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中國對臺獵才 鋪天蓋地

2017-11-13|来源: 自由時報

中國對臺人才統戰,福建省聲稱要引進千名臺灣教師到當地大學任教;圖為廈門大學。

中國對臺統戰鎖定「一代一線(年輕一代、基層一線)」,近來更是頻頻對年輕人才招手,本月起大幅放寬臺灣律師赴中的執業範圍,中國福建省上月底也宣布三年內引進千名臺灣教師到當地大學任教,學者認為,這是中國新一輪「人才統戰」的策略,預料中共十九大後,中國將強化單邊「惠臺措施」。

早先從高科技業下手 現在擴大領域

中國從早年吸引臺商西進,近幾年積極招攬人才,過去從高科技產業下手,近年也擴大到其他領域。中國本月開放臺籍律師執業範圍,從原有廿項放寬至二三七項,藉此吸引年輕的臺灣律師赴中發展,預計還將片面開放會計師、建築師與醫師等專業證照。

此外,福建省十月底宣布,將在二○二○年引進一千名臺灣教師到大學任教,也歡迎臺灣的大學機構到福建「承包」職業學校。不僅福建省,上海今年五月也舉辦首屆「臺灣博士上海高校交流對接會」,已有一一七位臺灣博士參與,預計明年還會擴大名額。

中國教育部七月宣布,十月起實施的大學免試招收臺灣高中畢業生措施,不僅臺灣學測成績申請標準從「前標」降至「均標」,且祭出就業配套,對於有意在畢業後留在中國就業的臺生,發放「就業協議書」、「就業報到證」,進一步提供畢業後的就業便利。

至於國臺辦在十二個省市設立的五十三個海峽兩岸青年就業創業基地和示範點,據中國媒體稱,已吸引一千兩百家臺資企業、六千名臺灣青年實習就業與創業,並提供一萬七千多名臺灣青年參加各類實習就業、創業創新交流活動。

成大法律系教授許忠信認為,這些人才是臺灣政府投入相當多的資源培育出來的,政府應做出反制措施,提供誘因留住人才,否則人才西進,中國藉此弱化敵我意識,將衍生國安危機。

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副教授張五岳強調,中國只對臺灣開放,背後的政治目的明顯,就是希望臺灣民眾認同「一中」。雖然人才統戰的效應短期還看不出來,外界也不必刻意放大其效果,但長期應持續關注。

立委︰加強臺灣年輕人國際化能力

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則認為,應加強臺灣年輕人的國際化能力,否則國際性的外資來臺,我們也無法提供足夠的中、高階管理人才,年輕人也只好轉向沒有語文障礙的中國。

政府官員表示,中國單邊惠臺措施的相關影響還在觀察,目前評估尚未影響我國的國家法令與尊嚴利益。不過,政府也嚴肅面對,強化育才、攬才、留才各項機制與誘因。

中玩一石二鳥 臺陷國安危機

中國政府積極對臺「人才統戰」,以市場「磁吸」我各領域人才,一方面補足其人才缺口,一方面進行「統戰」,對中國而言是「一石二鳥」之計。這已是「國安危機」,但面對福建省招募千名臺灣教師,教育部次長姚立德卻回說,「是好事,也擋不了」,政府高官如此毫無警覺,令人捏一把冷汗。

中國在二○一五年十一月公布的「十三五規劃」,計畫引進海外人才壯大國家發展,其中包括臺灣人才。而為爭取「天然獨」世代的認同,中國對臺的「人才統戰」策略,已從過去的「菁英導向」,調整為「普遍開放」,不僅行業項目增加,也對臺灣的「流浪博士」招手。

美國《時代》雜誌八月就曾報導「臺灣正遭遇人才大量流失,中國是主要受惠者」,指中國在蔡政府上臺後,一改對臺統戰策略,推出多項政策拉攏臺灣學生和創業家,目的在改變年輕人強烈的臺灣國家認同,進而推動統一議程。

不僅如此,英國牛津經濟研究院發布「二○二一全球人才」調查預測,直指在調查的四十六個國家中,臺灣是人才流失最嚴重的。而行政院主計總處今年三月就曾公佈,國人赴海外工作達七十二.四萬人,其中赴中國四十二萬人、占五十八%最多。

去年五二○後,中國有計畫透過增加臺灣人赴中國就讀、工作的機會,擴大單邊交流,博取臺灣人民的好感,進而增加對中國的認同。不過,仔細檢視中國的惠臺措施,不少是吹捧出來的,像是中國延攬臺灣的「流浪博士」,實則是短期人才,三年一次的契約,並非長期的工作機會,而且中國各地、各校院系釋出的待遇有所不同,有赴上海交通大學任教的臺籍教師曾透露,月薪僅人民幣六千元。

中國惠臺措施多是吹捧出來的

中國雖然本月開放臺籍律師執業範圍,從過去僅能處理兩岸婚姻、繼承訴訟等項目,現開放包括涉臺合約糾紛、智慧財產權糾紛等民事訴訟,不過,僅開放民事部分,與中國政府相關的刑事與行政訴訟,並未開放。而成立兩年多的海峽兩岸青年就業創業基地和示範點,中國內部也曾評估,「十個有一個成功就不錯了」,所以臺灣民眾別被中國廣大的市場與就業機會所矇騙。

中國大舉挖才臺大代校長:玉山計畫不夠 還要阿里山

中國10幾年前就開始搶挖角臺灣學術人才,中國福建省近日更宣布將在3年內,引進1000名臺灣教師到當地大學任教,恐引發高教人才出走潮。臺大代理校長郭大維今天在校務會議結束受訪時憂心忡忡表示,優秀教授如果紛紛離開臺灣,我國高教恐面臨崩盤,他呼籲政府不要只有「玉山計畫」,還應該要有「阿里山計畫」。

郭大維表示,不只是新進教師,還包括資深教師,都可能出走,更重要的是,從30、40到50多歲教師,薪資偏低造成很大問題,也沒有相關預算協助改善薪資結構;另一個是研究環境的問題,需要政府更多協助高教發展,好的大學要有好的教師,如果因薪資和研究環境,使聘任優秀教師成為問題,更連帶造成優秀學生也可能出走。

郭大維指出,整體教授的薪資過低,對高教發展影響很大,對於研究表現非常傑出的教授,他們期待的不只有玉山(計畫),還有阿里山(計畫),還有其他學者能夠出現,大學教育並不是只要拿到博士學位的任何人,就能當大學教授,必須要找到夠優秀、具創造力的人,才能提高我國高教的水準,聘任優秀教授的需求與全世界同步,薪資和環境也要與世界同步,否則在這一波高教發展,不只面對國外人才競爭,還面對周遭的競爭,我國人才流失會更快。

郭大維也表示,另一個是我國的退撫制度,臺大新任教授平均39歲,退休時所得替代率只有50%,臺大教授退休金還比不上中小學教師的退休金,臺大已有教授出走,還有一些教授正在鬆動,需要政府特別注意,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優秀教授不斷出走,我國高教恐怕面臨崩盤,臺大要聘最優秀教授,如果臺灣沒有一所以上的頂尖大學存在,只有二流學校,我國高等教育危機重重。

教育部則表示,從明年度起推動「玉山計畫」,包含「玉山學者」、「高教深耕計畫彈性薪資」、「教授學術研究加給提高10%」方案,以彈性薪資作為我國大專校院教學與研究人員的獎勵,預計將每年度投入最高56億元於高教預算,受益教師達1萬9000人次。

相关文章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