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人物】不當皇帝要當總編的昭明太子(二)

2017-07-03|来源: 大纪元|标签:传统文化 昭明太子 

題記:梁太子蕭統,是梁武帝蕭衍之長子。他在31年的人生中,似乎從沒想去繼承皇位,而是召集一批志趣相投的文人,匯集古今三萬卷書籍,全神貫注地編選了中國第一部詩文總集。

時至北宋年間,民間尚傳曰:“文選爛,秀才半。”1400多年后的今天,也有文人慨嘆:如果在中國文化的典籍中缺少了這部《文選》,古代的秀才們該用什么來做科舉考試的“教材”?

(接前文:不當皇帝要當總編的昭明太子(一))


公元515年正月初一,梁武帝親臨太極殿,為15歲的太子主持了冠禮。之后,蕭統便跟隨梁武帝省覽朝政。

不久,太子便越來越感悟到:雖然皇帝威嚴至極,但一旦逝去,便如夢幻泡影,消失無蹤。

一天上朝,梁武帝面前擠滿了奏事的內外百官。太子看著一張張兢兢業業的面孔,體味著紛紛擾擾的世間,已經通曉政務的他不禁遙想起魏文帝的一句話:“年壽有時而盡,榮樂止乎其身。”他一邊吟詠,一邊點頭稱是。

公元520年,太子20歲。他做出了一個驚世駭俗的決定——走出深宮,遷往讀書臺,開始手不釋卷——讀書、寫書和編書。

一時間,朝野上下,宮墻內外,無不對太子的這一選擇感到不可思議。但直到公元530年,《文選》在昭明太子讀書臺前橫空出世,世人終于明白太子不戀皇位戀書臺的原因。


其實,太子的這一人生選擇,并非僅僅出自他的突發奇想,也源于他個人的心境以及家庭和環境的熏陶。

太子的父皇蕭衍在青年時代就是一個文采風流、才華橫溢的才子。他精通六藝,撰通史六百卷、《孔子正言》等二百多卷,修定吉、兇、賓、軍、嘉五禮一千余卷。梁武帝在位的55年間,自己動手親筆寫下的贊、序、詔、誥、銘、誄、說、箴、頌、箋、奏諸文就有一百二十卷。

武帝的好學和博學一直感染著太子。自太子走出皇宮,讀書臺的濃濃書香,每天都伴著瑯瑯的讀書聲。崇尚自然、淡泊富貴的太子,甚至力排臣屬幕僚的疏諫反對,將宮女和御樂全部遷回宮中,并將東宮三萬卷藏書全部移到讀書臺。

在太子的心目中,宮女之麗,御樂之聲,怎能比得上讀書臺的天然美景。每當吟誦左思《招隱》中的詩句“非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太子總覺得要比宮女演唱的歌喉、御樂演奏的絲竹更為悅耳動聽。


蕭統以太子之尊編輯《文選》,前無古人,后無來者。而要承擔起一個文學總編的使命,首先必須具備一個文學家的深厚功底。

史書記載,蕭統自幼聰敏,讀書勤勉,不僅有博古通今之學,而且有七步成詩之才。

太子的詩文,風格清新優美,沒有齊梁詩歌的香艷氣和玩世之風,被后人稱贊為梁代詩文中獨具一格的精品。他不僅冷眼觀察著追名逐利的世人,沒有被眼前燈紅酒綠的景象所迷惑,而且似乎特別的清醒,看到了從戰亂中走過來的世道危機,眸子里總是帶著一種抹不去的憂郁。

舉隅一首《詠彈箏人》。雖寫宮中之事,但不見任何雕琢的痕跡:

故箏猶可惜,應度幾人邊。

塵多澀移柱,風燥脆調弦。

還作三洲曲,誰念九重泉。

箏是舊物,不知有多少人撫過它。眼前還是那架箏,撫箏的卻另有其人,彈奏的還是凄絕哀婉的《三洲曲》,但誰還能想起過去的彈箏人呢?如今,箏在人去,箏也頗通人意,不僅蒙上灰塵,而且形變聲變,失去了往日的亮麗,不由得引發詩人的悵然之思。

