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和】年多走不完的治牙路

2017-07-11|来源: 民主中国|标签:高智晟 耿和 维权律师 警察 酷刑 

正常人都不難理解,在我先生治療牙齒的事上,問題是難在共產黨領導人的心里,他們是過不了心理這個坎。讓我先生去把牙治好了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呢?我覺得還是他們自己心里對人性的仇恨,這種仇恨牢牢的捆綁住了他們自己,把本來不屬于問題的事弄得無限復雜,把不該屬于自己的事攬到自己頭上,這讓正常人很難理解,這又不是權力,抓住了就寧死不愿意松手。

整整的一百個月了,誰也沒有我記得清楚,包括我先生他自己。我剛才說他的治牙事成了共產黨領導人的心病,它何嘗又不是我自己的心病呢!這件事,糾纏了我八年多啦!揮之不去,給我心理造成的創傷真的是百言難盡,遠遠超過了它對高智晟本人的傷害。

記起小時候唱歌時,歌里的“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的殘酷無情”,一群小伙伴們唱得起勁昂揚。從來沒有想到過這種“殘酷無情”對人會有什么實在意義。真的當我們全家成了這“敵人”時,才真正感覺到這殘酷無情的份量,它是這樣的實在和恐怖,不僅僅殘酷,還非常的堅定不移。我先生曾開玩笑說:沒有一場世界大戰期限超過八年,共產黨對我治牙的這場阻擊戰卻超過八年了。

我先生給外面人的印象總是剛強和富有責任心。我在北京時,在給他看牙的事上,每次去醫院前,我把一切給他準備的好好的,他倒好像個配角,我就擔心我不在他身邊時他的牙怎么治。

2009年逃離中國前,我帶他去醫院全面清洗、檢查了牙齒,確定了兩顆需要及時治療的牙齒,并預約了2月9日具體的治療事宜,離京前反復囑咐,1月9日早上逃離家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再次拿起筆,流著淚又一次提醒他別忘了治牙的事,其實這在前一天已詳列在紙上。但他在2月3日再次被中共綁架,看牙的事從此遙遙無期。現在想起這一切,就好像一場可怕惡夢里的事,仍然禁不住傷心不已。

2009年2月3日夜里,他在陜北窯洞里被中共秘密警察綁架,這以后的五年里,給他治療牙齒的事就再也不是個主要問題了,兩個大家庭親人的全部精力全用在到處奔波尋找他,剩下的心思就是希望他能活著,最好是能活著回來。那種經歷真的是不敢回想,我的父親說那五年的可怕經歷讓他少活十年,其他親人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終于熬到了2014年8月7日,他被人押回烏魯木齊。前階段我才知道,他回家后惦記著的第一件事,就是絕不允許任何人拍他的照片給我,擔心“她看了傷心的會背過氣去的。”但我的心里,讓他趕緊治療牙齒的心思又活起來了,催他與警察交涉要求治牙,我心里比誰都清楚:他治療牙齒的事絕不能由他自己說了算。

他安慰我說,2014年7月21日,中共公安部一局孫姓局長帶一群人來監獄和他談話,當面親口保證說,全國范圍內,除北京外,他可以到任何地方去治療,現在回頭看,這又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局。

在離開新疆前,他幾乎三天兩頭與看管警察在樓下交涉,最后說北京批準可以在西安去看牙,我們全家都松了一口氣,結果又是一場空歡喜。到了西安,押送他的新疆警察說已與陜西方面協調好啦,必須得先回村里歇幾天,然后由榆林警方負責去西安治療牙齒事宜,說保證不會有任何問題。結果又是無恥的欺騙,問題一直拖到現在。這幾年為了看牙沖突不斷,他的性格又那么剛烈,心里的憤怒是我能想象到的,但在共產黨的野蠻面前,同樣的無能為力。

關于他看牙的問題上,我私下多次問過大哥。大哥說“警察在口頭上,從頭至尾都不說不讓老三去治牙,還多次說:你們老三不但可以去治牙,他愿意去哪里都沒有人會堵他,但只要他一出村,就會有人像黑社會流氓一樣堵他,根本不可能去看成病。”我從我先生那里也證實了大哥的這種說法,說當局甚至向大哥講:高智晟就是回北京也沒有人阻止他。但他們完全是說一套做一套。

2015年11月份,我先生又一次試圖去西安治牙,結果被榆林市榆陽區公安局警察用赤裸裸的流氓行為給逼回村里。回村后,他給當時一直關心著他治療牙齒事的傅希秋先生的信里,我們能看出他的失望和憤怒。

“赴西安看牙的熱望又成了鏡花水月矣。這已是八月底以來的第二次退票了。依然愿弟兄不必于之黯然神傷,究竟幾顆殘牙耳。這看牙之舉竟于‘國家安全’不大方便起來,當局這下作的驚鼠之舉當在料想中。”

“究竟是‘世界第二大強國’,幾顆殘損牙,七年拉鋸戰,堪算曠世偉績矣。”

“牙若有情,作我的牙真是苦的不堪。尤以2009年以來,這牙是經歷了些驚心動魄苦楚的。在軍隊秘密囚禁前的這次酷刑仍由執行2007年9月那次酷刑的原班人員實施的。白天在囚禁室內,我依然戴著厚厚的黑頭套,手被背銬著(夜里前銬,由皮帶固定在腹部),常有人進來并不說什么,左右擊打我的臉。只有“重八君”磊落點,每必先抓去頭套擊打且認真數著擊打次數,他最多一次數至六十下。彼時我的生理已無疼痛矣,便是意識亦模糊得不堪,卻依然記得有熱的黏液由嘴里流出。牙齒是承受了些大苦楚的。”

在他的治牙問題上,與我長期的擔憂、焦慮完全不一樣,他大部分時間里老是嘻嘻哈哈不當回事。前幾天我又談到我的擔心,他卻說年底保證回北京治療,說“成功阻卻高智晟治牙將是共產黨最后的一個歷史偉績。”我并不是當成笑話聽的:高智晟信心從來沒有失靈過的。

2017年6月25日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