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暗斗王歧山,重慶薄王余黨示威

2017-03-18|来源: 看中国|标签:重慶 薄熙來 王立軍 兩會 孫政才 

出席今年全國“兩會”的重慶代表團中,殘留多位薄熙來的余黨,他們借助審議“兩高”報告的平臺,裝腔做勢,謊話連篇,既向外界顯示不倒翁的神奇,也張揚其后臺的強硬愚頑,雖然,中紀委巡視組曾對重慶“回頭看”,以“清除薄王余毒不利”而痛批他們,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他們還是不愿認輸,巧妙表演,這說明,中南海高層權斗已進入深水區,孫政才和張國清等都面臨很大壓力,新的決戰結果可能要等下半年或中共19大召開之后才能見分曉,重慶山城的命運還籠罩在云霧中。

官媒3月13日報道說,12日下午,重慶代表團舉行全團會議,審議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全國人大代表、市委書記孫政才,全國人大代表、市委副書記、市長張國清,全國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張軒等參加審議。其實,每年“兩會”搞的所謂“審議”,都是走過場,講假話,拍馬屁,沒什么看點,但因為有電視播放的畫面,成為外界觀察內幕的一個比較直觀的途徑,毫無疑問,記者把哪些人的言論公開,哪些言論冷藏,是按照領導指示和約定慣例而有所取舍的,也是依照官職大小的等級而羅列的,但盡管如此,還是可以洞觀重慶的政治生態,總之,到目前為止,薄熙來的勢力在重慶依然大有市場,“薄王余毒”還像云霧鎖住重慶。

之所以造成這種詭異形勢,連習近平年初親赴重慶,王歧山派出重慶巡視組,冷不防地“回頭看”,都無法突破困局,主要原因在于,張德江是大權在握的政治局委員,2012年,王立軍案發后,薄熙來倒臺,張德江受組織委托,曾去重慶做了大半年揩屁股的事,收拾薄熙來留下的濫攤子,他可能制定了一個基調,他并不主張為遭受“黑打”的眾多民企老板翻案,或者說,他認為,薄王開展“唱紅打黑”運動沒有全錯,只是擴大化的問題,因此,孫政才作為溫家寶的嫡系,也不敢大舉做事,他們只是為一些蒙冤的警察翻案,對數以千計的民眾申訴久拖不理,重慶的民企老板用腳投票,繼續紛紛地向海外移民和轉移財產,重慶經濟陷入困局。

因此,擔心自己仕途受阻的孫政才,在討論中,趨炎附勢地唱頌歌,他一是贊揚“兩高”報告體現“依法治國”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二是肉麻地吹捧“習核心”,要求重慶各級公檢法機關牢固樹立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但是,他遺忘了自2007年底至2012年初,薄王在重慶徇私枉法,包裝虛構了640個“黑社會”組織,使數以千計的民企人財兩空,當他們聲稱“黑老大”終身不減刑時,卻因谷開來殺人案引發的一系列事件,轟然倒臺,進而暴露出真面目,他們才是一個橫行霸道的,強奸公權力的盤距在山城的貨真價實的黑社會,薄熙來是雙手沾滿人民鮮血的“黑老大”。

原本,重慶的繼任者應當放開報禁,大力真實報導黑打的內幕,讓重慶人民知道真相,認清薄熙來的本質,吸取深刻的教訓,但張德江留下的緊箍咒還在鎖住人們的手腳,參與“黑打”搶錢的公檢法司人員擔心受到清算而抵制,重慶民企老板還心有余悸,老百姓沒能走出薄熙來的陰影,不僅形勢沒有逆轉,反倒深陷泥沼,官場換了一茬新人,政策卻依舊,薄熙來的“5個重慶”,被重新包裝成“5個功能”,“政法王”周永康時代流行的政法委還在綁架司法,“三長”還在壓服法官判案,故此,沒有一起涉黑冤案獲得平反。

