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王宇律師獄中遭酷刑 共產黨下無〝依法治國〞

2017-07-12|来源: |标签:石涛 王宇律师 狱中遭酷刑 

中共政治的概念就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今天不讓你媳婦生孩子,明天必須得生兩個。這就叫政治。當它做出的邪惡事件曝光讓它無言以對的時候,它說你們不要搞政治,其實這就是共產黨最邪惡的政治。共產黨塑造了整體的文化,侮辱扼殺人性,這種文化滲透在每一個角落里,塑造著能讓其生存的氛圍。

709維權律師被抓捕事件已經兩周年了,律師王宇女士一年前被釋放曾引起軒然大波。

報導《王宇首次曝光獄中受酷刑709聲援者海牙法庭抗議》中說:〝中國〝709〞大抓捕發生已逾兩年,事件主角維權律師王宇夫婦自去年8月起獲取保候審后,一直被當局軟禁在內蒙古。日前,王宇的好友余文生律師夫婦,突破封鎖與王宇一家見面,首次公布其在獄中遭到酷刑虐待及被迫認罪的過程。維權律師余文生及妻子許艷,日前從北京到內蒙古的烏蘭浩特市,看望了在軟禁中的〝709案〞被捕律師王宇和包龍軍一家。

余文生律師告訴本臺,路經承德入住酒店時,就遭到當地警察騷擾,其后到達烏蘭浩特與王宇一家相見,也遭到國保的嚴密監視。〞

余文生引述了王宇律師講述的在獄中遭受的酷刑。

她在獄中遭到酷刑,曾經5天5夜不讓睡覺導致當場休克,被帶手拷腳鐐7天,連續一個月被限制在狹小的地方,強制保持同一坐姿等等:

李和平律師也遭受了類似的酷刑。這些律師最大的特點和高智晟律師一樣,他們都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知道了法輪功學員本身遭受的酷刑。這些律師被捕后,親自遭受了法輪功學員辯護詞中描述的酷刑情景。

〝休克時從審訊椅上滑下來,這種酷刑比實際的肉刑還難受,身體上精神上都是極限,長期的束縛對身體來說也是變相酷刑,戴手銬腳鐐我認為沒有必要對女性采取這樣一種方式,還把她固定在一個小的位置不讓動。〞〞

709維權律師當中,也有女律師比較年輕,還遭受到了性虐待,這么對待女性,什么叫有必要,什么叫沒有必要。這個制度就是高級動物的制度,共產黨有一句話〝槍桿子里面出政權〞,這個說法本身就注定了共產黨就是殺戮,以鮮血來維持自己的生命過程。對共產黨的做法,如果你用了人中被共產黨灌輸的革命理論去對付共產黨,那你就必輸無疑。因為你就是共產黨本身理論的孫子,因為你就是這個理論下產生的生命,你怎么能毀掉這個理論呢?當你用它的理論想吃死它的時候,你已經被它吃了。

今天的網路中,很多網路上的名人,反共人士在有關如何對待共產黨邪惡的時候,意見四分五裂,侮辱之詞充斥網路,這個做法和國內的城管、警察非常類似。

王宇律師和高智晟律師遭受的酷刑,很多人都遭受過,這種酷刑隱藏在媒體的欺騙中,使得王宇律師去年有著那樣一番表態,有所謂認罪的表述。

〝記者:〝當初她認罪的時候是真心的嗎?〞

余文生:〝是迫于壓力,當初他們拿她老公孩子威脅她,這就是她跟我說的。〞

本臺嘗試與王宇以及包龍軍聯系,但是電話無法接通。〞

高智晟律師也曾經在監獄里屈服過,因為國安封鎖了他們家所有的賬號,用他的太太和孩子威脅他,這就是滅絕人性的做法。王宇律師去年的認罪讓很多人鴉雀無聲,我們跟大家講過,王宇律師經歷的一切就和2005年前后高智晟律師經歷的是一樣的。邪惡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依法治國,依憲治國〞要想實現,共產黨必須倒臺。今天如果想在共產黨框架下尋求依法治國,是癡心妄想。你不能要求高級動物有著人的品質,人的特征。共產黨就是邪惡的,這篇報導就透顯出共產黨真實的狀況。

〝余文生表示,王宇一家自由受到限制,孩子被株連,經濟狀況也不好,需要外界的持續關注:〝我見他們的時候國保都是車接他們,都有隨行。將近一年的時間,他們所承受的壓力相當大。他們的經濟狀況也不是很好。現在王宇、包龍軍也沒有其他收入,所以希望各界對他們在經濟上也能支持。孩子承受壓力更大,上學都是國保車接車送。這次我去也是為了打破對他們的這種軟禁。〞〞

高智晟律師當年也是所有的錢都被沒收了。這個制度的邪惡就像妲己搞的一邊是炮烙之刑,一邊是酒池肉林。它們就是要阻擋住〝妖言惑眾〞,以確保國泰民安。和今天的維穩概念一樣。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