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鳴】馬屁學術的盛行

2017-09-06|来源: 转自微信|标签:马屁学术 中国人文社科 和谐社会 

連續幾年,年度中國社會科學重大課題公示,前幾名居然都是學習領導人的講話。在題目上就明晃晃地展示出來,一點遮掩都不做。

多少年了,中國人文社科的國家課題,大體都是這個路數,上面提倡三個代表,就一串三個代表,提倡和諧社會,就一串和諧社會。現在則直接了當,把領導人亮出來,學習,學習,再學習。

放眼世界,有哪個國家會把學習本國領導人的思想作為科研課題呢?如果有的話,只能是我們的近鄰朝鮮。

不是說領導人的講話和思想就不重要,也不是說,他們的思想不能研究,但是,這樣的題目,跟學術沾不上邊,充其量,不過是學習體會。這樣的體會,你在政治學習的時候盡管做,但拿來放在國家級的重大科研課題里,說句不好聽的話,只能是笑話。

中國特色,政治壓倒一切。學術,只能做政治的婢女。所以,就涌現出了成批的特別學者。你說他是學者吧,他做的東西,都是宣傳品,而且大多是低劣的宣傳品,拿出去,放到媒體上,除了占版面、占頻道空間之外,沒有任何用處。產生的效果,除了反感,就是反感。對所要宣傳的東西,只有反作用。你說他不是學者吧,個個都有教授、研究員的職稱,而且個個都擔任著重要的學術單位和各種學會的職務,說起來都是大牌,是中國學術體系的骨干。

這種狀況,由來已久。人文學科,主要的任務是歌功頌德,誰的贊歌唱的好,誰就是大牌。社會科學則主要是闡釋領導的意圖和精神,闡釋得到位,也是大牌。有那么多的學科分類,其實都是多余,所謂學者,無非王朝殿堂里的文人墨客,做的事,無非歌圣德,揣摩上意。這些大事做完了,剩下一點空間和時間,可以做一點實證的研究,所謂實證研究,也無非是研究一下怎么讓上面的精神落實下來,怎么樣為上面辦事。

自從清末教育改革,引進了西方的學科分類體系以來,世界上的學科,我們基本都有了。還好,雖然有關當局依舊在強調中國政治學、中國法學、中國社會學和中國經濟學,但畢竟沒有像文革之前那樣,公然強調無產階級生物學、無產階級物理學了。因為當局終于明白,人家的輪船都是用螺旋槳的,我們的輪船就不能用一般的木槳;自然科學,不按人家的規矩來,沒法子操作。所以,自然科學領域,雖然也有官僚習氣、長官意志,甚至組織操作和學霸作風,但卻沒法變成領導意圖的闡釋圖解。

然而,人文社科就慘了,大牌都是闡釋和歌德的高手,其他人都組織在大牌的周圍,形成團隊,年復一年地浪費著納稅人的錢,制造著領導喜歡的垃圾。即使有幾個人不服氣,也是孫猴子跳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就是跳出去,也掀不起大浪。

這樣的學術,說白了,就是馬屁學術。這樣的學術體系,也只有上面碰到難事的時候,才會臨時抱佛腳,啟動一點應急的研究。而只有這樣的研究,看起來才有那么一點學術的樣子。可惜,真要是碰上了這樣的難事,在國內想找到合適的人,每每很難。這么大的國家,這么多所謂的學者,頂用的太少、太少。舉例來說,這么多年困擾中國政府的民族宗教問題、日本問題,可中國有幾個像樣的專家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