如今,重慶官員沒有反思,沒有道歉,更沒有懺悔,反倒薄王的一些余黨骨干,借助“兩會”囂張地表演,這些人是張軒,錢鋒和余敏,回顧薄熙來時期的官場,張軒獻媚的笑臉,錢鋒的冷酷,余敏的奴性,都淋漓盡致地浮現在眼前,張軒畢業于西南政法學院,當過重慶高院院長多年,有能力識別薄王對法制的破壞,但她沒有堅持原則;錢鋒當過《法制日報》記者,也在司法部和最高法任職多年,應當有一定的經驗,但他卻緊跟主張“二次文革”的“左王”薄熙來,制造冤假錯案,死不認錯;余敏當過知青,在重慶基層任職多年,還當過審計局長,但她卻沒有利用檢察院的制約能力,阻止薄王“唱紅打黑”,對司法與經濟發展的破壞,使重慶經濟一塌糊涂,總之,他們都在薄熙來領導下,犯下了一系列重罪,至今沒有被追究責任,是中國司法不獨立造成的怪事。

今年“兩會”上,像張軒,錢鋒和余敏這樣的人,應當被罷免人大代表資格,受到徹底清算,但依然恬不知恥地出現在人民眼前,還在高談闊論,張軒大講“五位一體”,錢鋒大講“五梁八柱”,余敏大講“三類交流”,全部是謊言和欺騙,廢話和假話,人們急需的是,司法體制的改革,政法委的取消,各級法院對蒙冤入獄的民企老板再審平反,而不是語言游戲,人們想知道李莊案,“黎強案”,“彭治民案”,樊奇航案,李修武案,王紫綺案等的真相,人們需要干擾司法的官員,從公檢法司領域退出,清理歷史上所有的冤假錯案,并獲得國家賠償,恢復他們的名譽。

但是,這一切都沒有絲毫的改革跡象,官媒記者羅列這些薄王余黨的名子,報道他們的花言巧語,只能激起人們對“唱紅打黑”年代的回憶,使民企老板還生活在恐懼和驚嚇之中,使他們對薄熙來事件后,希望社會真正能依法治國的夢想破滅,尤其是,張德江操控下的人大,還生怕人們淡忘“如魚得水”的舊聞,故意把已半退休的“6朝元老”黃奇帆,安排在孫政才的右邊落座,中國人稱右為“尊”,可見重慶官場“養老愛幼”,養得是徇私枉法的“老”,愛得是敷衍了事的“幼”,官員們都不思進取,像胡耀邦那樣,平反冤假錯案,而是混一天是一天,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只等后集權時代革命的到來。

縱觀官媒,除了上述薄王余黨的言論,只有在名不見經傳的周光權代表的講話中,還有一點新意,他說,要采取切實可行的辦法糾正涉及產權保護的冤假錯案,雖然,他把平反冤案,加上定語,話里有話,實際上,每一起“黑打”冤案都涉及產權保護,問題是誰來保護,是黃奇帆,錢鋒,余敏,張軒這些人嗎?他呼吁說,對群眾反映特別強烈的產權案件,要加強異地申訴、復查、審查力度,在審查過程中還要充分發揮專家學者的作用。這番建議還有一點誠意。他還建議,要提高司法文書品質,司法文書應連貫通順,說理要充分透徹。

這說明,由于薄王余毒的蔓延,重慶法院連文書都不暢達,沒有品質,詞不達意,就像他們所說的“五梁八柱”一樣令人費解,過去,重慶法院的一些案例,比如,李莊案等,已成為世界級的笑料,現在,他們對彭治民案的低調重審,與薄王時代的大張旗鼓,形成云泥反差,像賊一樣膽怯,虛弱,判決書還要保密,文字不通,前后矛盾,不在于文書品質,而在官員的人品,見風使舵的官員,已使司法傾斜,因為中共高層對重慶冤案有兩種不同的看法,而孫政才還不知道哪方取勝,只有等待觀望,目前,張德江等人的權勢似乎略勝王歧山,薄王余黨敢在全國“兩會”排開座次,侃侃而談,就是一次示威。19大,鹿死誰手,不得而知。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