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不當皇帝要當總編的昭明太子(五)

2017-08-14|来源: 大纪元|标签:文史漫谈 昭明太子 梁武帝 

題記:梁太子蕭統,是梁武帝蕭衍之長子。他在三十一年的人生中,似乎從沒想去繼承皇位,而是召集一批志趣相投的文人,匯集古今3萬卷書籍,全神貫注地編撰了中國第一部詩文總集。

時至北宋年間,民間尚傳曰:“《文選》爛,秀才半。”一千四百多年后的今天,也有文人慨嘆:如果在中國文化的典籍中缺少了這部《文選》,古代的秀才們該用什么來做科舉考試的“教材”?

(接前文:不當皇帝要當總編的昭明太子(四))


中國人說到佛,總會不由自主地想到南朝的佛教繁盛。“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這是后代詩人描繪的一種風景,更是一種驚世的文化在南朝扎根的標志。

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享壽86歲,是秦始皇之后中國歷史上第二長壽的皇帝,僅次于清朝的乾隆。他不僅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文武精專的帝王,而且為推動佛教的興盛,勤修不輟,引領了世道人心。

Liang_Wudi
梁武帝蕭衍(公有領域)
從那時開始,中國的智者們開始漸漸了悟,有一種境界牽連著人的生命本根。而貢獻卓著的一脈就是昭明太子崇雅黜靡編纂的《文選》,漸漸引出了心境平和、氣韻高華的唐詩宋詞。


太子主持編纂了多種文集,“總集”的代表作是《文選》,“別集”的代表作是《陶淵明集》。如果說文學創作依賴于生活、閱歷和激情,那么編纂文集則主要靠學問與見識。

太子在文學領域備受頌揚的業績,就是他慧眼獨運地發現并收入了一些在當時被冷落的作品,使它們最后沒有被湮沒在歷史的長河之中。如陶淵明的《歸去辭來》,就是因《文選》的選錄,才被后世文人看到,繼而得到文人們的尊重和喜愛。

太子因鐘愛山水,與崇尚平淡自然、志趣高遠的晉代文人陶淵明成為隔世知音。他的《陶淵明集序》是千百年來準確評價陶淵明(又名陶潛)的開山之作,使陶淵明成為“不假良史之詞,不托飛馳之勢,而名聲自傳于后”的中國古代最偉大的詩人之一。他對陶淵明其人其詩的評論完全可視為自述懷抱。

太子在序中寫道:有人懷疑陶淵明的每首詩都有酒,我認為他本意不在酒,而是把自己的情趣寄托在酒中。他贊陶淵明的詩文“卓爾不群,言辭精彩,跌宕豪邁,抑揚爽朗”,或意境恬靜婉約如小橋流水,或氣勢磅礴直沖云霄。即便詩歌談時事也引人深思,論抱負也遠大而真切。

在太子看來,陶公安于道義,恪守節操。不以躬耕為恥,不以窮困為意。他感嘆:“倘若不是圣賢,如果沒有篤定的志向,怎么能達到如此的境界?”太子直呼自己喜歡陶潛的詩文,達到了愛不釋手的程度;也崇尚陶潛的品德,遺憾自己沒有和他生活在同一個時代。


晉代詩人陶淵明像(公有領域)
追求完美的太子只對陶公的一個作品給出了負面評價:“白璧微瑕,唯在《閑情》一賦。”對少有瑕疵的《閑情賦》扼腕嘆息: “如果沒有勸諫世人的作用,何必寫出來呢?可惜啊,如果不寫這篇就更好了!”

