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南寧叫停「互助獻血」的背後

2017-09-09|来源: 大纪元|标签:無償 獻血 「血荒」 互助獻血 血漿經濟 

這兩天,廣西南寧有關部門聯合召開了「打擊非法買賣血液」案件案情通報會。會上,有監督部門的領導表示,「近年來,南寧市非法買賣血液的情況嚴重」。而原因就在於,當地血站周邊「長期盤踞著三個有組織、有分工」的非法組織買賣血液的犯罪團伙。就在今年,團伙中的8名「血頭」被判刑之後,南寧有關部門立即叫停了「互助獻血」這一採血方式。

僅從新聞本身的描述來看,「打擊非法買賣血液」與「叫停互助獻血」似乎形成了統一。但令人難以想像的是,「互助獻血」又怎會與「非法」對等起來?要知道,「互助獻血」是中國大陸「相關法律、法規認定的無償獻血的形式之一」。如果說,「打擊非法」尚能理解,那麼叫停互助獻血,即無償獻血,就讓人覺得有些不可理喻了。

有文章稱,「互助獻血人數比例太大,成為滋生非法買賣血液的溫床」。這話聽起來就更讓人拎不清了。一般說來,非法買賣血液是因為中國近年來出現的「血荒」。「血荒」直指獻血者少。而這一現狀與「我國人口獻血量僅為0.84%,遠遠低於世界高收入國家的4.54%和中等收入國家的1.01%」的數據不謀而合。

因此,那個「互助獻血人數比例太大」的說法並不足以取信。事實上,中國「非法買賣血液」的滋生恰恰應該歸因於在「有償獻血」被禁的情況下,無償獻血根本無法滿足用血者需求的這一現狀。來自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數據指出,獻血人數占人口總數的4%才能滿足全國臨床用血所需,但中國獻血的人數卻不到總人口的1%。

於是,這其中3%的缺口就不得不由「非法買賣」來填補。既然市場這麼大,千方百計想要從中撈錢的官員們就不可能坐視不理、任其自由發展。陸媒在新聞中揭批非法團伙的時候,用了「盤踞」一詞。並且,這些團伙盤踞的地方還都在血站的周邊、附近。如果說,這些人在偷偷摸摸的搞地下採血,那麼離得遠遠的、避點兒嫌才合乎道理。但他們如此明目張膽的出現在血站附近,也就足以說明,他們對「有人查」是有恃無恐的,甚至極有可能像「黃牛」那般,充當著血站的「地下工作者」。

有資料顯示,「大陸血站是惟一採集血液的單位」。因此,廣東某地就會出現「當地血站從不直接接受賣血者,他們通常只與『血頭』聯繫」的情況。據悉,血站將當天的抽血計劃下達給血頭,再由血頭們私下裡分配名額。通過這種方式,血站既能從買賣血液中獲取暴利,又不用以身犯險、公然挑戰「國家禁止有償獻血」的法律權威。對各地的血站來說,抓幾個血頭根本就無礙於自己的發財之路。他們或許早就計劃好了,一旦被發現、無法堵住悠悠之口時,血頭就能代替他們被祭出,接受司法的懲處。

如此看來,廣西南寧的血頭被抓,並不代表血液的非法買賣就會從此得到遏制。對那些被抓的血頭來說,不過就是一兩年的輕判。這些損失或許早就算在非法買賣所得之中了。而對於血站來說,也不過就是再換幾個血頭而已。

問題是,有人非法牟利,就會有人深受其害。除了被抓的血頭之外,倒楣、遭殃的顯然就是總會有用到血液之時的億萬老百姓。如今,中國病患所購買的200多一袋的血漿一般都是從「無償獻血」來的。但前提條件是,自己或家人也得有「無償獻血證」。事實上,早有血站工作人員爆料,無償獻血者獻的血不是給普通病患用的,而是用來服務官員及家屬的。於是,可想而知,如果是從血頭那兒買來的,血液的價格就會高的離譜。

可以看出,廣西南寧公開叫停「互助獻血」一方面意味著,普通老百姓再也不可能通過這種方式享受「免費用血」的這一福利了。此後,該地病患如需用血,就不得不從血頭手中購買高價血。另一方面,「非法買賣」也將會由於獻血被停止而變得更加猖獗。

對用血者來說,非法買賣的血液不僅更貴,而且安全性也會更低。從多年前血漿經濟導致的艾滋村遍及到後來媒體曝出的五歲女童因手術輸血患上艾滋的消息來看,血站牟取的暴利中自然有為了節省成本而不顧及血液安全的那一份。也就是說,負責給衛生部等諸多部門上交「保護費」的血站所賺得的,不僅僅是想法設法翻倍牟利的黑心錢,更是罔顧人命的害命錢。

因此,我們或可說,在中國長達幾十年的血液黑幕中,從制定惡法到包庇血站的所有官員,他們的中飽私囊都直接或間接的與「草菅人命」有關。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