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化】話牛畫──《平疇呼犢》賞析

2017-04-04|来源: 大纪元|标签:平疇呼犢 柳塘呼犢 

平疇上正上演著這樣一齣家庭戲碼——

牛犢:慢點呀,等我,等等我啊!

母牛:快呀,走快點,快點過來吧!

秋天了,在生長著不知名小樹和開花蘆葦的荒郊中,一母一子兩頭牛,也不知是要回家還是想換個地方吃草,母子倆一前一後,在傍著經受長年風吹雨打,表面堅硬光滑的石塊的山路上走著。小牛腿短步子小,走著走著就落在母牛後頭了,眼看越走越後,小牛急了,不甘落後地抗議起來。這時母牛停下了腳步,有點無可奈何地回過頭來,看著牠、等牠。

這位不知名的畫家在畫這幅畫之前,一定做了許多功課,除了研究牛的體形外貎外,還把牛身軀各部位的比例,本身肌肉骨骼的組織結構都觀察清楚,更把牛在什麼狀態下,會出現什麼樣的動作和表情;在不同的角度下,體形會產生什麼變化,也都觀察得非常清楚。所以畫家描繪小牛在鳴叫時那種高高地昂起頭,伸長脖子,張著口唇,抬起一隻前足,弓著尾巴輕搖的模樣,畫得真是逼真傳神,觀畫者彷彿也聽到了小牛急促的呼喚聲。

畫家先以淡墨鉤出牛的身形體態,再依牛體各部位的結構舖染深淺不一的墨色,做出凹凸明暗效果,等牛的實體感出來之後,再以細線加勾各處細部變化,包括頭角、五官、四肢、牛毛等等,這時不但牛兒有了表情,栩栩如生的感覺也會慢慢地出現。



《平疇呼犢》母牛和牠的牛犢在荒野中對話。
畫家在構思這幅畫時,也許就想刻劃牛的心理狀態,把這對牛母子擬人化。他讓兩隻牛兒都往上抬起一隻前足,母牛是舉足揮向右前方,牛犢則是往後劃,看起來是各持己見,要求對方聽自己的。作為母親,可能平日教導孩子的次數多了,不知不覺地,舉手投足都呈現指揮狀態,牠揮動前足可能是在說:快呀,走快點,快點過來吧!然而急壞了的牛犢卻用力扭動著身軀,同樣抬起一隻前腳,朝向後方劃動,好像是在說:慢點呀,等我,等等我呀!

《平疇呼犢》牛犢不甘落後地抗議著。

《平疇呼犢》揮動前足的母牛正在和小牛交談。

這對母子牛所站之處是一方堅實的巖石地面,是個較為平坦的版塊面,看來就像一個舞臺般,可讓牛母子演繹故事的空間。稍後方是一些隆起的巖塊,這些巖塊的側邊露出不知是風蝕還是水蝕的痕跡,畫家以小斧劈皴的手法把這些自然斷面處理得十分乾淨利落,這些巖塊層層疊疊,鑲著似乎是精心雕鏤出來的侵蝕面,靜默地退讓到這對動感十足的牛母子身後,形成了屏障似的背景。

《平疇呼犢》巖塊雜樹。

《平疇呼犢》墨黑的小樹有穩定結構的作用。

而伴隨著這些堅實巖塊的是一些因秋深了而稍現枯黃的蘆葦草,還有荊棘、小樹、低矮雜樹等。蘆葦草那細長葉片有序地交織著,圓筆鉤勒的筆法使得這一片蘆葦草、蘆花顯得疏朗有致、柔細而具靱性;低矮雜樹是以雙鉤夾葉法來舖陳,而以寫意法並以濃墨畫就的小樹,雖然被荊棘給纒著,但它那一簇簇筆意自在、向上攀升的墨葉,卻把這稍顯疏淡的畫幅給注入了生氣,並且和畫中這對母子牛遙遙相望,穩穩地拉出了讓畫面相對寧定的布局。

《平疇呼犢》清朗有致的蘆葦草 。

《平疇呼犢》水岸一角。

最後,我們還可看到牧牛時不可或缺的水源,畫家把江岸的某個小小角落以坡渚起伏的方式給彎延過來,使得整個畫面環境更加完善多元,而在水岸周遭環繞著的是畫中主角──母牛和牠的小牛,還有植物、巖塊等等,它們都依自己的屬性井然地守在自己的位置上,彷彿在告訴我們,造物主在安排著這一切,讓所有這些不管是有機物、無機物,也不論是生物、無生物,只要是有緣分的,都能恰如其分地來走這一遭,來演這一回。

《平疇呼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