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談新書】中美沖突 戰爭還是交易?

2017-08-05|来源: RFI|标签:中美冲突 战争还是交易 陈破空 

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所著新書《川普對決習近平》于6月20日和7月20日先后在臺灣和日本推出。在這部新書中,陳破空以其一貫犀利的筆觸,揭示了中美兩國的博弈、兩國領導人的斗法,日本與臺灣等亞太國家所受到的波及,并對整個世界格局的走向進行了分析和預測。我們請陳破空先生簡要地介紹一下這部新書的主要內容。

法廣:這部新書有日文版和中文版兩種不同的版本,書名也有所不同,那么這部書的側重點是否也有不同?

陳破空:關于這本書的書名,原先我起意為《習近平遭遇川普》,意思是,對美國來說,是川普時代,但與之重疊的,是中國的習近平時代。現在中美都是數一數二的前兩號大國,分別是第一大經濟體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是傳統的超級大國,中國是新興的超級大國。這兩個大國都迎來了一個強人時代。這個時候,日本的文藝春秋-日本最大的出版社,也是最大的雜志,約我寫這本書,就是關于習近平和川普博弈,或者中美兩國在這個時代的博弈。日文版取名為《美中沖突,戰爭還是交易》,副標題叫做:現代版的三國志。指的是美中俄三國演義。因為日本人對三國志、三國演義和比較熟,所以用這個書名,演義現代的美中俄等關系,對日本讀者是一個很大的吸引。但三國也可以泛指,比如:美中日關系也是一種三國演義;美中臺之間也是一種三國演義。

至于中文版,基于臺灣讀者的需求,臺灣前衛出版社在確定書名的時候,加了一個副標題,叫做“臺灣的機會”,全書名:《川普對決習近平:臺灣的機會》。在兩個大國對壘的夾縫中,臺灣的機會是什么?臺灣如何生存?中文版的內容比日本版內容要多出一倍。因為兩邊出書的風格不一樣,讀者和市場也都不一樣。日文版的側重點在美中俄,以及這種關系下的亞太格局;中文版的側重點是美中臺,以及這種關系下得的亞太格局。但是總的來說,日文版和中文版的主題是一致的,就是指:中美博弈,川普時代和與之重疊的習近平時代。

法廣:美國總統川普上臺半年多時間以來,中美關系可謂十分微妙。您在書中如何介紹了這兩個全球最大的國家展開的博弈?川普與習近平各自又采取了怎樣的策略?

陳破空:我們看到,川普上臺以來,美中關系可以說是一波三折、大起大伏。從一開始就充滿了云波詭譎,就是在川普競選期間,對紅色中國做出的一連串的抨擊。尤其在貿易上,認為中國占了美國的便宜。制造了巨大的貿易逆差,以不對等的關稅和不對等的市場準入政策挖走了美國的財富,用美國的錢重建了中國或重建了共產中國,給美國帶來了巨大的現實威脅。因此川普誓言結束這種狀態,聚焦點就在經貿上。川普打出的牌就是要拉俄國,聯俄制中,或者聯俄制共。而且要提升美國與臺灣的關系。川普質疑一中政策,這對過去的美中臺關系是一個翻覆。在這個時候,川普的略略可以說奏效。川普拿俄羅斯和臺灣當籌碼,習近平感到害怕。于是要搶在美俄關系改善前改善美中關系,為了挽救美中關系、不使臺灣話題發酵。習近平當局搶先采取動作,與川普政府之間,應該說私底下進行了大量的疏通、公關和妥協。因此實現了四月份的美中首腦峰會。川習莊園會,中美關系一度回暖,中方承諾對朝鮮施壓、解決美國對朝鮮核問題的關切。

