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為何韓國電影《逆權司機》領香港青年共鳴

2017-09-30|来源: 苹果日报|标签:逆权司机 香港青年共鸣 

韓國電影“逆權司機”在香港上映,廣受注目,因為許多年前南韓的光州暴動,于香港的年輕人,越來越覺得熟悉。

戲中的一個基層的士司機,本來不理會政治,也很愛韓國,是一名韓國版藍絲帶。

他討厭漢城的大學生時時示威,堵塞交通,令他生意損失。直到有一天他急需一筆錢,剛好一名德國記者要搭長途的士去光州,為了做生意,他接了這個客,去到目的地才知道戒嚴,無意中目睹軍隊開槍屠殺學生,而且當地司機奮不顧身,為了自由和人權救護。

但全國電視新聞卻只說學生是共產黨,司機發現了真相,拚死救護德國記者進出生死場,怕自己接受洗禮,變成了另一個人。

香港年輕人看了此片,覺得有共鳴,因為不久之前香港的雨傘運動,大批學生占領金鐘。其時不止香港的的士司機,也有大量中環進出上班的專業中產,詛咒占中者,質問他們為何堵塞交通。

電影中南韓那個的士司機開頭咒罵學生的對白,與香港占中時的的士司機和許多中產階級人士的咒罵相同。

電影最大的看點,就是劇情發展中南韓與今日香港特區之相似,以及其中包括的士司機這種人對于年輕人抗爭厭惡態度之雷同。在這一點之上,許多擁有博士專業學位的所謂精英,其見識和思考邏輯,不論八十年代的南韓和二十一世紀的特區香港,其實與一名沒有受過多少教育的的士司機并無分別。或許這一樣,可以稱之為自私和狹隘的全球一體化(TheGlobalisationofSelfishnessandNarrow-mindedness)。

當然,南韓和香港的命運,從九十年代開始分手。南韓實現了民主化,鎮壓光州學運的全斗煥被投入監獄,當然學生的英雄金大中(可能他真的是一名共產黨)成為民選總統,其后是盧武鉉和今天的文在寅。這樣的結局,不一定每一個人都喜歡,但當年悲劇的源頭,公義和罪惡,分別是清晰的。

而香港走上另一條路。與的士司機一樣詛咒香港學生的,分別在于,其實他們一早辦好了西方國家的移民。這就是南韓這出電影觸動香港人心靈支柱:上半部本是同根生,下半部,我們擁有了兩個不同的世界。

圖: 立場新聞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