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雅學】謝陽律師失聯,當局在謝家修建監獄

2017-08-03|来源: VOA|标签:谢阳律师 陈桂秋女士 709 

最近取保候審的人權律師謝陽的妻子、湖南大學環境科學教授陳桂秋兩天前在一則錄像中透露,湖南當局負責謝陽案件的專案組在她家公寓的樓道上裝了一道指紋鎖防盜門,并且租下了對門的一套公寓,目前正在裝修中,供未來看管和監控謝陽的人居住。她對湖南警方恣意妄為將她的家變成一所監獄而憤慨,并在著手進行控告。陳桂秋說,她和謝陽的家是湖南大學教師公寓,財產權屬于她。“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長期軟禁謝陽,不允許其他人自由到我家來。”

謝陽律師在被關押將近兩年后,5月8日在長沙開庭審判后取保候審。之后他一直在警察的控制下,即使和家人的短暫見面也是在警察的安排和陪同下進行。7月初、也就是709兩周年前后,謝陽律師在微信上短暫露面,與多位律師同仁通話,并且傳出與朋友見面的照片。7月13日他回到長沙維綱律師事務所上班,看上去精神相當好。上班當日他接受了美國自由亞洲電臺的短暫采訪。在這篇題為《我和當局做交易》的獨家專訪中,他說他是在與政府做了交易后獲得釋放的,這包括對獄中發生的事保持沉默、執業范圍受地域限制等。他沒有透露這個交易的更詳細的內容。

庭審中謝陽被迫在國家媒體上否認自己在拘押期間受到酷刑。在當局播出的庭審錄像中,謝陽拿著一張紙,不太流利地讀到,“我的所作所為與律師工作是背道而馳的,這些行為給國家和共產黨抹黑,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在此我真誠地表示認罪悔罪。我愿意借此機會向維權律師表達我現在的觀點:我們應該放棄使用聯系境外媒體或自媒體炒作熱點敏感案事件、攻擊司法制度、抹黑我國黨政機關形象等方式來代理案件,這樣做不僅有違律師的職業操守和法律規定,踐踏了法律的公平正義,還有損于國家、社會和人民。大家一定要引我為戒,一定要在法律框架內行事,避免被西方反華勢力利用。在此我愿意真誠認罪,真心悔罪,真摯致歉,希望司法機關能給予我改過自新的機會。”

很顯然,按照排練好的樣子照本宣科、認罪悔罪,也是交易的一部分。法院到現在還未公布謝陽的刑期。

這種變家庭為監獄的變態做法似乎是對謝陽接受境外采訪的懲罰。陳桂秋教授說,從7月14日至今,她再次和謝陽失去聯系。“我現在不知道他在哪里,打電話是通的,但沒有人接聽。

謝陽律師2015年7月10日在湘西辦案時被抓,是7月9號在全中國開始的抓捕人權律師行動的一部分。在經過六個月的秘密關押(也就是所謂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以及在看守所多次退偵延期關押后,長沙市中級法院在2016年12月16日對謝陽提起起訴,指控他犯下“煽動顛覆國家罪”和“擾亂法庭秩序罪”。其中煽動顛覆罪的根據是他在微博上對政府的批評以及為政治犯的辯護意見;擾亂秩序罪則來自于他在一起法庭違法不立案的情況下進行抗爭的事實。

起訴后謝陽見到了自己委托的律師,這在當時是709案中的第一例。其他被關押在天津的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都無法見到自己的律師,音訊杳無。在去年12月下旬至今年1月與兩位律師的一系列會見中,謝陽詳細披露了他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和看守所在押期間所遭受的酷刑與野蠻的非人對待,包括長時間剝奪睡眠、毆打、威脅妻兒生命、如廁不許使用手紙等。

謝陽在仍然面臨危險的情況下披露酷刑,是一件非常有勇氣的事情。

謝陽的律師陳建剛和劉正清隨后公布了酷刑筆錄,引起世界媒體、政府、國際人權組織與國際法律行業組織的強烈反響,因為到那時為止,被抓捕的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在長時間的秘密羈押中情況如何,受到了什么對待,外界十分關注,卻不得而知。

謝陽律師在過去幾年曾經代理搬遷移民、草根被警察槍殺等為底層人維護權利的案件。像很多人權律師一樣,他在辦案過程中常常成為政府的對立面。

陳桂秋女士歡迎大家前往她和謝陽的家參觀,“看看他們是如何對待一個已經被釋放的人權律師,看看法治中國。”她提供了她家的地址:長沙市岳麓區猴子石大橋西側陽光100國際新城第一期湖南大學教師公寓3-23棟1401房(1402是國保租的房子)。

陳桂秋本人今年二月帶著兩個孩子逃離中國,幾經轉折,來到美國尋求庇護。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