舊弦,新人,熟調,故人,這是詩中直追生命意義的索引。一首小詩,竟有如此豐富的包容;輕盈之間,蘊含著深沉的嘆喟;平樸自然之極,宛如風行無跡,帶給人越樸就越厚、越淺亦越深的美妙;其弦外之音、韻外之致,在藻華奢艷的齊梁風氣中,猶如一股清流,特別引人注目。


太子賦詩撰文,也受到梁武帝倡導詩文的時代大潮推動。

《南史?文學傳序》中描述,晉時中原大亂,五王南渡,一直都不乏從事文學創作之人。而到了梁朝,文學更是蔚為大觀,主因是當時的社會開明,梁武帝非常儒雅,酷愛文學。因此有才氣的人,燦然匯集在一起。

當時武帝每到一處,總是命群臣賦詩,若能賦得好詩便賞賜金帛。故為官之人,都知道要如此勉勵自己上進,由此也提升自己的門第和身份,因此,詩歌在梁代的發展有如云蒸霞蔚。

更令人感奮的是,不僅文臣,甚至武將也以能作詩為榮,以不能作詩為恥。據記載,梁武帝的大將曹景宗曾被限韻作詩,結果他操筆立成,史傳佳話。

話說曹景宗大敗北魏敵軍后,梁武帝為他接風洗塵。酒過三巡,菜品五味,大家詠起詩來,倒把他這個軍功累累的大將軍給晾在了一邊。

梁武帝知識淵博,文史哲和儒釋道無不精研。還在蕭齊時代,他就廣結文人雅士,成為蕭子良西邸中的“竟陵八友”之一。稱帝后,其文臣中亦多墨客,于是借酒賽詩。文臣中有人為了“蔑視”在場的武將,他們偏要限韻,以增加難度。一時好句迭出,梁武帝一一評點,拍案叫絕。

當時的氣氛略顯尷尬,一下卻傳來了畫外音:你們好歹也得虛讓一下戰場上歸來的大將軍吧!你們怎么就不等他說聲服不服你們呢?曹將軍果然急了,吵著要韻字。

還以為知臣莫如君,梁武帝體諒曹將軍只會操刀弄槍,就勸他在一旁“觀戰”好了。誰知將軍早就有點不服這些書生,又多喝了幾盅,哪里肯聽勸說。梁武帝無奈,只好把分剩下的兩個字給了他:一個是“競”,另一個是“病”。也真是,偏偏是兩個生僻字。

也許,文臣們在緊張的期待中準備看笑話,可“老曹”真是員福將。只見他將酒杯往旁邊一撂,竟運筆如刀箭,一揮而就:

《華光殿侍宴賦競病韻》

去時兒女悲,歸來笳鼓競。

借問行路人,何如霍去病。

倘若解題“華光殿侍宴賦競病韻”,顯然將軍要表達的是,梁武帝在華光殿宴請群臣,自己參加賦詩得到了“競”和“病”這兩個倒楣的字作韻腳。

詩的頭兩句“去時兒女悲,歸來笳鼓競”,其意是描述出征時,兒女們怕父親戰死沙場,悲傷不已。可當將軍帶兵殺敵后勝利凱旋時,迎接他的是處處笳鼓。

第三四句的“借問行路人,何如霍去病”,明確表達曹老將軍的自豪:他竟然問那過路之人,你看本大將軍比漢朝的霍去病如何啊?

多么豪邁!梁武帝和文臣們都無不叫好。這一切,小小年紀的太子都看在眼里,銘記于心。

參考資料:《梁書?武帝紀》、《梁書?列傳》、《南史》 #

(待續)
圖片來源: 公共領域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