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從辱母殺人案看大陸私企的生存空間

2017-04-20|来源: 自由亞洲|标签:辱母杀人案 大陆私企 中共体制 

近幾十年大陸經濟發展令人矚目,而其中最有力的因素是私企作用,據統計私企創造的價值占百分之六十以上。然而大陸私企的生存空間如何?或是說大陸私企能否有公平競爭的平臺,能否同樣得到保護和發展壯大的機會?這只要看一些具體的事例,便知道私企能否有發展的機緣,既要看時間段又要看各自手段,但從中共體制的根本上來說,大陸私企處于中共隨心所欲的管制之下,是讓你活便可活讓你死就死得硬邦邦,聽憑擺布艱難維生可以說是大陸私企的真實寫照。只要看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的典型事例,便知道大陸私企仗仰中共鼻息而存活的屈辱真相。

最近大陸發生的轟動社會引發普遍憤慨的虐母殺人案,便從側面描畫出大陸私企何其艱難屈辱生存的實況。山東冠縣的蘇銀霞在當地經營源大工貿有限公司,是雇工二百多人主要加工剎車片鋼管鋼板的私企,在鋼鐵和加工產品不景氣的前幾年借下高利貸維持經營。蘇銀霞所借的高利貸每月利息是百分之十,借了一百三十五萬元但已經還了一百八十四萬元,還有一套價值七十萬元的房屋被高利貸者扣押抵債。不過這遠遠沒有還清滾雪球一樣增長的高利貸,討債者辱罵扣押蘇銀霞本人和兒子于歡,拉過糞便之后將蘇銀霞的頭按入馬桶之中,甚至掏出生殖器壓住蘇銀霞在其臉上蹭。在報警后依然得不到任何保護的于歡,忍無可忍之下用水果刀刺死一人刺傷三人,結果被當地法院以傷害罪罪判處無期徒刑。

蘇銀霞為什么要借明知無法償還的高利貸?因為中共銀行在這些私企不景氣的艱難時刻,不僅不會向其放貸甚至提前追討之前發放的貸款,但是產能過剩和虧本經營的國企卻輕松獲得低息借貸。經營多年鋼鐵加工業的蘇銀霞當然知道,只有個位數盈利的公司要借貸月利百分之十的高利貸,那無異于飲鴆止渴的一條不顧死活的險招。更可況當時鋼鐵和加工產品正處于賠本維持的艱難時刻,本來生產就是賠本買賣再擔負盈利時也無法償付的高利貸,這種狀況可謂是無奈選擇的加速墜向死亡。但是中共卻不允許這些民營私企結帳倒閉,何況私企可能將家族數千上億的資產全投入了這公司,眼看著這一切丟失殆盡而不拼死一救也會心有不甘。在中共對私企基本不放貸而窮盡一切方法后,明知是死的高利貸就成為不甘坐以待斃私企的求生企盼。僅是蘇銀霞所在地區就有為數可觀的私企,墜入了斷難償付的高利貸的地獄之門。

高利貸在大陸法律明文規定屬于違法行為,年利在百分之二十四以內的借貸受保護,年利超過百分之三十六的部分屬于非法無效。為什么月利高達百分之十的高利貸,也就是年利超過百分之二百一十三,卻能在大陸普遍存在且橫行無忌?例如討債者對蘇銀霞母子拘禁人身,以打罵甚至生殖器猥褻婦女來討債,而報警后前來處理的警察卻對此視而不見。要知道不論是拘禁人身還是公然侮辱,或是猥褻婦女全是法有明文的違法犯罪,而高利貸受害者在遭受這些犯罪侵害時,中共司法部門并不依法予以保護。探討大陸高利貸橫行之文將其中奧妙一一揭露,這就是一方面官員投資入伙并加以保護,一方面黑社會暴力催討而形成的暴利模式。中共銀行對私企不借貸將之逼向高利貸,而高利貸者卻在縱容默許之下對私企敲骨吸髓。

這里需要特別加以指出的是蘇銀霞家族,在當地并不屬于毫無權勢聽憑宰割的弱勢群體。有網絡錄音和文章在探討分析此案時指出,蘇銀霞的丈夫于西明原是山東冠縣地稅局局長,他甚至能夠動用權力以國際企業的名義,劃撥土地給蘇銀霞開辦源大工貿有限公司。當今大陸官員能夠與土地沾邊的,肯定是有錢有勢吃得開的官員,能夠劃撥土地更是大吃八方的官員。然而在當地如此有權勢官員親屬,經營私企還如此艱難困阻,自家沒有官場靠山的私企之艱險,那是不用多想也可以猜個八九不離十的。

其實大量經營私企者不僅命途多舛,不是亡命海外就是命喪黃泉的信息,通過網絡和國際媒體報道早已經見怪不怪了,尤其是那些經營有方肥得流油的私企。例如大陸最早被胡潤百富榜稱為首富的仰融,被當時的遼寧掌權人薄熙來一紙空文便搶劫一空,盡管薄熙來早已經關入秦城監獄吃牢飯,但是仰融的處境依然如故仍在美國避難。重慶的億萬富翁李俊遭受薄熙來壓榨后,也成功逃亡國外并控訴搶劫其財產的重慶當局,在薄熙來倒臺并判刑后中共承認,薄熙來到重慶主政后對李俊的迫害和搜刮,并承諾歸還李俊上億的收繳的資產,但是至今也聽不到什么具體的下文了。而湖南億萬富翁曾承杰就沒有如此幸運了,他聽從當地官員的要求與他們一起集資,卻被誣告非法集資而遭收監關押,案件尚未立案他的數十億資產已被湖南官員搶掠一空,而且為免除麻煩一了百了將曾成杰匆匆處死。

大陸大量通過私企房地產等成為有錢人的,所以想盡辦法移民海外的最主要因素,便是害怕自家的企業財產甚至性命不保。因為大家心知肚明私企在中共的眼中,只是聽憑宰割予取予奪的錢袋子,而非社會經濟賴以生存發展的前提,中共一手操控的國企才被中共視為自家資產。因此不論中共的經濟政策還是財政傾斜,國企享盡特權和錢財補貼,私企則是備受歧視和搜掠。除了這些政策性的公開的不平等之外,私企也是貪官污吏眼中的肥羊,大陸私企買通官場是的生存不二法則。而蘇銀霞案件則進一步顯示出,私企一旦遇上困難運轉缺乏資金時,不要指望中共會提供救助政策和銀行貸款,私企將被迫行不是在社會私募,便是借貸死也還不清的高利貸,這其實也就是私企早死晚死或怎樣死的區別了。

當然大陸私企也還包括國際資本的私企,這些在開放之初中共想方設法招徠的資本,其實現今早已成中共隨意揉捏的面團。因為薩德入韓而慘遭中共修理的韓國樂天集團,是最具有說服力的中共凌辱收拾外資的實例。而不合中共政治口味的國際四起,在大陸也從來沒有生存的空間。默多克的新聞集團曾經屈心逢迎中共,想在大陸的新聞領域闖出一片天地,結果白白投入成十億美元連個響聲也聽不到。谷歌公司則是在中共及大陸競爭公司聯手絞殺下,不得不放棄大陸這個全球最大的市場。至于臺灣香港資金在大陸的中小私企,被大陸官場黑惡勢力生吞活剝的屢屢見諸報端,許多這類投訴無門者還成立相互幫助聲援的團體,可見國際私企在大陸生存條件同樣極度惡劣。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