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堅】金融會議和金融管制針對誰?

2017-08-21|来源: 《动向》杂志|标签:金融会议 金融管制 中国权贵 资产外流 

西諺:“如果船要沉了,老鼠會先逃走”(rats leave a sinking ship)。近來中國一些頂級闊佬紛紛逃離大陸,難道大陸的經濟及市場環境已經使得這些勾結官府的特權富商,也覺得這條船要沉了?
闊佬逃離,驚弓之鳥

七月十日,萬達商業與融創中國簽訂轉讓協議,王健林一口氣幾乎將他所有的地產都賣了個清光。六月二十六日SOHO中國以三十五點七三億元人民幣整售上海虹口SOHO,截至目前,SOHO靜安廣場、SOHO海倫廣場、凌空SOHO、上海外灘金融中心、SOHO世紀廣場……悉數拋售套現;潘石屹已經套現了二百三十六億元人民幣的現金;近期賈躍亭辭任樂視董事長。二零一五年五月,當時賈躍亭直接或間接持有樂視網股份共計八點三億股,占樂視網股本的百分之四十四點八五。就在當月,賈躍亭拉開了他減持股份的大幕,開啟套現之路。三次減持,三次套現,賈躍亭獲得超過一百一十七億元現金。近日海南航空發布聲明,其最大股東在美國紐約設立一個二千億美元的慈善基金會。過去三年里,海航掀起一股兇猛的海外并購浪潮,收購包括希爾頓酒店和德意志銀行在內的一系列海外資產,現在其年收入達一千億美元。

類似例子不勝枚舉。

由此可見,中國的一些闊佬早在幾年前就已經逃離大陸。

中國經濟危機其實在二零零七年已經顯現,只是被二零零八年的國際金融危機掩蓋了。二零一四年,中國模式的經濟走到頭的跡象已經很清晰,經濟危機沒有現成的應對辦法,中國經濟長期下行已成必然,不急速下墜已經是上上大吉了。這些精明的大佬不會不清楚這一點。于是,那時就開始出逃了。

但是,最近一連串的大佬如驚弓之鳥也是事實,原因就在中共當局最近發出一連串的警告信號,既是經濟上的也是政治上的。

從經濟層面上看,今年七月中旬召開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外匯儲備,連續下跌

今年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一改以往的強調市場化、國際化及創新,今年的基調是穩定、管制。

這一方面是習近平在政治上集權,在經濟上尤其是主宰經濟核心的金融領域也要集權,另一方面說明當前中國經濟的確危機重重。就以人民幣匯率風險來說,隨時可能觸發系統性金融風險。

二零一四年中國外匯儲備高達近四萬億美元,但短短三年連續下跌,今年年初跌破三萬億美元,最近雖然回升到三萬億,但是誰都清楚中國外儲的最高數字就是三萬億,不再急劇下跌便是萬幸了。

過去幾年來,一直有人在說中國外匯儲備額太高,事實上巨量的外匯儲備額也使中國在經濟上損失了許多。那么中國究竟需要多少外匯儲備才是合理的呢?

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外匯儲備綜合指標,該指標涵蓋包括貿易沖擊、債務償還、資本外逃等在內的一系列風險,并根據不同匯率制度和資本賬戶安排設定不同的風險權重,百分之一百至一百五十為充足范圍。中國作為有資本管制經濟體大概有一點七五至二點六二萬億美元就算符合指標了。

如果按照一般三個月進口覆蓋,即反映能夠在遭受沖擊情況下進口可維持的時間,中國大概只需要零點四二萬億美元。

如果按照百分之一百短期債務覆蓋,它主要是衡量一國在危機時的外債償還能力,中國大概需要外匯儲備一萬億美元左右。

按以上幾個指標算,中國目前三萬億美元外匯儲備是綽綽有余的。

但是,如果按M2的百分之二十覆蓋率,它主要考慮到在資本外逃情景下應對境內存款外流所需外儲。截止今年六月末廣義貨幣M2增長和增速雖然都在放緩,但仍有一百六十三點一三萬億元人民幣。按現在的匯率,中國需要四點八三萬億美元。這就與當前中國擁有的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相差很遠了。
中產恐慌,金融嚴控

短短三年一萬億美元的外流,通常都是認為外企及外資撤離中國。外資外企從十年前就開始撤離大陸,但是中國的外匯管理條例往往管制住外資外企大規模一下子的撤出中國。中國至今仍然規定,外企每月匯出資金總額不得超過上年底境內總資產的百分之二十。

其實,看看以往三年里,中國在全世界瘋狂的“買買買”,就可以知道那一萬億美元的流出實際上是中國五百權貴家族以海外并購的名義,把家產轉移國外了。

非但如此,中國的富豪海外并購用的還不是自己的錢。以復星國際、萬達集團、海航集團三家中資公司為例。根據彭博社統計表格,這三家公司的自由現金流均為負。與此同期,國際并購規模與它們相差無幾的跨國集團──強生、高通和黑石集團的自由現金流則非常充足。很明顯,這些中資企業的海外并購鉅款來自于中國國資銀行的貸款。

中資企業大規模海外并購能夠不顧自己擁有充足現金流的國際市場經濟規律,關鍵在于它們有中國國資銀行鉅額貸款支撐。這些政府企業或有強大政府背景的企業除了與同是政府所有的銀行有著千絲萬縷的利益關系,還有中國的銀行都是國有或國有控股的,從上世紀五十年代之后就喪失了銀行基本的市場功能──追蹤貸款客戶的資金流的能力。

因此在目前這種金融狀況下,切莫以為中共當局最近對中國大陸的富豪們發出的一系列警告,是要追回外流資本,那是不可能的。習近平中央如果要嚴追那些中資企業海外大量并購行為,很可能就會引發幾家最大的中資銀行貸款風險,從而觸發中國系統性的金融風險爆發。

中國貧富差距極大,五百家族掌握中國財富大概有百分之四十。按此比例,原來中國擁有四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大概一半是五百家族的。現在已轉移海外一萬億,另外一萬億即使沒有習近平中央的嚴厲警告,他們也不會轉移了。

國外做生意畢竟要自由競爭的,哪像這些特權階層在國內做生意包賺不虧?至今中國在海外并購基本上都是虧損的。因此,他們必須把另一個一萬億外匯留在國內。

中國當前真正危險的金融危機在于中產階級。按照投行瑞信報告,中國中產階級已有一點零九億名。在鉅額資金外流、尤其是中國權貴大量資產外流的消息傳開之后,在大陸中產階級中已經產生了社會恐慌心理,他們可能兌換轉移海外家庭資產約達一萬億美元。

如果一旦發生這種狀況,那么中國外匯儲備真是到了危險的地步,中國的金融風險可能馬上爆發。而按照近十幾年來人民幣逐步國際化的步驟來看,這些事情已經發生了。只要看今年年初大陸居民在香港漏夜排隊購買境外保險一事,就清楚了。

所以,中國金融工作會議強調的金融穩定以及一系列個人資金外流嚴管措施,針對的是國內中產階級。

當然,對于那些中國資本巨頭,習近平中央也在有選擇的打擊或拉攏。因為當政治權力轉移已經完成,它必定會在財富分配上顯示出來。五百家族還是五百家族,但內部會有變動。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