當然,太子眼中的這一“瑕疵”并沒有妨礙他對陶淵明人品文品的格外賞識。他說,總體而言,能理解陶淵明詩文的人,追逐名利的心思就會消散,粗鄙吝嗇的想法就會祛除;而一旦達到了能理解陶淵明詩文的境界,那么,貪婪的人就能清廉,懦弱的人就能自立,即使不強求也能奉行仁義,官爵俸祿也能舍棄,也就不必到皇帝身邊任職以求名留青史了。


《文選》作為第一部詩文總集,在中國歷史上影響深遠。史載《文選》誕生后,很快便傳到北方的北齊;南朝結束之后,又傳到隋唐,尤其在唐朝擁有了很多超級粉絲。

由于唐朝開始以詩賦取士,《文選》成為文人們的必讀書籍。民間有一句諺語:“《文選》爛,秀才半;《文選》熟,秀才足。”

“詩仙”李白以鐵杵磨成針的毅力學習《文選》,將它當成是學習詩文的范本。文學史顯示,李白所敬佩的陶淵明、謝靈運和鮑照等詩人,都是詩文收入在《文選》中的作者。

李白畫像(大紀元制圖)
唐代詩仙李白畫像(大紀元制圖)
李白從模仿庾信、鮑照的詩歌起步,“詩圣”杜甫曾以詩作評:
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群。
清新庾開府,俊逸鮑參軍。

在杜甫看來,李白寫的詩天下無敵,那高超的才思超出了所有人。清新自然的詞句可與庾信比美,豪放飄逸的風格能與鮑照并論。如著名的《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云》中的“人生在世不稱意”就是出自鮑照的“人生不得常稱意”: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杜甫對《文選》也著實下了狠功夫,最后取其精髓,去其形式。雖有摹仿,但不著痕跡。杜甫不光自己學,還教育兒子也跟著學,他在《宗武生日》一詩中寫道:
小子何時見,高秋此日生。
自從都邑語,已伴老夫名。
詩是吾家事,人傳世上情。
熟精文選理,休覓彩衣輕。
…………

宗武是杜甫的幼子,聰慧多才,杜甫曾在多首詩中提到并稱贊他。回想愛子呱呱墜地之時,正是秋高氣爽之際。回想昔日寫詩贊兒子懂事乖巧,兒子也隨著詩文的傳播而被人熟知。杜甫的字里行間透著些許自豪。

唐代詩人杜甫像(大紀元制圖)
唐代詩圣杜甫像(大紀元制圖)
杜甫的遠祖杜恕、杜預是漢、晉時的名臣名儒,祖父杜審言更是初唐著名詩人,杜甫自己更是以詩著稱于世,因此,他勖勉兒子宗武:詩是我家祖輩相傳的事業,要繼承和發揚,不僅是一般的世間親情。他特意諄諄教導兒子:“熟精文選理,休覓彩衣輕。”因為杜甫自己受惠于《文選》,所以勉勵兒子要熟讀精研,繼承父志。

初唐著名詩人陳子昂,精心鉆研了《文選》中的名篇《古詩十九首》,對其用詞的節奏感和韻律美進行了吸收,寫下了多首膾炙人口的詩句:

登幽州臺歌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感遇
蘭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
幽獨空林色,朱蕤冒紫莖。
遲遲白日晚,裊裊秋風生。
歲華盡搖落,芳意竟何成。

王維作為山水田園詩的代表人物,正是從《文選》中汲取了陶淵明田園詩和謝靈運山水詩的營養,寫出了《山居秋暝》:
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

太子編篡完《文選》這樣一部彪炳文學史冊的工程,時間定格在了梁中大通三年(公元531年)四月。太子在輾轉床榻數月之后,終于不治。

2006119132520
昭明太子畫像(公有領域)
那一刻,他望著窗外自然的郁勃,多少有些傷感。面對死亡,他肯定會想起他曾為陶淵明的文集所作的序中的句子:“居一世之中,倏忽比之白隙,寄寓謂之逆旅。”太子很受陶淵明的影響,將生視為逆旅,將死看作大歸。

太子一生都在尋求一種適合他自己的活法,即便逍遙于山水之間,也是“樂則樂也,憂也隨之”,無法排解生之惆悵。他以香蘭自比,以“蘭生于谷,無人自芳”自勵。也許,他只有這樣離去,才沒有留下他那31歲短暫人生的遺憾。

參考資料:《梁書?武帝紀》、《梁書?列傳》、《全唐詩》

(全文完)@*#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