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羅宇:江曾曾當面阻止反腐 習王不理

2017-06-26|来源: |标签:石濤 四川茂县 山体垮塌 

BBC報導《四川茂縣山體崩塌93人失聯》中說:〝6月24日6時許,四川阿壩州茂縣疊溪鎮新磨村發生山體高位垮塌,造成40余戶農房、100余人被掩埋,河道堵塞2公里。把握黃金救援時間72小時,周日上午持續搜救,零星測得被土石掩埋的地底有生命跡象。根據央視新聞引述四川消防總隊消息,34臺生命探測儀、14條搜救犬投入救災,劃分5個區域展開全覆蓋搜索。〞

我看了現場的圖片,還是主要靠人在挖,救援采取最原始手法。災難是非常可怕的,但在那個制度下因為災難而衍生出的災難卻是更可怕的,救人的時候一定插個旗子,用死了人,救人做為一種宣傳的手法,這本身就是極端邪惡的。但是在中國到處都是,人們已經認為這是正常的生活。真正人的生活,誰有功夫還插個旗子?如果自己的爹埋在下面,還有功夫插旗子嗎?人死了也不忘宣傳,發生災難了,人們去救災的時候變成了宣傳,救出幾人問題不大。關鍵是我踩在了埋著人的土堆上在救人。還不忘插個旗子。這是非常邪惡的。

日本這個國家發生的地震非常多,我在京都的時候,住在樓上就感覺到樓在晃悠,跟當地人說,他們說這算什么,我們每天都生活在晃悠中。你看日本地震后,誰看見扯了一個大旗?把救援同胞的過程作為宣傳的手段本身就是滅絕人性的。而太多人沒有意識到這是滅絕人性的。這種滅絕人性來自于這個制度,這個環境。

比較一下山體垮塌前的村莊,以及之后的狀況,這個地方是2008年大地震后建立起來的新村組,現在再次遭到滅頂之災。人的命運在其中難以抗爭。站在人的角度上來講,都要奮斗,但在奮斗過程中無法順其天意的時候,我們看到一種無奈,而這種天意背后有著生命內涵。

自由亞洲報導中說可能發生第二次滑坡,因為山體已經變形了,茂縣救援人員全都離開了。在這悲劇中看人如何應對,以及理解生命的態度會反應出來。

另一個報導說,羅宇講江澤民和曾慶紅屢次不讓習近平曝光共產黨的邪惡,爆料的所做所為就是攤牌。這個說法就是相當直接了,這就表明了一個態度,在羅宇的看來,習近平和王岐山的反腐最終走向曝光共產黨的罪惡。那么現在階段,反對習近平和王岐山反腐,那就是逆天意了。

〝太子黨羅宇日前向《大紀元》表示,從他了解到的情況來看,目前中南海的局勢比較復雜。他介紹說:〝從習近平上臺到現在,習王反貪腐目標就是江曾,因為他們是最大的貪腐者。在這期間江曾有好幾次用很強烈的語氣跟習說:‘你想干什么呀,你想把共產黨的丑事都名揚天下啊!’他們跟習王說了好幾次,但習王沒有理睬。〞〞

如果這些話是真的,不就應對著我說的反腐亡黨嗎?十多年前,大家公認反腐亡黨是事實,習近平和王岐山上臺真的反腐了,又觸及到了很多人的利益。這些人反過來又反他們了。習近平和王岐山也是制度下的一份子,當他們走到這一步的時候,他們的作用就是要順其天意了。《封神演義》中周武王和文王都是紂王的臣子,都打到朝歌了,武王還有猶豫。很多人都會認為武王在裝,不明白武王君臣這種道德觀念,現在人把坦誠和真實當作了欺騙。臣伐君,按照當時的道德觀念就是錯的,但姜子牙告訴他,這就是天意。因為紂王代表的是對生靈的屠殺,就像共產黨代表的是對生靈的屠殺。

縱容官員貪腐,活摘器官,都是對人極端的侮辱。當人以自己的理由打擊了這一切的時候,那就叫順天意。不能自己的利益損失了就不干了,要明白其中的天意。為什么很多人不接受這生命的理念呢?頭腦里被灌輸了高級動物的理念,只認識他自己。

〝羅宇解釋:〝原因是他首先得保住自己,才能做后面他想做的事情。他得破除掉江曾策劃的陰謀——把他推翻讓薄熙來上臺。所以這是習近平上臺做的第一件事,他做的相當成功,胡溫已經把薄熙來拉下馬了,他再把周永康拉下馬,他這是保命。〞

〝習近平上臺5年來一直在肅清江曾的勢力,到了今天他們的勢力也肅清的差不多了。但是習近平遇到難逾越的阻力:江曾的勢力就是貪腐的勢力,貪腐的勢力就是全黨的勢力。所以到了現在,兩邊都沒有退路了。〞〞

這話說得非常到位,反貪腐就是反中共的,貪腐的勢力就是全黨的勢力。很多人對習近平和王岐山反貪不接受,都是因為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傷害。所以你看到了分化的場面,很多人明確的就是維護自己的利益,不顧天意。就像龍王死了自己的兒子,就非得把哪吒置于死地,不管他是否承負著天意。

〝〝海外郭文貴的所為明顯是針對十九大的,實際上就是江曾跟習近平攤牌。江曾他們可能覺得把習近平拉下馬不太容易,所以他們就想把王岐山先拉下馬,反正是把習王聯盟給你打破。習近平跟江曾的決戰必須在十九大之前,因為是爭十九大誰上誰下的問題。〞
〝現在就看習近平怎么智慧處理這個事情。原來他是想留王岐山在十九大。如果中央政治局有一個人說,王岐山不能上,因為郭文貴所為海外說了這么多事情,你們也沒有查,你們也沒有否認,那等于是把王岐山拉下馬。〞

北京學者章立凡在推特上評論:扳倒了九千歲,萬歲爺還在話下嗎?萬歲爺架空了,不是還有江上皇嗎?不是說〝中國80%的權力還在江總手里〞嗎?〝我得立點功再回去〞,老領導,新領導,新老領導,老老領導……都會為我作證:此人是立了大功的。〞

章立凡先生直指郭文貴。

與此同時,習近平要訪問香港,黃之鋒等人一大早把代表香港的金紫荊給蒙上了,保安沒能阻止,金紫荊是香港移交政權的標志,當時放上去的時候就壞了一只腿。政權移交那天,雨下的就像天漏了一樣。回歸后走了20年,這是命理中的過程。我認為就是讓人們意識到自己生命的珍貴。但很多利益的人卻更加利益,那么地獄的門在向他們打開。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