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63%的農村孩子沒上高中折射出的問題

2017-10-02|来源: 看中國|标签:中國 農村 高中 教育 留守 

原標題大城市「趕人」限制入學會導致更多留守兒童

最近,很多人都被斯坦福大學教授羅斯高關於中國農村教育的一部視頻刷屏了,視頻的標題是《63%的中國農村孩子沒上高中》。即便只看標題,都能讓人意識到這是一個多麼嚴重的問題,因為農村小孩佔了中國小孩數量的一大半。當這個群體中的大多數孩子與高中無緣時,勢必影響到中國教育未來的整體前景。

羅斯高教授是筆者最敬重的經濟學家之一,他說一口流利的中文,40多年前就來到中國專門研究農村問題。他於十年前開始了REAP「農村教育行動計畫」,每年有一半的時間在中國最貧困的農村奔走開展田野調查,通過第一手的數據研究中國農村教育。毫不誇張地說,他對於中國的農村教育的瞭解深入程度,甚至超過了絕大多數的中國學者。

他在研究中發現,通過全面測試幾千名農村孩子的數據顯示,在進入幼兒園的時候,農村孩子的平均認知能力要比城市孩子低半個標準差。這主要是由於農村孩子中很大一部分是留守兒童,往往由教育水平非常低的爺爺奶奶帶大。即便是一小部分孩子的父母留在了農村,他們往往也難以像城市父母一樣給小孩做遊戲,玩玩具,講故事,聽音樂。

經濟學諾貝爾獎獲得者Heckman早就發現對於六歲以前的幼兒,看護者的交流、互動、陪伴與玩耍對孩子早期的智力發育非常重要,而且這種早期的認知差距不但不會隨年齡縮小,而且會演變成後來的巨大教育差距。所以農村孩子的認知能力到了三歲就會明顯落後於城市孩子,最終導致大部分孩子無法完成高中。

那麼如何解決中國農村的教育問題呢?這似乎是個老大難的問題。農村教育什麼都缺,缺錢,缺老師,缺學生,缺乏先進的教育理念。要解決這個問題,當然最好儘量讓農村孩子和父母一起居住。但是農村父母基本無法在農村找到工作,要維持生計就必須前往城市裡打工,只有逢年過節才能回家。羅斯高教授對此提出的解決辦法,就是在農村建設早教中心,來幫助和輔導農村父母以及爺爺奶奶等實際承擔監護職責的人們,教會他們如何給小孩做遊戲,玩玩具,講故事等。羅教授已經在陝西等地建了多個早教中心,初步的實驗結果證明,這些早教中心可以明顯提高農村孩子的認知能力。

問題在於,這些早教中心需要大量的資金和人員的投入。羅斯高教授的研究已經引起了民間尤其是企業家的關注,筆者之一(梁建章)和其他幾個企業家正在幫助羅斯高教授建設更多的早教中心。當然僅僅依靠社會的力量恐怕還只是杯水車薪,問題的解決必須要靠政府的力量。另外,不光是農村留守兒童的早期教育存在憂患,隨遷的農民工的小孩也有類似問題。所以不僅是農村需要,城鄉結合部的農民工社區同樣非常需要這類的早教中心。

從根本上來說,還是要讓農民工和他們的孩子有機會進城接受教育。因為中國未來的工作機會將主要集中在城市,發達國家從事農業的人口不到5%,而且這個比例還在不斷下降。所以這些孩子的父母不可能都回到農村,這些孩子中的絕大部分早晚也將成為城市人口。當務之急,是要在城市中建設更多的小學,讓這些孩子能夠在城市上學。

有人可能會擔心這樣做會導致城市人口增加。這種擔心不但是多餘的,而且是誤導性的。無論是經濟學理論還是發達國家的實踐經驗都證明,擴大城市規模是經濟發展的必然之路。

因為存在經濟學意義上的規模效應,大城市能產生更多的工作機會,尤其是勞動密集型的工作。大城市中來自高收入人群的需求,能夠產生大量的勞動密集型服務業工作,如保姆、保安、裝修工人和司機等等。相比之下,中小城市製造出這些工作機會的能力明顯遜色。所以大城市對於農村人口吸納作用,是中小城市所無法替代的。事實上,中國的城市規模普遍偏小,而且一線和二線城市的規模更是偏小。日本1/3的人口(3,700萬人口)住在東京;首爾住了韓國將近一半的人口(2,400萬)。所以中國的大城市還需要大量擴充人口,尤其對於一線大城市更是如此。

現在中國要控制大城市規模的做法,不但與經濟(城市)發展的規律相悖,更對中國低收入人群的教育發展帶來了巨大挑戰。現在大城市紛紛採取了「趕人」的政策,主要手段就是限制外來人口小孩的入學,這會導致出現更多的留守兒童。據2014年全國婦聯的最新調查顯示,全國有農村留守兒童6,103萬,佔全國兒童總數的22%。上次筆者隨羅斯高教授訪問了陝西幾個村莊,那裡的留守兒童的佔比甚至高達一半。而且隨著大城市進一步限制外來人口教育,這個數字還會不斷上升。由此可見,中國教育目前存在的問題,不僅僅是農村的基礎教育投入不足,更在於大城市對於外來人口的教育投入也遠遠不足。

大城市不應該限制人口流入,而是應該加大土地供應、基礎設施和教育設施的投入。不僅讓農民工能在大城市工作,也能讓他們的子女在大城市接受教育。要知道,提供同樣的教育水平,大城市的人均成本要低得多。農村的學校即便有錢也請不到優秀教師,而且學生寥寥無幾。何況,即使在同樣的教育質量下,在大城市長大的農村小孩也會擁有更開闊的視野,更容易在今後取得成功。

總之,羅斯高教授提出了一個異常嚴峻的農村教育問題。一方面,我們要加大農村教育包括早期教育的投入,另一方面,也要反思大城市通過限制教育來限制外來人口的政策。

責任編輯:辛荷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