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納瓦羅的《致命中國》

2017-03-18|来源: VOA|标签:纳瓦罗 《致命中国》 

初曉

白宮全國貿易委員會主席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右)等待川普總統簽署政令(2017年1月23日)

華盛頓 —
美中關系當前最大的期待莫過于習近平在四月同川普的會談。

兩個人見面談什么? 朝鮮半島核危機和美中貿易肯定是必談的兩個話題。習近平人還沒來,有關美中貿易戰的各種表態和放話已經吊起了人們的胃口。先是中國總理李克強警告美中貿易戰中吃虧的將是美國在華企業,然后是美國貿易代表在國會說將會用“強有力的新手段”來對付中國的不公平貿易。美國國務院的代理助理國務卿也表示:蒂勒森國務卿去北京的一個主要議題就是美中的公平貿易問題……

這次的川習會能否化解美中之間的貿易紛爭,使一場貿易戰消彌于無形?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習近平真的到美國來了,那就說明兩國已經在一些關鍵問題上達成協議,然后等元首們拍板定音。如果習近平空手而歸,那么他還不如不來,回去也沒法向黨內交代。對川普總統來說,則是檢驗他是否兌現對美國選民的一個重要承諾。

川普在競選的時候猛烈抨擊中國對美國的不公平貿易,威脅要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并對中國商品征收高額關稅。這些攻擊的彈藥都來自一本書——《致命中國》。川普總統這樣評價此書:“《致命中國》一針見血。它用事實、數字和洞察力描述了我們同中國的問題。我強力推薦。”書的作者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也被川普任命為新成立的白宮貿易委員會主席。納瓦羅向來以嚴辭批評中國著稱,他的幾本關于中國的書影響都很大。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說,納瓦羅同川普結緣,還是中國的新華社“牽線”。納瓦羅自己說,他本來不認識川普。2011年《致命中國》出版后,他得知川普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稱贊他的著作,倆人從此開始通訊,但是直到去年總統大選時他們才第一次見面。川普和納瓦羅一拍即合,納瓦羅成為川普重要的經濟顧問。川普在競選活動中發表的許多關于重振美國制造業和對華貿易的觀點都來自于《致命中國》,所以有人說這本書是川普處理對華關系的指南手冊,未來要實行的對華政策盡在其中。

納瓦羅并不是《致命中國》的唯一作者。另外一位合著者叫格里格·奧特里,中文名字叫安一鳴。他曾是納瓦羅的學生,目前是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研究企業家行為的助理教授 。《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 Confronting the Dragon—A Global Call to Action, by Peter Navarro and Greg Autry)這本書出版后,得到許多對華鷹派人士的齊聲喝彩,國會眾議員羅拉巴克為此書寫了后記。納瓦羅還親自導演了同名紀錄片,雖然是書中觀點的照搬,但是畢竟影響力要比原書大多了。一些影評作者就沒有那么客氣了。紐約時報的評論認為《致命中國》“語言煽動”、“觀點片面”,但是也承認它傳達的信息“值得檢驗和討論”。洛杉磯時報則認為,《致命中國》“充滿了仇外的歇斯底里和夸大事實,泛濫到分不清事情的因果關系。”

的確,光看書名確實聳動:什么樣的國家是你須要搭上性命去打交道的對象呢?通讀全書,你會感覺這兩位作者對中國的情況還是很了解的,論述范圍相當廣泛,列舉的例證也確有其事,并沒有夸大。比如,書中在講中國出產的黑心產品如何毒害中國人和美國人的時候,作者從三鹿奶粉講到地溝油和塑料米,從出口到美國的毒墻板講到毒地板和毒玩具。美國的藥房里充斥著中國制造的藥品,從中國進口的水產品擺滿美國的超市。這些魚蝦都是喂食了抗生素,而中國的藥品則含有環境污染的成分。在作者的筆下,可謂無毒不中國,令人不寒而栗。這部分的論述證據翔實,連中國官方對一些事實也不避諱,有不少黑心產品是中國媒體自己揭露出來的。

《致命中國》共分五個部分,除了第一部分講的是中國黑心產品外,第三部分說的是中國擴充軍力及間諜活動對美國形成的威脅;第四部分則對中國的政治制度進行了批判。這三個部分所列舉的事例在美國媒體上常有報道和披露,早就廣為人知,今天看來沒有多少新的內容。全書真正的重點在于第二部分:“摧毀工作機會的武器”。正是這部分關于美中貿易的論述才使得這本書有別于其他談美中關系的論著,成為川普攻擊中國貿易行為的依據之一。

