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鼻子被拴住的牛跑不遠

2017-07-12|来源: 自由時報

諷刺的是,去年七月臺北市一三三位里長前往上海,落地後由上海臺辦招待,主客還舉著「中國統一是責任」合照。

臺灣政權輪替,不以中國的意志為轉移,於是統戰有向下扎根的新模式,所謂的「中華臺北村里長聯合總會」,擴大了統戰臺灣基層村里長的基礎。該總會籌備會發起人,前臺北市里長聯誼會總會長勤榮輝,指稱「心中自有一把尺不怕被統戰」。諷刺的是,去年七月臺北市一三三位里長前往上海,落地後由上海臺辦招待,主客還舉著「中國統一是責任」合照。

對於中國對臺統戰基層,柯文哲市長樂觀表示:「誰統誰還很難講。」顯然,中國「假交流、真統戰」,在臺北市這個天龍國已經起作用了。有市議員質疑,臺北市有三十幾個姊妹市,柯市長卻跟馬郝一個調,城市交流、敵我不分,被統戰還洋洋得意。的確,臺北市長跟其他的姊妹市交流,從來不必兩岸一家親、兩岸命運共同體、床頭吵床尾和,對方的國家也從未宣稱臺灣是它的一部分,為何柯市長與部分里長就是獨沽上海一味?難道是,與正常國家的姊妹市交流,對於選舉連任沒有任何幫助?

誰統誰還很難講?其實,誰統誰,不是靠「心中自有一把尺」來檢驗的,而是靠表現在外的互動傾向來檢驗的。柯市長在選舉時自稱「墨綠」,它所傳達的政治訊息是很明確的,因此遭辱為「皇民後裔」。然而,雙城論壇,到了上海便一家親、命運共同體、床尾和。兩岸同屬一中,中國的立場從未鬆動,九二共識的定義也愈來愈僵硬,接待柯市長的中國官員一個也沒有「被統戰」,反倒是柯市長不斷自我安慰:若張志軍不講九二共識,恐怕官位都不保,因此能諒解。而低姿態的可能回報,也不過是中國不杯葛世大運。

不妨走出臺北看臺灣。馬政府大幅開放中生來臺就讀,三限六不在開放後一一解除,中生且納入全民健保吃到飽;北京則暗地裡約束臺灣的大學簽署一中承諾書,限制課程不能談一中、一臺,至於已爆發的中生在臺灣發展共諜網情事,會是孤立的個案嗎?談到共諜網,軍中涉案的層級已達中將,國防機密洞開,怵目驚心。日前行政院會通過禁止高階文武官員退休十五年內到中國政治活動,但不少退將早就穿梭兩岸四海同心了,那些人領取臺灣優渥的退休金,卻到中國聽訓聽國歌,高喊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我是中國人有甚麼不能對中國人講的話,回過頭來還慫恿八百壯士激烈反年金改革,軍魂武德被統得一乾二淨。

話說回來,誰統誰還很難講,也不全然是風涼話。民主臺灣面對專政中國,在戰略上當然有信心,但在戰術上要非常小心。中國貪腐成風,吹噓民族復興,高官卻把錢往國外藏,把子女往國外送,這就說明中國那一套終究是危機重重。只不過,臺灣面對中國,總體國力懸殊,必須在戰略上打持久戰,才能分享普世價值的勝利。如果在戰術上輕敵躁進,自以為能力足以「反統戰」,其結果恐怕是玩不過專業統戰,從而淪為「被統戰」而不自知的業餘輸家。

還須釐清一個概念:中國統戰臺灣,臺灣的有效對策並非「反統戰」。如果中國統甚麼,臺灣就反甚麼,我們的思維等於被限定牽制,只能繞著他們提出的問題打轉,鼻子被拴住的牛跑不遠。相反地,鎖定正常國家的途徑與目標,對內對外拿捏好應對進退,中國統甚麼,只是臺灣為主體的總體議程之一。如此正向思維,而非負向思維,才能跳出以中國問卷自我折磨的困境,才能自由導航自己的國家之路。

就此而言,尚未嫻熟國防外交地緣政治等眉角,便將臺灣的重要對外關係鎖進中國,發展出某種曖昧的兩岸話語術,這樣的地方首長如果走上總統之路,恐怕也難免於重蹈馬英九的覆轍,把「被統戰」而自我感覺不到的政治意識,由市政府帶到總統府。當然,這也是中國對臺統戰極為重要的部署,包括「中華臺北村里長聯合總會」,持續放寬臺灣高中生憑學測成績申請中國大學的標準,不一而足。向下工作,重點栽培,統戰開花,向上結果。如此「從根統起」,國人要戒慎,政治人物更要戒慎。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