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318三週年 林飛帆:請民進黨不要浪費人民的期待和信任

2017-03-18|来源: 民報

318運動的核心成員林飛帆在臉書上表示,當時的運動訴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到今天都沒有進展躺在立法院,請民進黨不要浪費人民的信任和期待。

318運動今(18)日屆滿3週年,當時的運動核心成員林飛帆在臉書上有感而發,他表示,每到這個日子,「心情總是很複雜」,一方面因為即將出國念書無法負擔太多第一線的工作,另一方面卻也不斷思考自己的「運動責任」,林飛帆也說,運動訴求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在立法院躺了很久卻毫無進展,呼籲民進黨「不要浪躑人民的期待,不要揮霍人民的信任」。

林飛帆在臉書PO文表示,今年推掉了所有媒體邀訪與節目邀約,318夥伴們的記者會邀請也婉拒了,一方面是因為自己已來到畢業大限,無論如何必須在今年7月完成臺大學業;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有出國念書的規劃,「既然無法承擔太多工作,就還是避免過度發言比較好」。

林飛帆說,他思考318後該扮演什麼角色,他認為應該把視角轉向國際政治,出國念書。「一方面,我身旁已有許多持續投入運動或是參與政治的夥伴,我認為我可以做的,或許是從其他方面去思索出路,趁著還有能力時,去累積一些臺灣所欠缺的東西,這當然也是一種對自己的期待。二方面,就是我對於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其實有很高的期待,希望他們真的可以成功,將臺灣帶出保守與一中的泥淖。」

經過這一年,針對第一點,林飛帆相信身旁這些勇敢投入政治的夥伴是懷抱熱情與理想在實踐,但就第二點,「只能說,政治的現實,有時候就是這麼難堪。」林飛帆說,民進黨完全執政後的第一個318,不僅新國會上任已經超過一年,再過兩個月民進黨也將執政滿一年。其他選舉承諾暫且不論,318運動訴求制定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從去年民進黨過半的新國會上任後到現在,連續兩個會期,民進黨不排審就是不排審,讓各版本的「監督條例」草案就此躺在立法院,毫無進展。

他說,去年4月,民進黨團版新草案出爐時招致許多批評,包括張慶忠條款復辟、主權定位不明、沒有公民參與程序、排除政治協議公投與沒有回溯條款等種種缺失。這一年來,這些缺失沒有被補正,整個法案就是躺在立法院動也不動。林飛帆也點名立委,指出任何儘速立法的呼籲,也只換來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與立法委員李俊俋的:「未來兩岸若能破冰,屆時再來討論監督條例也不急」、「要先有協議,才有監督」等等「擺明了不鳥你的說法」。

林飛帆說,曾經期盼民進黨能履行諾言,讓318訴求順利達成;也曾經想過,是不是就聽從長輩們的建議,給民進黨多點時間,不要太過嚴苛。但每次這樣想,看到的都不是民進黨誠懇的面對,例如:就算無法立刻達成,但願意劃定實踐承諾的時間表等等;相反的,等到的是一次又一次承諾跳票、詭辯回應或刻意將議題引導成藍綠對立,操作成國民黨協同小黨杯葛、或公民團體又被國民黨利用等等。

林飛帆說,今年因為學業推掉了所有媒體和節目邀約,但今晚他還是會出席由「經濟民主連合」主辦的「我們要一個答案,監督條例不能再等!」晚會,他也呼籲民進黨「不要浪躑人民的期待,不要揮霍人民的信任,不要毀壞人民對政治的希望,更不要拖累臺灣錯失歷史給予的機會。」

從監督條例譙到美豬、蝶戀花!魏揚:發展第三勢力監督民進黨

318學運三週年,經濟民主連合今(18)日晚間在立院旁舉行晚會,當年學運領袖之一的魏揚上臺短講時,痛批民進黨對臺灣與中國的協議「監督條例」態度不明,他並舉例痛批民進黨偏向財團與經濟發展思維,更一一點名臺中市長林佳龍、高雄市長陳菊與桃園市長鄭文燦的開發案批判。

「即使在『蝶戀花事件』發生,死了這麼多人之後,民進黨政府還是因應財團的壓力,做出這些開放」,魏揚在短講中也提到「砍七天假」後,又讓運輸業適用變形工時;更痛批民進黨執政「最後勝出的還是財團的邏輯,資本的邏輯」,為何從監督協議條例談到這,因為監督條例是「人民的底線」,更強力質疑民進黨會不會屈服於財團壓力下繼續服貿與貨貿?

