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病梅館記》中的“病梅”指的是什么?

2017-11-08|来源: 看中国|标签:病梅馆记 文史漫谈 

龔自珍的《病梅館記》很傳誦,中學語文教材有選讀,所以相當深入民心。由此,他寫這篇文章所諷喻的是什么,便很值得留意。

政途不得志加速思想前進

當然作者的諷喻對象是隱晦的。作者以梅喻人,影射當時中國的社會就像病梅一樣,被舊傳統、舊思想所禁錮,新生的力量無法自由成長,文章具體反映出清代道光年間中國社會的問題。一般來說,文人畫士把梅花“斫直、刪密、鋤正”,比喻當政者對人才的壓抑和摧殘,根源在于不文明的科舉取士制度。

龔自珍三十八歲始中進士,但朝考卻以“楷法不中程”(楷書不合館閣體的規范),不列優等,無法成為翰林院庶吉士,喪失日后參與朝政的機會。龔氏也為此抱憾終生,曾于跋某帖寫道:余不好書,不得志于今之宦海,蹉跎一生。回憶幼時晴窗弄墨一種光景,何不乞之塾師,早早學此?一生無困扼下僚之嘆矣!一個反對八股取士的人,偏偏不透過這么一個途徑便無從發展抱負,這是一個很大的矛盾。但仕途失意也非全是壞事,這加速發展了他的進步思想,成為批判清朝腐朽政權的一種啟蒙力量。

龔自珍在生命的最后時期寫的《己亥雜詩》有一首:“只將愧汗濕萊衣,悔極堂堂歲月違。世事滄桑心事定,此生一跌莫全非”(一四九),可說是這種發展過程的很好的解說。用字體不合時俗而壓抑一個人才,這是很荒謬的事情。

“病梅”意象廣泛

“病梅”的意象其實也是頗廣泛的。《己亥雜詩》有一首反纏足的陋習:“姬姜古妝不如市,趙女輕盈躡銳屣。侯王宗廟求元妃,征音豈在纖厥趾?”(一一七)說起來相當感慨。除了這首詩外,他在《婆羅門謠》中,有“娶妻幸得陰山種,玉顏大腳其仙乎”這樣頌贊不纏足的少數民族婦女;在《菩薩墳》中,也有“大腳鸞文靿”的頌語。穿著尖頭鞋子(躡銳屣)的輕盈趙女,她們的體態被欣賞,不就有些“文人畫士”偏賞欹梅的相同韻味嗎?

龔自珍對人的體格被殘害也感觸良多。《己亥雜詩》寫鴉片的毒害和剖析鴉片流毒的背景:“津梁條約徧東南,誰遣藏春深塢逢。不枉人呼蓮幕客,碧紗幮護阿芙蓉”(八十五)、“鬼燈隊隊散秋螢,落魄參軍淚眼熒。何不專城花縣去,春眠寒食未曾醒”(八十六)。他抨擊“蓮幕客”(官吏的幕僚)私下販賣“阿芙蓉”(鴉片),本身也是煙癮發作時“淚眼熒”的受害者。所以也很支持友人林則徐的銷煙救國的行為,也以未能參與其事而感可惜(《己亥雜詩》第八十七首:“我有陰符三百字,蠟丸難寄惜雄文”)。

《病梅館記》是作者在1839年(47歲)返回故里杭州所寫作的。篇章的另一題目叫《療梅記》,和大型組詩《己亥雜詩》是同一年的創作。經歷了波折跌宕的人生,觀察過復雜多端的世情,作者感受到封建社會中要療的梅著實不少。“予購三百甕,皆病者,無一完者”、“江、浙之梅皆病”,這樣的的唏噓是沉痛的,這包括了思想上、體質上和體格上對人多方面的殘害。

作者慨嘆“安得使予多暇日,又多閑田……窮余生之光陰以療梅也哉”,是否就是對現實社會的改良無望發出了沉重的聲音?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