納瓦羅文風的特點就是觀點旗幟鮮明,文字毫不含糊,火藥味十足。他一上來就把中國的貿易做法定了性:重商主義加保護主義,并且列舉了中國用來消滅美國人工作機會的八般武器:

·精心設計的非法出口貿易補貼網絡。

·巧妙操縱和嚴重低估的貨幣貶值。

·公然仿冒、盜版和偷竊美國的知識產權。

·中國共產黨短視地為了換取幾塊錢生產成本的優勢而大規模破壞環境。

·超低標準的勞工健康標準、遠低于國際規范的安全標準,導致大量工人罹患棉肺病、肢體傷殘和各種癌癥。

·非法關稅、配額和從銻到鋅等關鍵原材料的出口限制,對世界冶金和重工業取得更大控制權,作為戰略的策略。

·掠奪性定價及傾銷,把國外對手擠出關鍵的資源市場,接著以壟斷性定價欺詐消費者。

·中國自豪的“貿易保護主義長城”——阻礙所有的外國競爭者在中國的土地上設立店面。

納瓦羅認為,中國用這些手段同美國進行不公平貿易,瓦解了美國的“制造業基礎”,造成工廠倒閉,大量工人失業。中國已經違反了國際貿易的所有準則,其目的就是要主宰全球制造業,占領全球市場,在經濟上逼迫西方世界臣服。在納瓦羅看來,制造業是美國的傳統和根本。它能夠提供最廣大的就業機會,也能夠付給工人高工資和福利。二戰期間美國之所以能夠力克德日這兩個軍事大國,就是因為美國工廠的生產線上能夠源源不斷地輸出大炮飛機和坦克。美國的制造業曾經占到GDP的四分之一,現在只剩下區區百分之十。納瓦羅斷言:將來的某一天如果中美開戰,擊敗美國的將是中國工廠發揮出來的強大軍工生產能力。

既然已經把中國掏空美國制造業提高到國家安危的高度,納瓦羅格外不爽一些自由派記者和作家們的言論。他在書中點了三個人的名字:《世界是平的》作者佛利德曼、“新聞周刊”的扎卡里亞和“大西洋”月刊的法勞斯。佛利德曼預言美國未來的繁榮將取決于服務業的擴張,而扎卡里亞和法勞斯則鼓吹歐美制造業向勞動力低廉的第三世界國家轉移是全球化的正常現象。納瓦羅在批駁這些觀點的同時指出:在公平貿易的條件下,美國制造業的工人可以同世界上任何低工資的工人競爭。他們的機器先進、技術全面、善于創新,可以創造出最高的生產效率。

受到嚴辭批判的不止這幾個文人,一些美國的大公司和行會組織也難逃納瓦羅的怒火:西屋電器、通用電氣、杜邦、卡特彼勒、常青太陽能、企業圓桌、全國制造業協會、美國商會等等。它們有的為了進入中國市場,在中國逼迫下把核心技術轉讓給了中國;有的不僅把生產車間搬到中國,而且還將所有在美國的供貨商拋棄,造成大量失業;有的公司和行業協會在中國商品入侵美國的初期大聲疾呼堅決反對,但是抵抗無效之后就“識時務”地轉而與中國合作,在中國對美不公平貿易中分一杯羹。納瓦羅左批奧巴馬,右打小布什,他認為美國這兩屆政府對美國失業工人的疾苦漠不關心,對中國人的欺詐行為放任不管。

2015年,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就達3657億美元之巨。制造業轉移中國造成美國傳統工業基地“鐵銹帶”的衰落也是事實,所以《致命中國》對美中貿易和全球化的批判就顯得格外有力,這從總統競選中川普引用該書的論點而得到廣大白人藍領民眾的熱烈呼應中可見一斑。這本書的影響力遠遠超出了書齋和校園,對美國社會產生了不可低估的政治效應。

然而,對川普競選演講的巨大歡呼聲浪掩蓋了美中貿易的另外一面:近年來,中國公司對美國的投資快速增長。新聞報端時常出現報道:衰落的美國小鎮由于中國投資者的出現而恢復了生機,工廠又重新雇用工人。中國方面對美國貿易逆差老拿中國說事也感到不滿。已經倒臺的薄熙來在商業部長任上時曾經有句名言:中國工人要用一億件襯衫才能換來一架波音飛機。也有中國的經濟學家認為,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是結構性的——由于美國對中國實行武器和尖端技術禁運,中國買不到美國真正高精尖的產品。聽他們的口氣,似乎只要美國賣給中國幾條航母和F-35,美中貿易就能平衡了。

