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稱廣東水東販運團伙幾乎壟斷非洲象牙走私

2017-07-12|来源: 美国之音

一個國際動物保護組織最新發布的一份有關非洲象牙走私販運的調查報告,在了解從非洲盜獵到中國消費市場的這條供需鏈如何運作方面有突破性的發現。位於倫敦的環境調查署(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 EIA)通過臥底調查了解到之前鮮為人知的瀕危野生動物販運集團的內幕。而這份報告也將廣東水東置於象牙黑市貿易的焦點。

儘管時有關於走私象牙被截獲的報導,但是走私集團將大宗未加工的原始象牙從非洲販運到東亞,這個利潤最大的販運鏈環節中的許多內幕並不為人所知。總部位於倫敦的公益機構環境調查署剛剛完成的一份報告,揭示了走私團伙如何慎密操作,對了解犯罪集團在採購、運輸和販賣原始象牙,以及分贓的種種渠道方面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深度認識。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份報告將廣東水東至於焦點:這個中國南方小城幾乎壟斷了非洲象牙的走私。這份調查報告的題目是 《解密中國水東:鮮為人知的非洲象牙走私基地》 (The Shuidong Connection: Exposing global hub of illegal ivory trade)。

此前,外界並沒有註意到水東在整個像牙販運鏈中有何特別之處。環境調查署(倫敦)的執行主任瑪麗·賴斯(Mary Rice)對美國之音說,該機構也是在另一項調查期間,偶然了解到水東其實是個不同尋常的象牙走私基地。

賴斯說:“我們最早知道這個集團是2014年在坦桑尼亞進行一項調查期間。當時我們偶然遇到一個水東人。他說,因為執法力度加大,他們正打算從坦桑尼亞轉移出去。所以,他們正在尋找其他有像牙資源的地區。”

當時,該機構正在坦桑尼亞進行調查。那次調查最終形成了一份廣受尊重的報告《消逝的大象》(Vanishing Point – Criminality, Corruption and Devastation of Tanzania"s Elephants)。2014年的那份報告揭示了坦桑尼亞猖獗的大象盜獵背後的深層原因,既有當地根深蒂固的腐敗因素,也包括對中國人參與象牙販運的案例,以及中國象牙市場的揭示和分析。

近年,坦桑尼亞在國際機構和捐款者支持下,成立了一個打擊大象盜獵和象牙走私的跨機構特別行動組。執法部門的努力取得效果,當局抓獲了大批象牙販。2015年10月,坦桑尼亞宣布逮捕了一名涉嫌在像牙販運鏈中起關鍵作用的中國公民楊鳳蘭,即所謂“象牙皇后”。該案目前仍在達累斯薩拉姆的一個法院進行審理。

環境調查署在2014年調查時,有坦桑尼亞當地的消息來源告訴其調查員,在桑給巴爾(Zanzibar)這個重要的象牙販運中心活動的主要像牙走私者來自中國廣東的水東鎮。水東人在桑給巴爾主要從事海參貿易。

環境調查署的臥底調查人員從需要與販運者接觸,最重要的是要設法取得對方的信任。這是風險極大的工作。賴斯說,在大約18個月的調查中,通過與販運者多次談話和討論,他們對許多之前不為人所知的內幕終於有了清晰的了解。

報告集中在臥底調查員與三個水東人接觸中所了解的內幕。其中名為魏榮祿的象牙販說,20世紀90年代,非洲象牙的販運由福建莆田的犯罪團伙控制,後來被水東團伙取代。這個轉變的結果是,水東海參商販集中的桑給巴爾成了“非洲最大的象牙貿易中心”,利益合法海產品作掩護,從坦桑尼亞、肯尼亞和莫桑比克偷運象牙。

位於廣東茂名附近的水東人所說的方言與鄰省福建莆田較為接近。莆田是中國象牙製品加工的一個中心。

調查人員在桑給巴爾遇到來自廣東的海參商販魏榮祿,從他那裡開始了解到一個不為外人所知的封閉的象牙販運網絡。報告揭示,販運團伙的頭目在水東幕後策劃,在桑給巴爾做海參貿易的同鄉安排發運象牙。這個非常慎密的販運網的成員極為謹慎,基本上都是水東人。這些人避免親自接觸象牙,因而難以被察覺。

