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要把中國帶到哪里

2017-11-06|来源: |标签:石濤 习近平 中共十九大 巩固权力 

《美國之音》有篇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習近平要把中國帶到哪里?》。在紐約的美國智庫外交關系協會的亞洲研究主任易明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剛剛結束的中共十九大代表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加冕典禮。習近平鞏固權力的努力已經使他比肩毛、鄧,我認為現在的情況是,習近平是最大的,不僅是平起平坐者中最大的,而且他就是最大的。

我覺得十九大已經沒有任何人跟他平起平坐了,當習近平思想進入黨章,前面再掛一個“新時代”,把毛澤東時代給隔過去之后,已經就沒有了。但是他現在在很短時間內坐得這么高,他到底是大權在握還是大難臨頭?這都是相生相克的道理存在,就像我剛才說的定海珠那么厲害,它怕個錢。也就是說,你可以上天,你也可以掉下來。這就是順天意還是逆天意的問題,趙公明那么大本事,手里有了定海珠,有了宇宙中起始時期的寶貝,但他卻毀在一個錢上,就是因為他逆天意。

易明說,從習近平十九大報告可以清楚知道習近平要把中國帶向哪里。總而言之,他想要一個強大、健全、干凈、沒有腐敗的共產黨,居于中國政治制度的中心。這是他的首要優先。第二,他想要一個現代創新的經濟,有能力跟美日德競爭。因此,未來對創新的強調,我們必然會再次看到市場角色跟他控制一切的個性之間如何平衡。

易明認為,國家和市場所扮演角色之間的緊張關系起源于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深化改革報告。該報告一方面說市場在資源配置中將起決定作用,另一方面又說國家在經濟中起主導作用。

我覺得太文化了,三中全會全國深化改革小組,在當時就是工具,習近平是要摒棄掉整個政治局在其中的角色,是在否定江澤民留下來的一切東西。

易明說,在習近平的“新時代”,他統治下黨的角色是至高無上的,中國的技術官僚只有在給予某種空間的情況下才能發揮作用,如果習近平感到技術官僚在推動市場方面扮演更大角色,如果他感到這使黨在經濟上失去了太多控制,他會重新抓回控制。在任何具體時間點,為了重新強調黨和國家在經濟中的地位,為了不讓事情走得太遠而失控,習近平會充分控制權力。

我認為,“新時代”是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上,他剛剛獲得權力,控制權力。這里面包括共產黨控制一切的說法,都是在黨環境下的語言。如果他真的像這里面討論的,他變成完全實際操手,完全變成他最核心目的的時候,也就是黨控制一切的話,那他就是逆天意而為之。前面他順天意走的一切,走到了今天,當他逆天意的時候,他占了老天爺的便宜,都成為他今天的罪惡。

在公民社會方面,易明說,習近平有自己對公民社會的定義,我認為習近平想要的是一個把中國人動員起來去支持政府設定目標的公民社會。有時候中國政府的目標是積極的,如環境保護、糾正不平等,我認為公民社會有很多可以跟政府合作、提出中國緊迫社會需要的機會。

我覺得現在根本談不上公民社會,現在談的一切都是他內部的斗爭,在他最后跟江澤民攤牌之前,其它都是手段。在過程中有些事他逐步向國家方向轉移,《外國人投資法》、《國家監察法》等,這些都是在向國家體制轉移,國家監察委員會要在《國家監察法》的背景下出現,中紀委已經沒用了。武警從國務院又轉回到了軍委,十四個師變成四個師,政法委被削權了。所以還談什么公民社會,這些過程結束之后才能談到真正公民社會。

易明表示,習近平不喜歡自由表達觀念和抱負的公民社會。習近平的公民社會缺少的東西是讓政府承擔責任。比如,批評習近平和北京沒有在做正確的事情。我們可以在美國和其它自由民主國家看到公民社會發揮這種作用。但我不認為習近平領導的中國會支持公民社會的這種作用。

在大陸出來的很多朋友來到了北美,我們看到這是正常社會民主國家,而來到正常社會民主國家之后,我們看到了一個最簡單的現象,大陸人跟當地人主流社會根本融合不到一起,一個社區大陸人搬進來三家,要不了一年多,本地人全搬走了,這個社區全變成了中國人。為什么?從來不想改變自己,總想改變別人。他改變別人的方式就是來到一個社區環境中,堅持自己的做法,因為他眼前只有自己。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超市,賣肉餡。你看洋人超市的肉餡,很干爽。中國人開的超市那肉餡,總看著是水不拉幾的,大陸人自己也不去買。攪肉餡的不用自己的肉餡,包包子的不吃自己的包子,涮羊肉的不吃自己的羊肉,你以為到北美就不這樣了?一樣的。

易明說,習近平的外交政策顯得更加自信,要做全球的領導者。習近平感到現在中國有機會起而代替美國,因為美國看來正從其傳統的全球領導地位上后撤。

這是個幌子,有人說,為什么共產黨控制之下在外面大撒錢?那就是寧肯給外國人錢也不給中國人錢。不給中國人錢,大陸人還那么愛國呢,孩子吃三鹿奶粉沒人敢折騰,然后他可以把澳大利亞給搶瘋了。這種做法是正常人嗎?見到法制社會可逮著高級動物發揮自由權力的環境了,見到共產黨扭臉就低頭:你跟他干?胡說嘛你,你不自量力,胳膊擰不過大腿。你說那是什么東西?沒有了正常人應該有的東西。

易明說,因為全球化意味著資本進出中國的自由流動,意味著思想和信息進出中國的自由流動。我認為,習近平希望思想從中國出去,但我不認為他對思想從外面進入中國感興趣。因此,從這方面我表示懷疑。

我覺得這種太文化的東西在實際操作中根本就是兩回事,當它從根本上說共產黨控制下的人都是高級動物的時候,那思想是什么?就是欺騙,非人性,對人侮辱的。真正對共產黨傷害的是正常人的尊嚴、正常人的認知和正常人道德應有的規范,這是真正對人有益的,因為人的靈魂是這樣的,并不是說它稱人是高級動物就把人的靈魂給扼殺了,除非那些無端作惡者。

易明說,對一個主張自己是全球領導者的國家,先對一個發生在自家門口的巨大全球災難發揮領導作用是很自然的。因此,我正等著看習近平什么時候站出來,真的開始建立和鑄就一個全球的共同目標,就像他講的那樣。

我認為他沒有什么全球共同目標,他提到一個“全球生命共同體”,這不是共產黨的話。“全球生命共同體”那是跟宗教有關,唯有對生命認識,才會有這個認識。他曾經說過“不忘初心”,我覺得很奇怪,這話從哪來的?“不忘初心,方有始終”,《人民日報》就那么登的,在描繪習近平十九大報告。但你真查查這句話,這是佛教中華嚴經里面的話,根本不是共產黨的話。它不是華嚴經里面的原文,是民間演繹出的這么兩句話。“方有始終”,這圈是圓的,哪來哪去,這事回來了。所以習近平有他自己的小九九,可能是環境迫使他走成今天這一步了,但是我相信,如果方有始終的話,這圈已經回來了,這事該結束了,他要不結束,他也有悖于天意。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