魏揚還引用野百合學運紀錄片中有關人士談話,激動表示:「我們的社運若還是整天上街喊著幹倒國民黨,那臺灣社會就沒救了」,他也向現場群眾喊話,「國民黨現在已經趴在地上」,臺灣社會需要貼近民間的第三勢力,請支持時代力量和綠黨、社民黨,共同來監督民進黨。

魏揚表示,學運到現在三年,民進黨上臺一年,甚至協議監督條例到現在沒有審過,反服貿運動時我們就已提出,兩岸「臺灣地區」和「大陸地區」劃分,其實就是在法源上混亂的根源,黨團版的監督協議條例還是沿用這樣的舊架構,我們要如何相信,「未來貨貿不會出現像服貿一樣的問題呢」?

「未來如果涉及到像『和平協議』這樣的政治談判,到底這個『監督協議(條例)』能不能有效去監督?如果民進黨它把這個東西說《公投法》可以解決,但在修《公投法》時又把它拿掉,這會讓人非常Confuse(混亂),到底未來我們跟中國的任何談判、經貿協議,涉及到主權、政治的問題,要如何用這東西(監督協議條例)去解決它?那你公投有沒有辦法處理」?魏揚進一步質疑。

「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看到,民進黨口口聲聲說,監督協議條例通過之後要來審查服貿協議,然而我們卻看到,民進黨團版本的監督條例,並沒看到『溯及既往』的條文,除此之外我們也看到,《立法院職權行使法》說除預、決算和人民請願案外,沒有什麼審議的議案下屆不予續審,所以一直到前陣子,民進黨黨內對於服貿協議的狀態目前到底是什麼?其實都沒有共識」。

魏揚接著說,「到底是在立法院呢?還是還在行政院呢?我們是可以撤回?還是要重啟談判?」這件事連民進黨都沒有給我們結論。「那到底監督條例過了之後,要怎樣來審服貿協議?我覺得民進黨需要給一個明確的東西」,魏揚說。

他表示,「除此之外,我們必須強調,雖然美國說要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協議,但是有非常多那時因應要加入TPP的修法,現在其實都還躺在立法院,像《專利法》、《藥事法》,這些法案通過可能會延長專利所有權人的專利期限,其實也就是圖利財團,因為如果加入TPP可能會嚴重衝擊我們臺灣的農業,民進黨政府沒有明確表態,到底他們在這件事態度是什麼?其實這也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

接著魏揚又提到,他現在人都在臺中,參與的議題叫「黎明幼兒園」,那是一個三代經營,至今超過一百年的教育機構,非常地強調人本和土地的價值,可是因為臺中最大的市地重劃要被拆掉,「民進黨籍的市長林佳龍,對這件事其實非常消極,說你們就去法院協調,我也沒辦法;除此之外也可看到民進黨執政的高雄,昔日的人權鬥士陳菊『花媽』,拆了果菜市場;在桃園,原本野百合世代的學運領袖鄭文燦原本說,桃園航空城要砍掉重練,現在前不久他才說,『桃園航空城不能再原地踏步了』」。

魏揚激動質問:民進黨還要通過服貿、貨貿嗎?

「這告訴我們什麼事情?這東西就是告訴我們:苗栗大埔、士林王家、華光社區,同樣邏輯的再現,民進黨執政後的政策仍以發展主義掛帥,人權的考量就到一邊去了,民進黨自稱是『最會溝通的政府』,可能多開了幾場公聽會,去支持他程序的正當性,但是到最後勝出的,還是資本的邏輯!還是財團的邏輯」!

「為什麼談到這?因為監督條例非常重要!做為最後一個底線,它保障了人民能夠透過公聽會、聽證會去表達意見,能確保國會的監督,然而它其實也就是個程序,如果監督條例通過了,我們還是要持續去問民進黨政府:你真的還是要通過服貿、貨貿嗎?你到底對於服貿、貨貿表不表態」?

魏揚接著又說,「如果我們擋下一個服貿,擋下一個貨貿,我們就可以擋下一個自由經濟示範區,但是我們可能還是要面對加入TPP,像是美豬、美牛,我們可能會跟美國簽自由貿易協定,這些東西跟服貿協議是同樣的邏輯,「我們可以看到,在這邏輯之下,民進黨政府在上任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強行推動砍掉了七天國定假日,就讓汽車運輸業納入八週彈性工時」。

魏揚痛批,「即使在『蝶戀花事件』發生,死了這麼多人之後,民進黨政府還是因應財團的壓力,做出這些開放。我們接著要問:監督條例就算過了,民進黨政府會不會在財團的壓力下,在跨海峽兩岸政商集團壓力下,通過服貿、貨貿」?