環境調查署在倫敦的負責人賴斯談及這個她所說的具有突破性的調查時,對美國之音說:“我們從來沒有深入到他們中間。所以對我們來說,這是一項非常非常重要的工作,因為它揭露了資金的動向、人員運作、牽涉的都有什麼樣的人?他們怎樣跟檢查貨櫃的人,還有那些兌換貨幣的人,以及地方採購人員搭上關係?他們怎樣和中國保持距離,確保化解風險,而且不涉足販運貨品的零售。他們只做批發。他們編織了一個非常慎密的網絡,成員都是能信賴的人。而我們的調查人員也在這個圈子裡贏取了信任。”

因為坦桑尼亞加大了打擊盜獵大象和走私象牙的執法力度,加上對一些販運象牙的中國公民的高調起訴,販運者逐漸考慮尋找其他有像牙資源的國家,其中包括鄰國莫桑比克。

環境調查署2016年4月派調查人員前往莫桑比克。調查者在該國北部海港小城彭巴(Pemba)遇到一個中國團伙,其三個成員分別是歐海強、謝興幫和王康文,前者在販運中主要是投資者,後者代表被稱作“南哥”的香港人,也是投資角色,而謝興幫則受僱於歐海強,其疏通者角色,協調收集象牙。歐海強和謝興幫都是第二代水東象牙走私者,兩人的叔叔都是第一波到非洲闖蕩的水東人,後來成為像牙販運頭目,從非法走私中獲得巨大利潤。

報告認為,象牙走私販能成功走私,是靠和各類專業人士的合作,或者利用對方無知。這些人形成了一個重要的支持網絡,包括腐敗的護林員、海關官員、航運代理、地下錢莊、律師和當地的疏通者。

調查還描繪出水東販運團伙所具有的敏銳和靈活特性。報告提及水東團伙多次說起所謂“黃料”(質地偏黃的中非和西非洲森林象象牙),因為中國市場“黃料”每公斤可以賣到近千美元,比“白料”(東非和南非草原象象牙)每公斤價格高出近150美元。森林像在非洲數量遠遠少於草原象。盜獵活動導致草原像數量暴跌。非法像牙走私團伙在西非和中非的活動,對該物種已經構成直接威脅。

水東團伙不僅從事象牙走私,還染指其他瀕危物種的走私,只要有利可圖。歐海強就打算擴大他的非法野生貿易,做穿山甲鱗片生意,靠這個被稱為世界上被販運最多的哺乳動物開闢一個有利可圖的副業。

象牙走私團伙成員曾經對環境調查署的臥底調查員說,80%在非洲盜獵大象的象牙都是經過水東的。

這樣的數字雖然無法得到確證支持,但水東在象牙非法貿易中的角色不容忽視。

賴斯對美國之音說,那些水東人吹噓也好,聲稱也罷,但從他們所說的其他可以經過調查確證的事情看,很難不相信他們所說的話。她說,環境調查署對水東團伙成員提及的幾次查獲象牙的描述,經過對相關記錄對照後,都得到證實。

但是,水東團伙不管在中國境內還是在境外,都沒有受到執法機構的打擊。

中國對象牙的巨大需求是近年非洲象遭到大規模盜獵的重要因素。中國政府過去對外界就像牙走私相關的批評往往否認或稱是別有用心。而習近平政府則表現出全然不同的態度。繼2015年訪美期間,兩國發表聯合聲明,在接近全面象牙禁貿方面加強合作。去年歲末,中國出人意料地宣布將在2017年底前關閉國內的象牙貿易市場。

環境調查署等曾批評中國忽視象牙走私的國際團體對中國政府宣布的意外舉措表示歡迎,稱這展現出領導力和務實態度。但同時,這些機構看到,中國還其他國家對深度參與非法像牙貿易的中國公民執法不力,許多非法走私象牙的人至今逍遙法外。

水東報告揭露出的就是這樣一個現實。賴斯表示,環境調查署就此對中方做了數次簡報。她說,因為無法接觸到中國負責打擊象牙走私的執法部門,該署與中國駐倫敦大使館進行聯繫,使館方面表示會將信息傳遞給有關部門。

賴斯說,目前大多數的象牙貿易是非法的,而且往往是由有組織的犯罪集團控制,而打擊非法走私象牙,情報往往其中關鍵作用。她說,針對野生動物販運的執法可以參照針對販毒、販賣軍火,以及販賣人口的打擊策略,制定出打擊野生動物非法販運的方法。此外,賴斯說,人們在關注象牙的同時,也不能忽視對穿山甲等較少受到關注的物種所面臨的威脅,而它們受到的威脅都源於人類自私的貪欲。

圖片:環境調查署最新報告揭密非洲象牙走私基地- 中國水東(圖片來源:EIA調查報告封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