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制度致“凌遲處死”式削弱人權機制

2017-09-06|来源: 希望之聲

【希望之聲2017年9月6日】(本臺記者梁欣採訪報導)

聯合國人權組織「人權觀察」周二發布報告。人權觀察執行長說,中共是威脅聯合國人權體系健全性的壞榜樣;其削弱聯合國人權制度的方式有如「凌遲處死」。6號,有分析指出,國際人權組織或者西方各機構應該認識到,這完全是中共制度造成的。

「人權觀察」新聞稿中說,共122頁,標題為《國際倡議的代價:中國對聯合國人權機制的干預》報告詳盡的說明,中共如何騷擾民間維權人士;限制中國大陸維權人士前往日內瓦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利用其在經濟與社會理事會非政府組織委員會的成員地位,阻撓對中共持批判態度的非政府組織獲得聯合國認證;將已獲得認證的維權人士列入黑名單,成功阻止其出席聯合國活動。

人權觀察組織主席肯尼士?羅斯(Kenneth Roth)將中共當局削弱聯合國人權制度的方式形容為「凌遲處死」。

時政評論員李善鑒指出,所謂的「凌遲處死」就是一刀一刀的刮。這種用語實際是敘述一個已經發生了很多很多年的現象。這並不是一個隱蔽的黑箱操作,聯合國人權組織和整個西方社會都非常的清楚;他們不斷的默許、退讓。但是中共也不斷的得寸進尺。

“從「六四」之後,中共當局對所有對中國人權的批評,都是不遺餘力的壓制。而且,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有相當長的時間,都是由這些人權狀況非常惡劣的國家來擔任主席;這其實都是中共在背後的暗箱操作。中共在人權問題上像對法輪功的鎮壓、對各個宗教團體,對整個中國異見、異議人士的鎮壓,整個國際人權機構幾乎沒有起到任何有效的作用,有效的批評和動議。實際上他(肯尼士?羅斯)這個評價是確確實實的講出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

時政評論家仲維光分析,誰都知道中共政權是建立在一黨專制的基礎上、一黨專制的要求上。過去100年的歷史證明,只要是一個黨派、一個群體的利益高於其他的群體、其他的族群黨派利益時,而且對權力是唯一要求的時候,就一定是犯排斥其他族群的「反人類罪」。

“而中共在歷史上的做法人們也都看到,它對它的敵人所採取的手段,都是無視任何其他人的尊嚴和其他人的生存權利;而採取的是殘暴、沒有人性的鎮壓滅絕手段。所以聯合國人權組織在人權問題上這個評價是非常中懇,非常貼切的,誰也無法否認,誰也不能夠閉眼不看的事實。”

羅斯指出,中國持續在人權議題上與聯合國互動,但它的目地通常是極力壓抑批評意見;中國擁有安理會席位和全球影響力,又在國內激烈打壓民間團體,成為威脅聯合國人權制度健全性的壞典型。羅斯還提到,人權活動人士曹順利本要前往日內瓦幫助培訓中國人權活動人士與聯合國互動,但在機場被中共當局逮捕、關押;她隨後死亡。羅斯認為,這件事向所有膽敢反抗習近平和他的政府的人,釋放了一種信號。

李善鑒分析,問題是出在中共的制度;所以,中共的制度不改,所有西方社會對中國的某些領導人抱著任何期望的都會感到失望。

“因為,一切的事情完全是這個制度造成的;這個制度里即使有相對在裡面比較好的人,被攪到這個制度里,要不變成壞人,要不自己會粉身碎骨。所以在中共的這種體制里,實際上是不可能期望它有其它的結果。所以西方社會應該比較清楚的要把這個矛盾,要認識到整個問題的本質、實質,是在於中共的極權的統治、它邪惡的理論基礎,才造成了這一切的現象,而不是中共里某個人的問題。”

羅斯還表示,如果聯合國和有關政府不阻止中共損害聯合國人權制度的行為,聯合國的公信力和維護中國及全球人權的能力都將岌岌可危。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梁欣採訪報導

責任編輯:蔡紅

(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