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律師揭露被迫服藥 牽出中共更深罪惡

2017-05-15|来源: 新唐人|标签:709律師 灌食不明藥物 法輪功修煉者 維權人士 

近日,陸續有已釋放的709律師披露,他們在被關押期間遭受虐待和酷刑的情況。其中,有關他們被迫服用不明藥物而導致身體以及精神上遭受傷害的內容,引發海外輿論的強烈關注。外界注意到,中共利用有害藥物迫害良心犯的情況,在過去十幾年間曾大規模發生在法輪功修煉者身上。之後,這種迫害手段被擴展用於迫害其他維權人士與維權律師。

709律師疑普遍遭強迫灌食不明藥物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鋒銳律師事務所前實習律師李姝雲,因涉入「709維權律師案」曾被中共警察抓捕並關押了9個月,之後被取保候審。日前,李姝雲首次打破沉默,在網路上披露了自己被羈押期間遭受中共公安迫害的內情。其中,她提到自己曾被罰站16小時,連續被限制坐在凳子上7天一動不許動,以及被迫吃藥7個月。

報導指,李姝雲提及被迫服用的這種不知名藥物會致人肌肉酸痛、精神低迷。

此前,5月9日剛獲釋回家的709律師李和平與今年1月12日獲取保回家的律師李春富,他們也披露自己在被關押期間曾被辦案人員強迫灌食不明藥物。

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透露,這種藥物導致李和平肌肉疼痛、胳膊無法抬起、眼睛劇痛、視力受影響。而李春富釋放後已被確診為精神分裂,外界普遍懷疑他的精神病與藥物有關。

上述內情曝光後,再次引發海外輿論界對中共利用有害藥物(毒藥),來迫害良心犯的嚴重程度的關切。

美媒報導計算機工程師蘇剛之死 踢爆中共注射有毒藥物致死案例


事實上,在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長達18年的迫害過程中,不斷傳出的案例顯示,中共一直在系統性大規模利用有害、有毒藥物毒害法輪功修煉者。

2000年6月23日,《華盛頓郵報》報導了中國大陸32歲的計算機工程師蘇剛,被中共警察強行拖入精神病院注射藥物後僅10天即死亡的案例。

據報導,蘇剛因拒絕放棄法輪功而多次被單位保安部門拘留。2000年4月25日,蘇剛去北京上訪再次被抓,5月23日,其工作單位授權警察把他拖入精神病院。

蘇剛的父親蘇德安說,醫生一天給蘇剛注射兩次不明藥物。一星期後,蘇剛已不能正常吃飯或移動肢體。至6月10日,原本健康的蘇剛即死於心臟衰竭。

蘇剛叔父蘇蓮禧因將「蘇剛之死」真相公諸於世,不久被中共警察送入勞教所勞教三年。

國際社會關注中共利用藥物迫害良心犯


中共濫用精神病治療手段系統迫害法輪功學員震驚國際社會。2003年5月世界精神病學協會(WPA)發表聲明,強烈譴責中共利用精神病醫院進行人權迫害,要求「無條件」接受世界精神病學協會「獨立調查」。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通過系統的調查發現,中共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遍佈中國23個省市自治區,至少有上百所省、市、縣、區的精神病院參與了迫害。

健康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許多人被強迫注射或灌食多種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並遭受長時間捆綁、電擊等酷刑。破壞中樞神經系統的藥物致使有的法輪功學員全身癱瘓或局部癱瘓;有的雙目失明,兩耳失聰;有的身體肌肉、器官腐爛;有的部分或全部喪失記憶,成為呆癡;有的導致內臟功能嚴重損害;有的被迫害致瘋;有的由於藥物發作很快死亡。

從已確認發生的案例數量及分布範圍看,對法輪功學員的濫用精神藥物的迫害,是一個有計劃的、自上而下系統實施的政策,目的是通過藥物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最頻繁使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藥物,包括「蘇比利」、「冬眠靈」、「冬眠一號」、氯丙秦、(Perphenazine、Chlorpromazine、Fluphenazine、Fluorohydroxypiperidine)、癸酸酯長效劑和其它未知物質。

美國精神病專家Sunny Lu教授表示,這些藥物給正常人服用或使用劑量過大會產生副作用,導致說話困難、行動遲緩,嚴重者抽風、甚至死亡。癸酸酯長效劑服用不當或劑量過大,副作用更大,更長效,會使人肌肉僵直、心力衰竭,甚至死亡。

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在2009年1月14日提交給本年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年會的報告中指出,「很多情況下,這種關押與強制治療是不經過法律審核的。比如,當聯合國特派專員諾瓦克教授訪華時注意到,在中共的行政拘留中,他們經常採用『強製藥物治療』手段,改變被關押者的思想。」

