兒都不科幻,就不說所謂的教學質量和思維理念了。

所以,三種顏色幼兒園這些家長生活在歲月靜好的感覺中我是毫不懷疑的,如果不是這些他們的孩子疑似被打針、被服藥、被脫光衣服和別人做活塞運動,你如果打開他們的朋友圈,估計大多數無論什么時候都是一副歲月靜好的表情,一副歲月靜好、現世安穩,我就安穩的樣子。世界上任何與他們無關的事情他們都不會關心,楊改蘭為啥殺死自己的孩子并自殺他不關心;某些文人律師進去了他不關心;某些人被強拆了他也不關心;甚至某些地方的幼兒園發生虐童事件他們也不會關心,反正事情又沒發生自己的身上。這些人的心理我很明白:他們不敢面對黑暗,以為自己對社會的陰暗面視而不見,不關心政治,自己就是純潔的了,自己的生活就天天都歲月靜好。

然而,哪有什么歲月靜好?這次三種顏色幼兒園事件,撕開了城市白領精致生活的假面,讓他們直面殘酷的體制,平時他們可以冷漠地面對社會的不公,平時他們可以感受不到別人的痛苦,但是,當然們自己的孩子身上出現莫名的針眼,要服白色藥片,甚至可能跟醫生爺爺做活塞運動時,他們再也無法繼續帶著虛偽的面具裝上流了。于是,他們嘶號,他們訴說,他們委屈......

有趣的是,當整個事情在網絡上引起軒然大波以后,我們驚訝地發現:同一個幼兒園的另一部分家長還照常送孩子上學,感恩節活動還照舊舉行,孩子們照常上課而不是集體停課。面對這么大的事情,那些家長居然還試了選擇了一慣性的歲月靜好式的若無其事。這不由得讓我想起了前兩天何思云老師爆料幼兒園性侵案時,有個人對我說:還好,我家是男孩。然后,他依然故我地曬他的心靈雞湯,繼續曬他的小資生活。中國類似的人很多,只要是事情不發生在自己身上,他們就是一慣性的歲月靜好。其實,他們這種歲月靜好,就是選擇性的眼瞎。

昨晚,我接待客人。酒桌上談到三種顏色事件,我做出一個判斷,此事一定會不了了之,因為這些平時習慣了歲月靜好的家長,只要一被約談,立馬就會尿褲子。客人還不相信,他說:這事兒要是我,我砸了這家幼兒園。我冷笑道:這些家長面對背景深厚的三種顏色幼兒園敢得瑟?不是自己公司被查,就是丟工作,搞不好還會惹出其他麻煩。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忍,然后繼續歲月靜好。

果然下午,新的消息出來了。那些家長分別被約談退了學費后,一個個都心平氣和、心滿意足地離開,不向媒體做任何解釋。

很多人覺得震驚,覺得這些家長不可理解。我倒是很平靜地在朋友圈里說:大家都散了吧。為什么這樣說?這是一次典型的中國式維穩事件,孩子遭遇了什么對于這些家長來說,退了錢一切都不重要了;園方說造謠者已被控制,是誰被控制對于沒有被控制的家長來說,也不重要,反正他們自己有沒被控制。最后此事的解決,估計就是有幾個幼兒園老師倒霉,不會有什么其他結果,跟不會有公眾期待的真相。

所以,這個社會還會像以前一樣,底層贊歌高唱,中層歲月靜好。尤其是歲月靜好的中層,孩子是不是被虐待?是不是遭到性侵?事情只要是不發生在自己身上,一切都當沒發生過,即使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只要是一有壓力,還是會忍。看到這里,我們還會說什么?歲月靜好婊是世界上最不值得同情的動物,老婆被上級睡了,他們會忍;自己孩子被人家做了活塞運動,還會忍。他們就是戰無不勝的“忍者神龜”,無論世界上發生了什么,只要把頭縮進厚厚的殼里,即便是天塌地陷對于他們有什么關系?

當然,下一次令人震驚的事件還在路上,或許會再一次涉及歲月靜好婊們,他們的態度會怎樣?不會跟這次有兩樣的。他們會用精致的利己主義將自己保護起來,因為這對于他們來說,那叫做——歲月靜好。說白了,所謂的歲月靜好婊就是精致利己主義者,也是不敢面對現實的懦夫。這種人,你同情他干嘛?讓他們去死好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