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愛才大度 納諫如流的漢光武帝

2017-04-08|来源: 大纪元|标签:古风悠悠 汉光武帝 

東漢光武帝劉秀的氣魄,跟公孫述(?-36年,字子陽,扶風茂陵人。兩漢間曾經割據蜀郡,自稱蜀王。)不同,他豁達大度,坦率自然,尊重、愛惜人才。

馬援奉了隗囂的命令來見光武帝。中黃門把他引進宮里,戴著頭巾的光武帝正在走廊邊閑坐, 看到他趕忙站起相迎,笑道:“先生在兩位皇帝間(另一皇帝指公孫述)來往悠然,佩服佩服!我到今天才得見到先生,慚愧慚愧!”

馬援趕忙下拜表示歉意,說:“當今之世,君王固然要挑選賢臣,臣子也要選擇明君啊!我跟公孫述是同鄉,從小一起玩的。前些日子去見他,他儀仗簇擁,神氣十足的請我相會。而我來洛陽,陛下從未見過我,難道不怕我是刺客?如此隨意,也太有意思了!”

光武帝笑著請他就座,“先生不是刺客,只怕是說客吧?”

馬援情不自禁地贊嘆道:“天下大亂,到處有人稱王稱帝,今天看到陛下的氣概,帝王到底是帝王!”就憑這一次會見,馬援佩服劉秀的風度和氣質,從此跟隨光武帝,成為他手下最得力的大臣,立下了許多功勞。

另一位賢士太原人周黨,他應召來會見光武帝,不行君臣禮節,聲稱自己的志趣是鄉居歸隱。

在場的范升對光武帝說:“周黨這號人,文不能著書立說,武不會行軍打仗,憑一點虛名,朝見時,竟然不行君臣大禮,像什么話!我要跟他比試比試:天文地理,人事政治,輸了我受罰;他輸呢,可見是故作姿態、沽名釣譽,應該治他‘大不敬’的罪!”

光武帝說:“自古到今總有不愿受拘束的人。伯夷、叔齊不吃周朝的小米,太原周黨不領我的俸祿,人各有志嘛!送他四十匹絹,讓他回家去吧。”

另一位賢士嚴光,字子陵,早年曾和劉秀一起讀書,很受尊敬。劉秀當了皇帝,到處打聽他的下落,后來為他畫了像,才在齊國找到他。

光武帝多次禮請嚴光,他到了洛陽后,光武帝想拜他為諫議大夫,他不肯接受,寧愿回到浙西富春山中耕田釣魚。現存名勝子陵灘的釣魚臺,據說就是當年他釣魚的地方。

由此可以看出,光武帝尊重人才,也尊重個人人格,正因如此,在多數場合他能接受不同意見,對那些敢于堅持正道的人很贊賞,這種事例不少。

中郎將來歙(讀西)被刺,靈柩回到洛陽舉行葬禮。趙王劉良隨光武帝扶柩回城,到達夏城門時交通十分擁擠,他喝令中郎將張邯給他讓路,還要守門官岑尊離開崗位,到前面來接受斥責。此舉被司隸校尉鮑永彈劾,“劉良不守法紀,應該治罪。”可劉良就是光武帝的叔父,鮑永這個舉動,大臣們無不嘆服。

不久,鮑永推薦扶風人鮑恢為助手,鮑恢也是個不怕權勢的人物。光武帝衷心地贊賞他們二人,說:“我愿皇親國戚都該謹慎些;不然,碰到我的‘二鮑’(鮑永、鮑恢)就難以下臺了。”

鮑永到外地視察,經過更始皇帝的墳地,他跪拜哭泣;對自己原來的主公表示了哀悼;又到了扶風郡,隆重祭祀救命恩人茍諫的陵墓。光武帝聽說了這件事后很不愉快,問大臣們,“外出辦事,他這樣隨意活動,該怎么處置呢?”

太中大夫張湛說:“仁愛是行動的準則,忠義是做事的根本。仁人不忘舊恩,忠臣不忘故君。鮑永兩樣都有,仁愛與忠義俱備,他是個有高尚的人格的人啊!” 光武帝聽完心里釋然,對鮑永也更加尊重了。

睢陽縣令任延升任為武威太守。光武帝在接見他時,勸他道:“好好聽長官的話, 別把名譽搞壞了。”

任延聽后大不以為然,說道:“古人說過,忠臣不謀私利,為己謀利的不是忠臣 。做事遵循正道,奉公守法是臣子的原則。跟著長官隨聲附和絕不是國家的幸事!陛下教我 ‘好好聽長官的話’,我不敢茍同!”

光武帝聽了,先是一楞,想了一會兒,不覺肅然!連聲贊嘆:“你說得對,說得好! 請按你的意思做吧!”

(事據《資治通鑒》)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