一些美國的經濟學家對于納瓦羅的觀點也并不贊同。前總統奧巴馬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杰森·福爾曼在接受華盛頓郵報的采訪時說,“美國經濟挑戰的最大來源和應對之道應該從國內政策中去尋找。雖然國際間的問題和公平競爭的環境確實重要,中國并不是所有問題的根源。修理中國也不能解決所有問題。”

去年,納瓦羅和現在已經成為商務部長的威爾伯·羅斯合寫過一篇文章,重新提到了《致命中國》的一些觀點:如果川普對進口產品征收高額關稅,同時鼓勵消費者改變購物習慣,就能夠消除美國龐大的貿易逆差。這樣一來,美國就有錢投資經濟了。布魯金斯學會的經濟學家威廉·蓋爾對此的評價是:“這在數學上根本不可能。”

納瓦羅和羅斯在文章中還說,消除逆差和擴大投資將會促進美國經濟更快地增長,在未來十年內可以產生1.74萬億美元的財政收入。對這一美好前景,連共和黨的經濟學家也認為是胡言亂語了。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喬治·曼昆曾經擔任過小布什總統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他在去年九月的一篇博文中寫道:納瓦羅和羅斯對經濟成長一知半解,所以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他們不了解貿易赤字減少了就意味著投資減少、利率升高、消費減少。“就連經濟學一年級的學生都知道貿易赤字是和資本流入相關聯的。”

《致命中國》的書名呼吁全球一致行動來對抗中國龍。人們不禁好奇納瓦羅在痛批中國之后,會開出什么樣的藥方來治愈身染沉疴的美國對華貿易。該書的第五部分就是作者提供的與“致命中國”共存的保命之道。納瓦羅列舉的生存指南范圍廣泛:既有教導消費者在超市里如何仔細看商品標簽,又有如何防范中國的商業間諜;既有因應中國在非洲殖民掠奪資源,又有如何在外太空與中國間諜衛星周旋。考慮到納瓦羅現在掌舵美國的外貿大權,從他六年前提出的美國貿易改革的建議中,是否能窺出他未來行事的方向?

納瓦羅提出的修正美國對華貿易的重要舉措就是,敦促國會通過“美國自由與公平貿易法案”,從法律上為所有對外貿易定下規矩;另外,白宮應該派人前往北京進行秘密外交,暗中警告中國立刻停止操縱人民幣,否則美國將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美國還應該告誡美國企業外包中國所帶有的風險,同時禁止中國強迫美國企業轉讓核心技術,不允許中國國有企業購買美國公司等等。但是,最重要的治本之道莫過于白宮要換主人,美國需要一位既要有腦子,又要有脊梁,敢于對中國說不的新總統。隨著去年總統大選塵埃落定,納瓦羅應該會露出欣慰的笑容。

現在,納瓦羅上任白宮貿易委員會主席已經快兩個月了,但是改革對華貿易卻遲遲不見動靜。美中貿易畢竟不像美國同墨西哥和德國的貿易關系,體量太大,也許納瓦羅要思慮周全后再動手。也許白宮貿易委員會是個新成立的部門,如何運作協調美國政府各部門統一對華貿易的立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美國,吃中國飯的大有人在,為中國游說的說客如過江之鯽,各種利益關系錯綜復雜,就連同納瓦羅志同道合的商務部長羅斯也同中國做過生意。納瓦羅曾經在《致命中國》中狠批小布什總統的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保爾森擔任高盛的掌門人多年,與中國關系之親密,人所共知。納瓦羅痛斥保爾森誤國誤民,把高盛和華爾街的利益置于美國利益之上。但是川普組閣,從首席經濟顧問到首席戰略師再到財政部長,莫不出于保爾森的高盛門下。人們將拭目以待納瓦羅如何與他批判過的“高盛幫”共同匡正中國的“不公平對美貿易”。當然,中國方面也不會閑著,肯定會加緊對美國政府以及川普的家人“做工作”。川普還沒上任,馬云、吳小暉就接踵而來,拖延多年的川普商標在華申請也突然獲得批準。今后這種誘之以利的銀彈肯定還會不斷地飛向華盛頓。貿易關系畢竟不是美國對華關系的全部內容,在一些戰略挑戰問題上,美國需要中國的合作,比如最近朝鮮的核武和導彈危機。這會不會也是納瓦羅到現在還沒有出手的原因之一呢?說《致命中國》是川普總統對華關系的指南手冊會不會言之過早呢?
2015年12月10日,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商學院教授彼得·納瓦羅在新美國安全中心討論他的新書《臥虎:中國軍國主義對世界意味著什么》(美國之音拍攝)
2015年12月10日,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商學院教授彼得·納瓦羅在新美國安全中心討論他的新書《臥虎:中國軍國主義對世界意味著什么》(美國之音拍攝)







您的意見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