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捨得,捨不得

2017-06-12|来源: 蔣勛

我有兩方印,印石很普通,是黃褐色壽山石。兩方都是長方形,一樣大小。一方刻??“捨得??”,一方刻??“捨不得??”。(網絡圖片)

當初這樣設計,大概是因為有許多捨不得吧——許多東西捨不得,許多地方捨不得,許多時間捨不得,許多人捨不得。有時候也厭煩自己有這麼多捨不得,過了中年,讀一讀佛經,知道一切難捨,最終還是都要捨得;即使多麼捨不得,最終還是留不住,所以一定要捨得。

刻印的時候,我還在大學任教,給美術系大一開了一門課教篆刻。篆刻課有許多作業——臨摹印譜、學習古篆字、刀法。因此學生會藉此機會,替我刻一些閑章。刻印的學生叫阿內,替我刻這兩方印時,阿內大一,師大附中美術班畢業,素描底子極好。

在創作領域久了,知道人人都想表現自我,生怕不被看見。但是藝術創作,其實更像修行,要能夠安靜下來,專註於面前一個小物件,忘了別人,或連自己都忘了,大概只有這樣,才能擁有修行藝術的緣分吧。

當時阿內18歲,偶然臨摹泰山《金剛經》石刻,字體樸拙安靜,不露鋒芒,不沾煙火,在那一年的系展里拿了書法首獎。評審以為他勤練書法,我卻知道,還是因為他專註安靜,不計較門派書體,不誇張自我,橫平豎直,規矩謙遜,因此能大方寬闊,清明而沒有雜念。

藝術創作,關鍵在於人的品質。沒有人品,只計較技術表現,誇張喧嘩,距離美就還遠。孔子說??“士先器識,而後文藝??”,就是這個意思吧。

阿內學篆刻,有他自己的趣味。他像凝視一朵花一樣,專註在字里,一撇一捺,像花蕊婉轉,刀鋒遊走於虛空,渾然忘我。

他對篆刻有了一點心得,說要給我刻閑章。我剛好有兩方一樣大小的平常印石,也剛好在想捨得、捨不得的矛盾兩難,覺得許多事都在捨得、捨不得之間,就說,好吧,刻兩方印,一方??“捨得??”,陽朱文;一方??“捨不得??”,用陰文,白文。我心想,??“捨得??”如果是實,??“捨不得??”就存於虛空吧,虛實之間,還是有很多相互的牽連糾纏吧。

這兩方印刻好了,有阿內作品一貫的安靜、知足和喜悅,他很喜歡,我也很喜歡。

以後書畫引首,我常用??“捨得??”這一方印。??“捨不得??”卻沒有用過一次。有些朋友注意到了,就詢問我,怎麼只用??“捨得??”,不用??“捨不得??”?我回答不出來,自己也納悶。

阿內後來專攻金屬工藝,畢業作品是大型銅雕地景,錘打鍛敲過的銅片,組織成像蛹、像蠶繭,又像遠古生物化石遺骸的造型,攀爬蟄伏在山丘曠野、草地石礫中,使人想起生之艱難,也想起死之艱難。大學畢業後,阿內在舊金山成立了工作室,專心創作。2012年,他忽然打電話告訴我,說他入選了美國國家畫廊甄選的??“40 under 40??”——美國境內40位年齡在40歲以下的藝術家,要在華盛頓國家畫廊展出作品。阿內很開心,覺得默默做自己的事,不需要張揚,不需要填麻煩的表格申請,總會被有心人注意到。

我聽了有點傷感,我問:??“阿內,你快40歲了嗎???”啊,我記得的還是那個18歲蹲在校園的樹下畫一個蟬蛹素描的青年。所以也許我們只能跟自己說??“捨得??”吧!

我們如此眷戀,放不了手。青春歲月,歡愛溫暖,許許多多捨不得,原來,都必須捨得;捨不得,終究只是妄想而已。

無論甘心或不甘心,無論多麼捨不得,我們最終都要學會捨得。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