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黃震南: 八田與一偉大之處不只嘉南大圳

2017-04-19|来源: 風傳媒

有形的銅像能被毀壞,無形的情感卻無法動搖

大圳的意義,直接反應在情感上的具體表現是:民眾感念其功績,在八田與一在世時,便執意鑄造銅像紀念。

這尊銅像,並非偶像崇拜或殖民主義下的產物。臺灣人在水利工程結束時,往往會建造寺廟祭祀功勞者,如高雄曹公圳的曹公廟、彰化八堡圳的林先生廟、嘉義十股圳的蔡葉二將軍廟等,與其說是信仰,不如說這是臺灣人的人情味。

八田與一的銅像,想必繼承了臺灣過往水利工程完成後,農民感念建廟的情感。包括剛剛提的那兩首歌詠嘉南大圳的詩作,請注意都寫成於戰後,是一個根本不須拍日本馬屁的時代。

這是跨越了時代、超越了政權的感恩。

或曰「八田與一就是日本殖民政府的幫兇,建設水庫的目的只是讓日本賺錢而已,根本剝削臺灣人!」

他身為日本人,處於那個時代,為日本國效力,豈不是正常的事?批評他是為了殖民而建設的人們,根本與戰後告狀說「林獻堂等人在日治時代也當過官方代表,所以是漢奸」的民眾素質一樣愚昧。

喔,所以日治時代領公家薪水的都是殖民幫兇就對了?當時的人一定要跨海幫中華民國建設才不是漢奸就對了?

那我可以再告訴大家一件事:八田與一還真的幫中華民國建設過——1935年,八田與一受聘為中華民國福建省顧問技師,赴福建擬定福建省水利灌溉設施計畫書,聘請者就是鼎鼎大名的陳儀。

再說是否剝削臺灣人這件事。從紀錄上來看,八田與一未曾有歧視臺灣人的紀錄。反倒是建設過程中,他舉家搬至工地與工人一起作息。當國家經費不足必須裁去一半員工時,他認為臺人勞工若被辭退,臺人全家生計恐怕出問題,因此他先考量辭退日本技師。而水圳完成之日,立碑紀錄10年來工程罹難人員,他也主張名單不可依職位高低或日人臺人排序,應公平依罹難順序排列。

請各位務必留意到:他的偉大,並非建造了當時亞洲第一、世界第三的水庫,也並非他設計的圳道,長度加起來足足可以繞地球半圈。

而是種種事蹟證明:他是無國界的工程師,真正的人道主義者。

18歲的我,面對這些資料,真真正正地震撼了。於是我紅著眼眶,一字字寫下這首詩的賞析。這是我人生初次讀臺灣史,讀到想掉淚的經驗。

今天八田與一銅像雖被破壞,但幸好臺灣人的記憶開始延續了。

有形的銅像能被毀壞,無形的情感卻無法動搖,只會因為外界惡意的破壞,而更加強與歷史的連結羈絆。如果今天的悲劇能讓更多人了解八田與一的事蹟,那麼我們的淚水,就有價值。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