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為遭中共藥物迫害的良心犯劉曉蓮發出緊急呼籲


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波文(Theo Van Boven),曾為法輪功學員劉曉蓮老人發出過緊急呼籲,並向聯合國負責言論自由特別報告專員送出了一項聯合緊急控訴。

據大紀元報導,劉曉蓮是湖北省赤壁市赤壁鎮八寶刀村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於2002年6月被中共警察,押到市人民醫院注射了不明藥液。當天晚上毒性發作,劉曉蓮七孔出血,上吐下瀉。五天後,看守所警察確認劉曉蓮快不行了,便讓她丈夫寫了擔保,勒索3000元人民幣後釋放。

回家後,劉曉蓮對外揭露了自己遭受迫害的情況。

2006年5月13日,赤壁市公安局再次非法綁架劉曉蓮,把她關押到赤壁市浦紡精神病院,通過注射毒針,把她變成了啞巴才釋放。劉曉蓮回家後,親筆寫下了自己在精神病院遭受酷刑迫害的經過。

她寫道:「惡醫張主任及其幫兇使用高壓電棍、電針電我4個小時、並指使年輕男精神病號侮辱、打罵、侵犯我。使用毒藥灌食、吊針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藥水,毒害我的生命。這次注射後,我整個身體發黑,與黑人沒甚麼兩樣。這次我被邪惡毒昏了兩天兩夜,待我清醒時突然不能說話了,成啞巴了。」

2006年9月1日,已經被毒啞的劉曉蓮,再次被中共警察關進赤壁市浦紡精神病院。經過兩年多的關押迫害,劉曉蓮2008年10月26日含冤離世,死時全身浮腫。

中共利用藥物迫害良心犯是普遍現象


中共使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嚴重程度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在2008年11月於日內瓦召開的第四十一屆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年會上,反酷刑委員專門針對精神病院強制關押迫害良心犯的問題提出質詢。

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中央社等國際主流新聞社,以及紐約時報、法國國際廣播電臺、美國之音、新西蘭電視一臺、加拿大新聞、德國之聲等世界主流媒體,都曾在第一時間報導了上述消息。

2009年1月,聯合國酷刑問題專員諾瓦克先生(Manfred Nowak)在聯合國酷刑年度報告中特別指出:「中共對這些沒有經過法律審核、任意關押的受害者經常採用『強製藥物治療』手段」。

諾瓦克先生在中國實地考察的報告中還指出,在聯合國收到的從中國的投訴案中,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案例佔了66%。

明慧網2009年9月18日曾報導了幾個已遞交聯合國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藥物迫害的案例:

方世敏:文山縣法輪功學員,被抓捕後遭關禁閉長達一年。警察見不能「轉化」方世敏,就在她的飯裏拌入損害神經的藥物,致使方世敏神志不清,變得呆癡木訥。

萬秀英:個舊市雞街冶煉廠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5年。她被惡警長期罰站、關禁閉、綁死人床、注射不明藥物,被迫害得不能說話、走路,神志不清。被送回家時已失去記憶,生命奄奄一息,至今仍未清醒。

孫鐵春:遼寧省本溪市法輪功學員。2004年9月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威寧營勞教所三年間,受到嚴重的迫害。2006年7月孫鐵春被管理科惡警施以「抻刑」。在用刑的同時,警察還往孫鐵春身體裏注射不明藥物。孫鐵春當時即疼痛難忍,高聲呼救,被惡警董波拿膠帶綁粘住她的嘴。被抻半個多月後,孫鐵春手、腳都不會動了,精神也失常。

孫鐵春出獄後不久,又於2008年7、8月間被警方抓走,此後失蹤。

山東省棗莊市市中區五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徐德存女士,2012年出勞教所時感覺渾身無力,疑在食物中被下毒。2013年9月1日,徐德存女士被家人送入棗莊市市立醫院。醫院調取她的醫保信息後,開始不願意收治,後來醫生問徐德存的家人:「患者是否有信仰?如果是煉法輪功的,就按煉法輪功的下藥。」

9月6日早5點,徐德存被送入重癥監護室,在入監護室過程中,徐德存還不斷地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分多鐘後,醫生出來宣布徐德存「腦死亡」。

徐德存的親友質疑:為甚麼醫生會說「如果是煉法輪功的,就按煉法輪功的下藥」?這個針對法輪功的治療究竟用的是甚麼藥物?她被送進重癥監護室後,為什麼這麼快就死亡?


圖: 中共利用藥物迫害良心犯是普遍現象。(pixabay.com)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凱欣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