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金融安全是習近平最難做到的

2017-11-10|来源: |标签:石濤 金融安全 习近平 金融贸易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美軍三艘航母罕見齊聚西太平洋并舉行聯合軍演》。美軍第七艦隊十一月八日(星期三)發表一份聲明說,里根號、尼米茲號和羅斯福號航母及所屬戰斗群計劃在十一月十一日至十四日在西太平洋公海上舉行多項作戰演練。聲明沒有說演習的具體位置,但稱此前海軍在南中國海、東中國海和菲律賓海舉行過兩個航母戰斗群聯合演習。太平洋艦隊司令斯威夫特上將說,三個航母戰斗群舉行聯合作戰演習的現象極為罕見。

在我的印象中也沒聽說過。當時在伊朗、伊拉克那邊,霍爾木茲海峽那一片,我們聽到最多的也就是二艘航母的戰斗群,很少聽過三艘航母的戰斗群。

文章提到,軍方的聲明沒有提到這項聯合演習跟川普亞洲行有任何關聯,但是川普當地時間十一月八日在韓國國會發表演講時稱,當下美軍三艘世界最大的航空母艦與核動力潛艇已經整裝待命,并敦促朝鮮不要低估美國及其盟國保衛自由和安全的決心。

所以會怎么樣,不知道,但是這是我們看到的現實的狀況,這里面起主要關鍵因素的還是中國。

《英國金融時報》:《川普敦促中國解決中美貿易失衡》。川普表示要責怪過去幾屆美國政府允許美中貿易逆差發生和擴大。他是在美中兩國企業剛簽署了二千五百億美元的合作協議之后講這番話的。他說,近些年來的中美貿易對美國而言不太公平,我們必須立即改正那些造成(我們的)逆差以及市場準入壁壘的不公平做法。

川普還為中國近來努力限制中朝貿易與金融關系而向習近平表示了感謝,盡管他也隱晦地指出中方可以采取更多舉措。他在記者會上直接表示說,中國能夠輕易、迅速地解決這個(朝鮮)問題。

川普對聽其講話的美中兩國官員和企業高管表示,“我在一件事上對你們主席很了解,如果他努力辦這件事,事情就能辦成。這一點毫無疑問。”

我認為,這句話是川普拿到二千五百億的訂單之后,明擺著是對習近平施壓。

“合作是唯一正確的選擇,”川普接著說。

周四的會談凸顯出兩位元首迥然不同的領導風格。在跟習近平交談時,川普的語氣很直接、用詞頗為個性化,習近平在講話時則要克制得多。

川普說:“相信我,我們倆非常投緣。”他接著說,他不因美中雙邊貿易緊張而“責怪”中國。“畢竟,誰會責怪一個有能力利用另一個國家為本國民眾謀取好處的國家呢。我很欣賞中國。事實上,我要責怪過去幾屆(美國)政府,是它們允許這種失控的貿易逆差發生和擴大。”

我認為這個說法就很特別,他認為習近平作為國家主席來講,來造成美國的逆差,對中國而言是順差,他認為這件事情是好事。其實這件事情并不是習近平直接造成的,它是在過去十年里造成的,過去十年跟江澤民垂簾聽政、胡溫“政令不出中南海”、腐敗治國直接相關。我跟大家介紹過,一個十三、四億人口的國家,中央政府印票子,而印的票子卻集中在少數人手里,然后跟美國人跟西方社會達成某種協議,從而造成的現狀。為什么造成逆差,中國老百姓本身的收益極少,共產黨的貪腐治國把普通老百姓當成奴役,促成了中國成為了世界工廠的廉價生產力,可是它相對的又印大票子,這票子又在極少數人手里,所以兩頭扯了,美國想不造成順差都難。而在民主黨的政府中,民主黨相對來講更加像共產黨,所以就造成今天的現狀。你能說是習近平自己干嗎?那么會怎么樣,這需要時間,但是兩個人似乎在處理事情,習近平也在做事情,這是真的,而習近平自己又有難言之隱。

《紐約時報》:《中國新金融監管機構亮相,疑問大于期望》。中國周三公布了新成立的一個金融監管機構的最新細節。該機構旨在讓近年來經歷了股市崩盤、巨額資金外流和債務迅速累積的中國金融制度穩定下來。

大家可以明白了,金融安全是習近平最難做到的,金融安全實際就是王岐山嘴里的政治腐敗與經濟腐敗結合出來的利益集團,占據著中共黨的體系中絕大多數的官場的實權位置,他們以家族幫派為勢力,在真正掌控著中國的經濟,特別是在股市、貨幣、金融貿易、銀行上。以十四億人為基礎,印了票子,可是票子就在這有條件進行政治腐敗和經濟腐敗的少數家族手里,然后又以絕大多數中國老百姓做為基礎,所謂創立起來的輝煌,而這其中共產黨的邪惡在于讓每一個人最大限度的放縱自己欲望的要求,所以就變成被奴役的人更加愿意被奴役,而這過程中更多的人以相互欺騙的方式占有,這就是今天中國的場面。那自然就帶來了巨大的威脅。

在習近平下令成立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四個月后,該委員會舉行了首次會議。報道稱,這次會議由現年七十一歲的副總理馬凱主持。

據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稱,馬凱在會上強調,中國的金融系統應該服務于實體經濟,也就是說要為需要的企業提供資金。報道稱,他還強調了金融安全。

也就是說,過去時間里大陸印出的票子,都被人倒東西了,買房子了,倒錢了,沒用在實體經濟上,一句話就變成了中國現在的經濟是空中樓閣,隨時會崩的。

新委員會的任務似乎沒有達到中國國內很多人的期望。很多人本來猜測習近平可能會合并央行和監管證券、銀行、保險的機構,成立一個金融超級監管機構。之前的種種麻煩,比如兩年前的股市崩盤,因為不同政府機構之間缺乏協調而惡化。

但新成立的這個委員會似乎更像是一條小魚,而不是大鯨魚。現有的機構無一消失,且該委員會只在央行的一個角落里分到了一間小辦公室。

我個人以為這種事情就是習近平先成立個機構表達他的想法。所以他面對的是整個體制當中的利益集團。

委員會在川普總統抵達北京與習近平會面時召開會議的決定,可能表明中國領導人的重點依然在中國的金融風險上,雖然還沒選出一個長期負責應對這些風險的領導人。

中國兩年前的股市崩盤和隨后出現的資金外逃說明了中國金融制度的脆弱。資金外逃導致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減少。盡管中國有規模龐大的儲蓄作為緩沖,并且現有的外匯儲備規模依然相當大,但中國的金融系統越來越依賴債務。

我以為這種金融穩定委員會可能對等的是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家安全委員會里面強調的國家安全當中,金融安全放在首位,金融穩定委員會是對國家安全委員會服務的,它統領銀行、債券、債務、證券,所有金融機構。聽起來是這種含義,反過來就暴露出掌控著政治腐敗與經濟腐敗的利益集團,足以有能力把今天習近平推翻。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