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從中共軍隊改革透視中國未來改革走向

BBC有篇文章題目這么說,從解放軍改革,透視中國未來改革走向。我說,改革一詞根本不存在,解放軍也根本不叫改革,但是它的主題概念就是習近平對軍隊的整個整肅,是在整個五年來我們看到的他真實的做法,而他由于時間限制他只能對軍隊而言,其它任何部門沒有經歷過類似軍隊被整肅的狀況的話,它還是原來的體制在產生作用,而為什么要先整肅軍隊,槍桿子里頭出政權!所以當他以共產黨的名義做任何事情的時候,他只能這么做。那到底是槍指揮黨,還是黨指揮槍?這是馬克思辯證唯物論的詭辯論,沒拿住槍的時候叫黨指揮槍,拿著槍的時候叫槍指揮黨,取決于誰拿這個槍。
文章說,大刀闊斧多方面改革中國軍隊。我說不叫改革,最新的詞他們叫變革,改革是基礎不變,變革有著革命的概念,完全的改變,完全的變化。它說廢除四總部,是削弱習近平為首的中央軍事委員會的功能。我認為不是,中央軍事委員會習近平都不接受,如果接受的話,為什么要一個中央軍事委員會改革小組呢?所有這些東西都是被他否定的,只不過他借助了這種說法。
文章提到這么一個說法,十九大代表名單中,公安部跟軍隊的名單顯示是建國以來最大規模的人事變動,軍隊三百名代表中,百分之九十是第一次參加的,十八屆中央委員會有四十一名軍人代表,只有七個留任。我覺得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講,就是完全變革了。
文章里提到這是十九大人事變動,中共中央委員加上候補委員,十八屆有三百七十六名,目前三十八名因為貪腐罪名已經被免職,包括一個政治局委員,十九個委員,十八個候補委員。而三百多名委員中,有二百多名委員已經或將要退休,所以將無法在十九大續任,就是變成了三分之二的人都要下去,百分之七十的新委員,這是六九年九大以來變動最大的一次。我認為六九年是文革最動蕩的年代,十九大跟九大對比之下出現了同樣最動蕩的年代,而這個動蕩當年是毛澤東跟他的一個戰壕戰友之間的沖突,今天看到的是習近平跟把握整個中共權利體系的江澤民、曾慶紅體系之間的搏殺。
文章提到通過反腐,習近平、王岐山打掉眾多的官員,但他們面對最大的危機,是撤掉這些貪腐的官員以后,他們都不大敢運用他們的政治資本來推動管制改革,正因為這樣,他們都不斷嘗試向中國公眾表示他們的推動改革最大符合國家利益,以求得公眾的支持。我認為,這里說出了一個關鍵的問題,可以把官打下去,但不敢使用這個官所在時的權利體系當中的相應的結構。這不就變相的承認習近平、王岐山打擊的是江澤民、曾慶紅統領的中共黨的整個權利機構嗎?所以去求公眾支持,這不是共產黨統治的手法,怎么求得公眾的支持?就是整個中共的官是他們的敵人,而老百姓在中國社會中永遠是高級動物被管制的,都是反著走的。這就是最大的問題,習近平、王岐山不具備當年毛澤東從遵義會議以后走過來的中共權利體系中的至高絕對不可爭辯的地位,而今天他效仿與當時毛澤東的做法有著類比之處,就是他們跟整個中共官場的官形成了對立,去仰仗民眾,但是他的仰仗民眾,卻沒有毛澤東當時的真正的生命背景,他只能變,他沒有出路,他不變的話,所有被打的官都要殺他。
其實在這里面有個暗含的東西,在習近平的整個變革中,他要借助中共黨的十九大作為執政黨本身的權利,當他變成唯他是從的機構的時候,中國社會出現改變,他希望是以執政黨的名義走向國家化,這是比較穩妥的做法,這是他真正顯示出來的目的所在。可是這個過程中有多大的風險,多大的天意,他是否能夠意識到。有多大的天意就是留給他多少時間,這是最大的考驗。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