「所以最後我要談的事情是說,我們在這裏固然要呼籲民進黨政府,去嚴格審查及修改協議監督條例,但也必須呼籲,重新開始一個新的經濟政策思維的想像」,魏揚說。

最後魏揚表示,他用一句話做結尾,前陣子他在看野百合紀錄片,裏面有個人說了一句話,「他說,如果我們的社會運動,再像五年、七年、十年前一樣,在街上到處橫衝亂撞,整天喊著『幹倒國民黨』,那我們臺灣社會就沒救了」!

魏揚說,國民黨現在已經趴在地上,我們要思考如何監督、制衡民進黨,以及發展出真正貼近臺灣社會的第三勢力,除了監督民進黨,也要給在現場的時代力量,或者綠黨,或他所屬的社民黨更多支持,「我們要發展出民間監督的力量,才能確保這樣的發展思維,在未來不會重新再現」!

318週年談監督條例學者喻:擔心對方是惡狗,先準備繫狗繩!

經濟民主連合等團體今(18)晚重返立法院舉辦「318三周年,監督條例不能再等」,雖然現場飄著細雨,但仍有上百名群眾參加,多名參與運動的青年及學者紛紛上臺發言,民間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起草人之一、學者邱文聰表示,臺灣與中國協議《監督條例》的建立就是民主的保護機制,平常就要準備好,而非等事情發生。

他也批評《聯合報》2月7日曾發表的一篇社論《沒有狗的繫狗繩》表示,就算沒有養狗,「擔心對方是惡狗」,難道繫狗繩不應先準備好?以此形容協議監督條例應事前做準備。

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邱文聰在晚會上臺短講表示,三年是一千多個日子,這些日子以來大家的期待換來的是沒有回應,因為民進黨不願意將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放進政治議程,不願意關心、付出資源來推動這件事情,將這件事情冷處理。

邱文聰質疑,民進黨表示現在很忙,要做的事情很多,「可是搞半天,有看到進步價值的落實嗎?」邱文聰指出,民進黨認為,現在沒有任何協議要簽署,何來監督的需要,這只是一個拖延、冷處理的藉口。

邱文聰也表示,他看到聯合報的社論,「現在沒有要養狗,幹嘛找繫狗繩?」邱文聰表示不能認同,他說,如果訂了監督條例,中國以為臺灣對他們有惡意,難道不訂監督條例,就是釋出善意嗎?邱文聰說,就算不想養狗,也擔心對方是隻惡狗,會忽然衝出來,「難道在這情況下不需要先準備繫狗繩嗎?」

邱文聰表示,大家都知道儲蓄的重要,民主也需要儲蓄,他以美國為例,指出美國是老牌的民主國家,經過幾百年的累積,現在擁有許多民主的資產,現在面對川普上臺的變局,許多不符合民主精神的做法,才有辦法因應。「民主的儲蓄必須從平常就開始做,不能等事情來了才說要開始做,如果哪天有協議來,再來處理監督條例就來不及了,邱文聰呼籲,民主的儲蓄必須今天就開始,不能再等下去」。

邱文聰也說,雖然蔡英文說要維持現狀,馬英九也曾經這樣說,兩岸統一要經過臺灣人民同意,但這些除了政治宣示外,沒有法律保障的基礎,如果今天沒有法制,那臺灣自由獨立的現狀,「如何能夠維持?」邱文聰強調,關鍵不在民進黨會不會賣臺,或是有沒有要養狗,而是人民現在好不容易讓國民黨下臺後,執政的民進黨到底有多少誠意願意讓制度化,進行民主的投資和儲蓄。

民間版監督條例另一起草人、中研院法律所助研究員蘇彥圖也表示,三年前之所以會發生318這樣的事件,就是因為結構和制度出了問題,所以現在才要提出監督條例來讓結構和制度更完善。

「像是美國和臺灣沒有邦交,就有《臺灣關係法》,那現在需要的就是《中國關係法》,但現在這個機制是依照1991年的老國代修憲發展出來的,沒辦法維護臺灣的主權」,蘇彥圖強調,現在監督條例的重要意義,就是去釐清雙方的關係。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