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芳】8964 在記憶與遺忘中戰斗的中國脊梁

2017-06-12|来源: 民主中国

當一個人被強迫蒙上雙眼,不允許他再觀感世界的色彩繽紛;當一個人被強迫捂上雙耳,不允許他再傾聽人世間的交響樂章;當一個人被逼迫閉上嘴巴,不允許他再用真話表達情感和思想……試想,當一個人沒有了自由言說的權利和獨立思考的能力時,他將陷入怎樣無邊的深濃的黑暗!就是在這樣不能聽、不能看、不能說的時代,2017年6月1日,歷經三年醞釀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正式實施,與此同時,在此法的基礎之上,為了強化對互聯網信息內容的管控,為了全方位掌控意識形態領域的話語權,《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也在同一天正式施行。

其實自中共建政以來,中國人從來就沒有過真正表達的自由,只不過,近年來鉗制言論的魔掌再一次攥緊了鐵拳,就這樣日復一日,中國人正在喪失做一個真正的人的能力。于是,在如此灰暗的環境下,真相被謊言掩埋,良知被貪婪取代,似乎整個社會都被無處不在的絕望和麻木充滿。

然而,終究還是有一批人,堅持選擇用記憶喚醒真相,用真話揭露謊言。哪怕是社交賬號被封鎖刪除,哪怕是失去了維持生計的工作,哪怕是遭遇傳喚、抄家,更哪怕因此被冠上各種各樣的“罪名”投進監獄!就在《網絡安全法》和《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實施之時,恰逢八九六四大屠殺28周年之際,不愿意自愿蒙上雙眼閉上嘴巴的勇士們,并沒有被這兩部惡法嚇阻,而是選擇了拒絕遺忘和拒絕沉默,他們努力爭取像一個真正的現代公民那樣用語言、用行動向世界公開宣示了人格的獨立。

在廣州,一名大學生因為在網上轉寄香港維多利亞公園數萬人紀念六四晚會的照片后,竟然被校方強行帶走,在被扣留近13小時后,校方逼迫這位大學生在休學與退學間二選其一。

公民自行印制“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等字樣的文化衫,也被中共視為一種“犯罪”,涉及到廣東、上海、福建、河北等地的公民因此被傳喚,公民董奇還被控涉嫌“尋釁滋事罪”遭到刑事拘留。

南京維權人士史庭福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前,身穿寫有“六四”字樣的襯衣,呼吁大家牢記歷史,勿忘“六四”,后被警方抄家并遭刑拘。

湖南株洲十余公民用人體擺出“六四”字樣,希望以這樣的人體行為藝術紀念六四,郭閩、郭勝、李明、陳思明、唐雪云、唐玉春、陳小平、文博、陳華柱、劉鎮等人因此被行政拘留或傳喚。

十年來堅持紀念六四的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被非法扣押5天,張恩廣、李紅衛、高祥明等人也因為和孫教授一起紀念六四28周年遭到關押。

李小玲在天安門廣場手舉“珠海李小玲六四光明行”的標牌,后被北京警方帶走,再后李小玲、周莉、李學惠、卜永柱、泉健虎、趙春紅、趙欣、梁燕葵等8人被控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

…………

還有,中共當局為了讓所有人都不再記起1989年6月4日這一天,“六四”作為敏感詞遭到屏蔽,所有關于六四的記憶都被網絡刪帖、禁言,封號、封群,驅逐、抓人,但是,隨著人類技術的進步,中共只手遮天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了。不敢正視罪惡歷史而欲蓋彌彰的結果,只能是越來越多的人千方百計地想去尋求真相。在互聯網成為全球化的今天,企圖用暴力和欺騙來統治社會,用法制代替法治治民,用侵害基本人權作為愚弄人民的手段,注定是要失敗的。僅以民間紀念六四為例,從發生大屠殺的那一刻開始,28年來民間就從未停止過拒絕遺忘的抗爭。而紀念六四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從傳播真相,揭露謊言,記錄歷史做起。

6月1日起施行的《網絡安全法》規定,禁止互聯網用戶發表包括所謂的損害國家聲譽、擾亂經濟或社會秩序、或意圖推翻社會主義制度在內的信息。而同一日施行的《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提出通過網站、應用程序、論壇、博客、微博、公眾賬號、即時通信工具、網絡直播等形式向社會公眾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應當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禁止未經許可或超越許可范圍,開展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活動。同一日實施的還有《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管理實施細則》和《互聯網信息內容管理行政執法程序規定》。這些法律的實施意在禁止一切質疑和反對的聲音,所有的新聞和時政都必須由“黨”統一發布,其目的再明確不過了,通過立法的形式讓習慣了“說不”的你們統統閉嘴,就像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在不斷被關閉的個人博客和微信帳號后,所表達的那樣“我感到徹底的無助”、“感覺我發出任何聲音都是不被允許的。”李承鵬在北大的一次講話上曾這樣說過:“民眾能否自由地說話,是這個國家是否步入文明的最重要的標志,讓民眾說話,國家才有生命力。”

自1949年至今,中國人何曾有過自由言說的權利?甚至連記憶的權利都沒有!從中國老百姓根本就看不到的艾曉明的《夾邊溝祭事》,王友琴的《文革受難者》到吳仁華的《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屠殺內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天安門事件逐日記錄》等紀實文字,再到近期引發輿論熱點的方方的小說《軟埋》,分明看到了中國人在記憶與遺忘的戰斗中,在怎樣記錄守護著中國現代歷史中一幕幕人權慘案。

倘若一個國家連正視歷史的勇氣都沒有,連讓人說真話的膽量都沒有,那便是這個國家的懦弱和自卑。柴靜說:“一個國家由一個個具體的人構成,它由這些人創造并且決定,只有一個國家能擁有那些尋求真理的人,能夠獨立思考的人,能夠記錄真實的人,能夠不計利害為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夠捍衛自己憲法權利的人,能夠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然不言乏力不言放棄的人。只有一個國家能夠珍重這樣的頭腦和靈魂,我們才能說我們為祖國驕傲。”

當權者可以動用國家機器蒙上人民的雙眼,剝奪人民自由言說的權利,用千萬條惡法束縛住人的言行,但是,卻怎么可能同時束縛住人的思想和靈魂?不管當權者想“軟埋”記憶還是“軟埋”言論,逆世界主流文明的妄舉都會給這個國家帶來人性毀滅的災難。當人們蒙受蒙眼閉嘴之殤痛后,為思想自由而寧愿舍棄身體自由的勇士將會逐漸成為社會的大多數。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