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哪些中國人把錢弄到了國外?

2017-04-19|来源: 作者博客

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在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7年年會時,將海外并購比喻成“帶刺的玫瑰”和“手中的流沙”,在中國資本走出去的過程中,不乏一些打著買足球俱樂部旗號的企業借機將資產轉移到了國外。

潘功勝的憂慮不無道理,近些年,上至權貴,下至草民,都在通過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渠道紛紛把錢弄到國外,無論是到境外買企業買房產甚至買大額的保險,都是在變相轉移資產,加速逃離這個正在復興正在做夢的神奇國度。

近年來到底有多少資金流出了中國,這是一個撲朔迷離似是而非的問題,如果僅從外匯儲備變化來看,中國已累計流出逾2萬億美元,相當于2014年初4萬億美元外匯儲備歷史記錄的一半!

據美國投行“高盛”統計,2015年一年之內,從中國流出去的資金就達到了1.1萬億美元。這些弄到了國外的錢,絕大部分是中國企業和個人轉出去的,也就是說,這些弄到了國外的錢,不是所謂的外資,而是中國人自己的錢。1.1萬億美元,足可以給1億中國家庭每家買一輛汽車,為1.22億中國人支付一年的工資,甚至可以買下去年中國對外出口貨物的一半。

早在2013年,就有中紀委高官直言,中紀委向中央通報了中國的腐敗局勢,根據通報顯示,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監察部統計,在拋售豪華住宅、別墅新動向中,出現若干極不正常情況:拋售住宅業主中60%持匿名、假名或以公司掛名;業主物業大多數空置或出租給親屬、朋友,沒有租住合約;業主物業出售都要求出現現金交易,不經金融機構;業主物業出手都委托律師全權處理,業務在交易過程中不露面。

在部分通報顯示,全國有11個地市拋售最嚴重,分別為南京、上海、杭州天津、沈陽、廈門、南京、福州、濟南、廣州、深圳、成都,其中官員拋售豪華住宅最厲害的是廣州和上海,分別為4880套和4755套,福州和濟南以1240套和1210套居末位。而別墅則以杭州412棟居首,天津112棟墊底。

上述中紀委的通報稱,據不完全統計,2010年中國非法資金外流是4120億美元,2011年達到6000億美元,2012年突破10000億美元,2013年的非法資金外流規模或將達到15000億美元。

所謂資本外流通常指一個國家或區域內發生的大規模資本流出,經濟學上定義的資本外流分長期或短期,當一國發生短期資本外流時,對于在該國進行投資的投資人來說是致命的,因他們所持有的資產價格將會被低估,進而造成損失及不必要的風險。

資本外流當然也會影響匯率,當一國發生資本外流時,其貨幣將會貶值,長期而言該國的進口成本將會上升。若在短期之內發生劇烈的資本外流,甚至可能發生中央銀行或者國內其他銀行所持有的外幣儲備枯竭的情形,嚴重的甚至會導致進一步的危機。

而資本出逃是指通過非正式渠道流出的部分,其中既包括規模未被政府準確掌握的資本流出,如出口低報和走私等;也包括渠道未被政府準確掌握著的資本流出,資本出逃往往具有極強的違規性與隱蔽性,其規模也很難被政府或金融機構準確掌握。

有資料顯示,86%的流出中國的資金是通過“貿易發票造假”來進行的,中國公司安排外國供貨商對進口的貨物超額收費,而后把多余收取的資金轉移到國外賬戶。在幫助中國人將資金轉移到海外這個問題上,已經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產業,從匯款中介到由海關人員運送現金的私人飛機等不一而足。企業進行的銀行轉賬也可以掩蓋向海外轉移的個人資金,另外一種方法是將個人現金附帶在合法進出口交易中,有時是通過偽造假發票,甚至攜帶整包整包的現金出境。

據世行估計,從發展中國家非法流出的資金,包括腐敗官員利用避稅天堂,掩蓋他們通過賄賂和非法活動獲得的錢財。而頻頻曝光的大案要案也告訴我們,權貴們非法轉移到境外的資金已經遠遠超出我們的想象,無論大官小官大富小富都在紛紛向境外非法轉移資金,他們在拚命掏空中國的同時,卻把嚴重的房地產泡沫以及通貨膨脹留給了千千萬萬無奈又無助的老百姓。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