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育兒】中國媽媽在日本(二)我學會了謙卑

2017-04-30|来源: |标签:家教育儿 日本 谦卑 

日本是個非常謙卑的國度,對人的尊重不是以身份、地位來劃分。剛到這里時,我總是高高在上的樣子,很難融入日本社會,十多年后才發生改變。

剛到日本的第二天,我獨自一人出去散步,走在一條安靜的小巷里。迎面走來一位60多歲、身材非常矮小的老婦人,可能還不到140公分吧,所以顯得我的身材更加高大了,我昂頭挺胸地朝她走去。她有些駝背,安靜的臉龐上有一絲淡淡的笑容,她走到我面前說:“你好。”說完向我90度鞠躬,我非常震驚她的舉動,馬上說:“你好。”想學她的樣子鞠躬,但是我從來沒有鞠躬的習慣,所以只是點了一下頭。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如此的尊重,以前在中國時只看到過同事們在領導面前點頭哈腰;到了日本,沒想到一位老婆婆竟然對我鞠躬,不是為了阿諛奉承,僅僅是打個招呼而已。我心里覺得奇怪:為什么她會這么謙卑地去問候一個陌生人呢?回到家里我對先生說起這事,他笑我說:“日本人都是這樣啊!不要大驚小怪的。”第三天我見到了先生的同事,大概50多歲了,也是對我鞠躬問候:“初次見面,請多關照。”而我只是坐在車里對他點了一下頭:“請多關照。”

孩子上小學了,老師來家訪站在門口向我鞠躬,我也還禮鞠躬。抬起頭看到老師還在那里鞠躬,我只好再一次鞠躬,和他同時抬起頭。心里想:這么長時間的鞠躬,他的腰不疼嗎?進到家里,我和老師面對面坐著,他一直用敬語對我說話,并且說了孩子的很多優點,有些優點連我自己都沒有發現。而我說到孩子的缺點時,老師竟然安慰我:“因為是孩子,都是會這樣的。”我非常驚訝:在老師的眼里,孩子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一切都可以包容。他最后說:“這一年請多關照。”便起身告辭,走到門口依然向我鞠躬告別。

在日本居住久了,我發現日本人都是如此地謙卑,有身份的人就更加謙卑了,我經常看到縣議員在車站給每一位上班族鞠躬。另外日本的服務品質也是居于世界的前列,服務人員的甜美笑容再加上鞠躬,讓客人感受到賓至如歸。在茶道、劍道、柔道、跆拳道等的文化當中也都有鞠躬的禮節,有的時候是跪著鞠躬。

了解日本文化之后,我開始喜歡日本人的謙卑,現在也能夠做到90度鞠躬了。而且,我是真誠地對待每一個人,即使對方沒有對我還禮,我也不會覺得怎樣,因為這是發自內心深處的謙卑和尊重。

看到日本地震時,天皇夫婦、日本首相向災民謙卑地問候;中國汶川地震時,日本救援隊向死去的中國同胞默哀敬禮。我感受到:貧富都是一樣的,都是可貴的生命,對人都應該尊重。

圖片來源:網絡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