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中國的鬱金香何時開放?

2017-08-25|来源: 大纪元|标签:王全璋 鬱金香 人權獎 維權 律師 

「鬱金香人權獎」是荷蘭政府設立的獎項,獎勵具有超凡勇氣的人權捍衛者。2017年度的評選即將於8月28日開始投票,大陸維權律師王全璋是十名入圍競逐者之一。目前,網友們紛紛在社交媒體上為王全璋加油,祝願他獲獎。

王全璋的辯護律師余文生受訪時表示,王全璋獲得提名反映了國際社會對「709」案的關注和聲援。此前,王宇律師曾獲「鬱金香人權獎」,現在王全璋又獲提名,這對於「709」維權律師來說,意義非常大。如果王全璋獲獎,是當之無愧。

在鬱金香人權獎的網站上,關於王全璋律師的介紹,有兩個英語段落,分別簡述王全璋為中國人權事業所做的貢獻以及中共對他的迫害。

第一段大意如下:王全璋率先在人權辯護中運用社交媒體,利用公共宣傳作為法律服務的輔助。他認為,在中國,不能單靠法律本身來保障基本人權,他因此身體力行去推動變化。王全璋和其他人權律師、「赤腳」律師、受害人一道,積極開展培訓工作。他創辦了一個法律援助機制,一度跨越10個省,當地的平民律師向身邊的受害者提供無償法律援助。在這個項目中,律師們進行了超過一千宗訴訟。此外,王全璋還發起了「緊急行動」計劃,為律師和尋求經濟支持的維權人士提供基本的資源或者直接的經濟補助。通過這些努力,王全璋為更大範圍的人群提供了制度化的支持。

第二段寫:王全璋為保護基本人權而奮鬥,他的努力引起了關注。中共政府將其視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2015年8月3日,他與外界失去聯繫。直到今天,他仍然被拘留,當局似有意以危害國家安全治罪於他。王全璋一直被祕密扣押,有可能是因為他拒絕簽下悔過書或詆毀律師同行。中共普遍運用這一手段懲治「709」案的律師們。

被失蹤、被關押、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這就是中共當局對正義律師的「關注」!這兩段文字的對照,透著荒唐與悲涼。這個國家,怎麼了?

2015年8月5日,王全璋被北京警方以「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罪指定監視居住。2016年1月8日,他被天津市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在兩年的時間裡,家屬或是代理律師都無法得知王全璋的任何消息,他們不能與其會見、不允許閱卷,一切情況不明。

今年7月31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與她委託的程海、藺其磊律師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申請會見王全璋,仍舊被拒絕。他們被告知,王全璋已經被轉到第一看守所,而第一看守所告訴李文足:「查無此人」。

李文足在推特上寫:「我喊叫起來!兩年來,每一次來到這個高牆大院外面,我的心情都無比沉重,我隔著半米厚的高牆看著,仿佛看見他被老虎凳壓斷了腿,只能扶著牆挪步;仿佛看見他被關在骯髒的水牢裡,老鼠跳到他的頭上;仿佛看見他瘦成樹枝了,因為每天只給他吃一碗稀飯。」

整整兩年,李文足無法見到她的丈夫,他們的兒子不能和父親擁抱。一位正直的律師和他的家人被中共的司法肆意摧殘;本應受到嘉獎的好人,卻被囚禁在鐵窗內,與世隔絕。

一位曾經得到王全璋律師協助的當事人回憶說,「王全璋律師做案子真是用心在做。過度的操勞使他經常在吃著飯的時候就在旁邊睡著了;說著說著話的時候,他突然沒有聲音了,再一看,他已經睡過去了……這就是我知道的王全璋律師。」

當這位當事人提醒王全璋注意保護自己時,他說,「我不怕被他們關(押),如果我的被關(押)有助於案件的往前推動,是值得的,就得更多的人站出來和他們碰撞!」

在為高智晟律師的新書作序時,香港著名律師何俊仁先生寫道:「在內地不斷升級的黑色打壓和紅色恐怖裡,我看到青年維權律師不斷地加入,使我看到良心和勇氣的火炬在漆黑上發出光芒,為未來帶來希望。」

中國大陸的維權律師們,在暴政的打壓下,前仆後繼。他們相繼被騷擾,被威脅,被限制出境,吊銷執照,被認罪,被壓至邊緣。他們的親人也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和痛苦。這是法治的悲哀、人權的悲劇。然而,在苦難中,希望的火炬始終不滅。

海內海外,善良的人們都在為王全璋律師祝福,向他致敬。美麗高貴的鬱金香,為勇敢的心靈而綻放,馨香長存。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