但是過了一段時間,習近平當局發現,國際形勢又發生變化,俄國并不甘寂寞,看到中美關系走進,普京決意在朝鮮問題上起反作用。同時,韓國也發生了政權更替,新總統上任,奉行對北朝鮮的綏靖政策。在這個時候,中共內部的政策也發生了很多微妙的變化。所以習近平在朝鮮問題上并沒有采取進一步作為。中方的不作為,激怒了川普。川普看到朝鮮現在越跳越高,發射洲際導彈,直接威脅美國本土。這個時候,中美關系再度發生了翻覆。美國馬上派出軍艦去闖南海,進入中共所控島嶼的12海里。中美雙方還發生軍機逼近事件。再有就是美國直接制裁支持中朝貿易的中國公司和中國銀行。中美關系又呈現了一個大幅度對立的態勢。尤其在7月份的G20峰會上,我們看到,川普盡力地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套近,而把中國的國家主席習近平涼在一邊。所以可以說,半年之間,中美關系大起大伏,在這之間,雙方都有博弈的策略,習近平策略,川普的策略,我在書中都有詳細的闡述和邏輯分析。

法廣:中美博弈對亞太地區造成了怎樣的影響?朝鮮問題最終將如何收場?

陳破空:中美兩個大國的博弈對亞太地區地緣政治的影響是明顯的,尤其在北朝鮮核危機問題上。我們看到這半年來,北朝鮮表現強硬而反常。首先,去年,北朝鮮有兩次核試爆,但是中朝貿易不減反增。而且最后到2016年下半年的時候,曝出中國的鴻祥公司直接支持朝鮮的核計劃,就是提供核原料、核材料,長期地、暗中地支持朝鮮核計劃。當時奧巴馬政府采取了息事寧人的綏靖政策,因為任期快到了,奧巴馬也要下臺了,奧巴馬給中國政府施壓、要求它關閉鴻祥公司,否則美國要采取措施。所以中國宣布關閉了鴻祥公司,實際上后來發現,十幾家中國公司都是這么干的。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國策、是一個來自中南海的決策,支撐北朝鮮,暗中支持北朝鮮發展核武器。

今年,習近平為了挽救中美關系,開始對北朝鮮采取了施壓的政策,凍結煤炭進口。但隨后,川普政府發現第一季度中朝貿易不減反增,又暴增了40%。這種現象非常奇怪,而北朝鮮的導彈從短程、中程,發展到了洲際導彈,幅度越來越大。我非常懷疑北朝鮮的導彈技術并不是它自己的技術。半年內三級跳,恐怕就是中共的技術。故意要慫恿北朝鮮繼續對美國發難,鉗制美國。但這是相當愚蠢的。

當然,我在書中分析還有另一種可能,就是中國雖然很龐大,其實很害怕北朝鮮。就像中國歷史上,漢唐都屬盛世,但是漢朝害怕匈奴-北方小國匈奴,長期進貢。唐朝害怕西邊小國-吐蕃,就是今天的西藏,也長期進貢。后來,中國的大國,像宋朝,被蒙古所滅亡。一億人的大國被一個百萬人口的小國所滅亡。后來,一億人口的大國-明朝被百萬人口的小國-滿清所滅亡。中共對北朝鮮可能懷有一種歷史上的恐懼:大國對小國的恐懼。而北韓也說過,如果中朝關系惡化,中國要付出毀滅性的代價。在這之前、習近平在19大之前,不想有亂子。邊境需要安寧。恐怕又對朝鮮采取一種綏靖政策;在恐懼之下。所謂長期援助就是長期進貢。這種進貢政策使中朝貿易激增,而使朝鮮對國際社會叫板有恃無恐。但是我想這樣的惡性循環下去對中國本身不利,一方面是惡化中美關系,另一方面給中國本身,邊境和國土都帶來日益深重的安全隱患,因為朝鮮的核武器,首當其沖地,直接威脅到中國的國家安全和長遠利益。

法廣:您怎樣分析美中俄之間的關系?

