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驍驥】月入過萬?你是中國的“新貧困階層”

2017-09-09|来源: 搜狐

最近,微博上盛傳一位深圳男士的征婚啟事,他稱自己是“拿著兩萬元高薪”的人士,不過由于日常開銷較大,因此“經濟條件并不優秀”。

不過,很多網友看了這個消息以后就馬上吐槽說:月入兩萬在深圳這種城市,只能說是稀松平常,與“高薪”的標準完全沒有關系。實際上,根據媒體的報道,在2017年,隨著各地政府和地稅局逐步地公布數據,我們發現中國月薪過萬的人數出現了猛增。

但是這些所謂的“月薪過萬”人士,根本就沒辦法過上一種體面的、有質量的生活,反而是處處拮據,不敢花錢。我們甚至可以說,如果你的收入剛剛達到了“月入萬元”的門檻,那么你只不過是成為了中國的“新貧困階層”。

一、中國有多少人是屬于“新貧困階層”?

根據國務院公布修訂的《個人所得稅法實施條例》規定,中國內地年所得12萬元以上的納稅義務人,在年度終了后3個月內到主管稅務機關自行辦理納稅申報。這些人,也可以被視為“月入一萬以上人士”。

請注意:在國家稅務總局制定的《辦法》中規定,每年所得的12萬元是包括了所有的收入,除了基本的工資薪金外,還包括稿酬、勞務報酬、利息、股息、紅利所得、財產租賃所得、財產轉讓所得等等,都需申報。換句話說,你的房子租給了別人,你炒股賺了錢,你的錢存在余額寶有了利息,你的車讓別人拼車收了點錢……所有都算是你的收入。

把所有這些工資與其他零碎收入加在一起,每月才過萬而已,實在是不高。甚至可以說,這個收入水平在一線大城市是很難長期生活下去的。

從個稅申報人數來看,近十年來的增長非常明顯。2006年,個稅申報的人數只有163萬人,在4年以后的2010年,全國申報人數變成了268.9萬人,4年時間增加了近100萬人。到2011年,申報人數變成了315萬人,增長了17.1%。到了今天,中國自主申報個稅人數依然是呈現明顯的增速。除了像上海等一線城市的申報人數非常之高之外,其他二三線城市個稅申報也普遍猛增40%到50%。目前個稅自主申報人數估計有1500萬。

實際上,“月入一萬”已經成為一種“基本收入”而不是“高收入”的標準。這類“新貧困階層”數量增加的背后,凸顯的是高收入階層的激增。

根據美國波士頓咨詢公司的“全球財富報告”,中國的百萬美元富豪家庭數量排名全球第三,并且其高速增長的趨勢一致沒有停歇。從2011到2016年,世界財富增長最迅速的兩個國家是中國和印度,財富值增長速度分別達到15%和19%,中國占據了全球財富增長的三成以上。這個增長的速度遠遠超過了4%到5%的世界平均水平。

不過,高速的財富增速并沒有讓社會的大多數人受益。雖然中國的富裕家庭數量在不斷增大,富有家庭的財富占全社會總財富的比例也在加大,但是富有家庭的數量比例仍然非常低。換言之,也就是貧富差距的分化較為嚴重。

根據資料顯示,中國有三分之一的GDP為隱性收入,數字高達9.26萬億元。這個隱性收入或者叫灰色收入是階層分化的一個必然結果。而長此以往,也會逐漸使得社會的階層流動速度逐漸緩和,形成所謂的“階層固化”的結果。

換句話說,月入一萬以上的“新貧困階層”數量增多,并不是因為窮人自力更生提高收入,從而提高了整體的生活水平,而是因為最頂層的“富裕階層”數量的增加帶動了相關的制造業、服務業的收入提升。

這就好比,一座城市的寶馬車主變多了,那么維修保養寶馬車的店面收入也會相應增加。表面上,似乎社會中下的收入也有所提高。但其實窮人和富人之間的差距在不斷變大。為何?因為寶馬車主其實也是寶馬車維修店的股東。

根據調查顯示,中國自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后,中國依靠人口紅利實行低端加工出口的政策,民間老板和勞工階層大量出現,貧富差距自此開始越來越大。自1998年計算,基尼系數在不到五年時間內從0.42猛增到0.56。此后的數據一直沒有低于國際警戒線。

以近十幾年前的統計數據來看,中國貧富差距的水平早就已經超過了0.4的國際警戒線。如果按照國際的標準,整個社會已經是長期處于“高度不平等”。今天的中國城市貧富階層的收入差距,是否已經超過了人們可以忍受的底線?

二、“新貧困階層”是一個逐漸被馴化的可憐階層

然而,即使所謂的“基尼系數”超過0.6,即使中國城市里的貧富差距繼續擴大,但“新貧困階層”絕不是一個會“搞事情”的階層。相反,他們會被社會不斷地馴化,最后徹底順從社會的整個財富規則。

進入20世紀的消費社會,西方發達國家已經不再需要那么多窮人充當廉價勞動力了,“世界工廠”的位置已發生改變,中國便是廉價勞動力轉移的重要地點之一。90年代以來的低端勞動密集型產業需要大量廉價勞動力,中國眾多的窮人正好能填進這個巨大的勞動力缺口。在成為血汗工廠的工人后,這些名義上脫離貧困的廉價勞動力其實僅僅換了個身份,成為了“新貧困階層”。

現在“新貧困階層”雖然表面上脫離了低保線,甚至達到了每月一萬元的水平,但收入僅能維持生計的他們顯然不具備充足的消費能力。而消費,恰恰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財富圖騰。沒有消費,你就等于沒有任何社會地位和社會價值。

眾所周知,GDP是靠消費拉動的,而政府和商業機構鼓勵人們消費、把消費視為愛國之舉,實際上進一步告訴人們:不消費是一種不道德的,甚至非主流的行為。這在實際上上進一步把“新貧困階層”置于一種既無發言權又無選擇權的邊緣境地。實際上,他們等于是二等公民,互聯網時代的讓他們看得見頂層收入者的紙醉金迷,但面對自己尷尬的收入情況,卻是找不到改變現狀的辦法。長此以往,便會痛苦。

因此,當讀到主流媒體上“個稅自主申報人數估計有1500萬”這句話時,它真實的意思的是:三十年來,出口貿易在前,資產炒作在后,這讓過去身處同一階層的人具有了老板、員工、投資者等等各種身份和財富地位。

但和過去不同的是,今天中國的“新貧困階層”所處的時代早就不是19世紀那種勞工運動風起云涌的歲月了。社會上的每個人早就被“消費”的控制術給馴化。從官方層面到商業廣告再到勵志節目,都在時刻提醒吭哧搬磚的“貧民”們:工作、賺錢、消費、滿足欲望,然后再工作、賺更多錢、消費更多、滿足更大的欲望……這種生活才是王道。所謂“我的成功可以復制”,真是說到窮人心坎里去了。

“新貧困階層”是被消費馴化了的社會邊緣人。他們并非屬于傳統的“打工階層”,而只能算是一群既渴望金錢與成功,但又處于“市場”的主流之外、深深陷于自己“貧民”命運無法自拔的窮鬼們。我們可以進而說,對這些人們而言“富人不是敵人,是榜樣。不是憎恨的對象,是偶像”。也可以說,其實窮人并不仇富。媒體、大眾、商業機構每時每刻都在灌輸給他們“要致富”的魔咒,他們也欣然接受了這種灌輸,成為了必然被時代馴化的一群人。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