陳破空:我們看到,美中俄之間的關系川普上臺前后的變化。川普上臺前,非常有意地要打俄國牌。他有兩張牌:俄國牌和臺灣牌。那就是要他翻覆過去45年的關系。因為1972年中美關系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到1979年中美建交。這個關系變化的意義,就是美國要聯中抗蘇,因為蘇聯當時跟美國處于冷戰狀態,是最大的核武國,灰色陣營、共產陣營。當時美國是聯中抗蘇這個戰略,紅色中國從中受益,起死回生。當時中國提出了一個條件,毛澤東提出了一個條件,讓美國放棄臺灣。因此美國就跟中共建交,跟臺灣斷交。同時美國也確立了《與臺灣關系法》,保障臺灣的安全。45年后,川普顯然有意要改變這一政策。

要聯俄抗中,反過來,現在紅色中國是美國的最大威脅。聯俄抗中的同時,要顛覆過去45年的美中俄關系,同時要顛覆美中臺關系。因為45年前的一個犧牲品是臺灣,由于聯中抗蘇。那么現在聯俄抗中的話,臺灣的關系要獲得提升。在這樣的情況下,川普給中國造成了巨大的壓力。但是隨后,川普受制于美國國內政治的鉗制,民主黨、國會和主流媒體窮追猛打去年的通俄門事件,俄國駭客對美國大選的影響。所以川普在國內無法推動美俄關系的改善。在無法推動美俄關系改善的同時,中國又乘機拉攏美國,或者說妥協交易,這樣的情況下,中美之間既有戰爭的風險,又有交易的可能。所以美中俄關系的改善又回到了先前的格局。

美俄關系無法改善的情況下,美中關系仍然是重中之重。所以川普現在可以說是舉棋不定。最終美中俄關系怎么走,不僅將取決于美俄關系的互動,而美中之間的互動,習近平和中共方面采取怎樣的策略,能否采取接近文明世界的戰略,非常重要。如果說繼續支持北朝鮮,繼續對內鎮壓、對外威脅的話,美中關系無法改變。遲早,美俄關系改善,美俄關系會壓倒美中關系。

法廣:最后請談談,你如何展望未來世界,誰將成為世界的主宰?

陳破空:最近大家都看到,因為川普信奉美國至上、或者美國中心主義,引起了一些國家的不滿,包括歐洲和其他一些國家都認為:中國是否可以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的領導力量?但是事實上是完全不可能的。一方面,中共方面無法去擔任這樣的責任,因為他們既不能領導自由貿易,也不能領導全球環保,因為中國是污染最深重的國家。

巴黎氣候協議,美國退出之后就意味著:四分之三的經費,美國不再承擔。中國也不愿承擔這樣的經費。而且這個氣候協議對中共有利。未來13年可以繼續減排,那么如果中國要來領導的話,現在就要開始減排。另外也不可能領導自由貿易。因為中國在過去30年的崛起,主要是靠不平等的貿易,極端的貿易保護主義和產權侵犯來獲得的,抄襲盜版剽竊等等,如果中國領導自由貿易,就意味著中國要降低關稅、停止低價傾銷、停止產權侵犯,這些中國目前做不到。我們看到,中國和韓國去年粗簽了自由貿易協定。但是不到一年、到年底,就因為反韓風潮,中國大規模地破壞韓國企業、抵制韓國商品,限制韓國的演藝人才,打砸韓國的商店等等,直到韓國要入稟世界貿易組織來起訴中共的行為,北京方面才有所收斂。

從這點可以看出,即便韓國與中國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中國方面仍然可以因為政治原因而完全可以破壞這種自由貿易協定,也就是說,簽訂的協定,中共可以完全不執行。這就好像中共所說:關于香港的中英聯合公報是歷史文件、不具有現實意義一樣,中國跟任何國家簽訂的貿易協定都可以成為歷史文件而不具有約束力。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不可能領導自由貿易。因此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世界仍然要依賴美國的領導力,維護世界和平,保障自由貿易、保障國際社會的正常秩序和運作。實際上,川普并不是要搞貿易保護主義,他主要是要中國遵守規矩;降低關稅、降低市場準入,實行平等貿易,這個要求只是讓中共回到世界規則上來,并非美國不遵守規則,也不是美國要破壞這個規則。如果中國能夠遵守規則,我想,中美可以共同地維護世界的和平,包括經濟安全和地區的、全球的安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