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風祥】我看郭文貴現象

2017-03-16|来源: 纵览中国

“盤古大觀”董事長郭文貴先生流亡美國,最近接受《明鏡集團》電視專訪,向全球現場直播。因為財大氣粗,郭跟北大方正集團的李友反目成仇,名氣很大,他的兩集電視直播,迅速產生轟動效應,毫不奇怪。

我一向不屑翻墻,懶得學雕蟲小技。但好事朋友下載U盤送到我家,極力勸我看。兩集共約四個鐘頭,一口氣看完,沉思良久,覺得郭文貴這個人不簡單,有勇有謀。他的講話即便只有部分屬實,也會造成意想不到的影響。因此,有必要為他的案子寫點文字,今天集中談三點感受。

第一:對中共官場的震撼

聽他提到的某些鼎鼎大名,就知道一個草根出身的平民商人,能三落三起,生意滾得如此之大,財富積累如此之多,在北京坐擁專機和七星級酒店,豪華會所,占據若干搶手地盤。這么大來頭,沒有政治局級別的高官護佑,幾乎無法想象。他提到高官索賄的數額,動輒千萬上億,幾百萬根本不足掛齒。之所以手眼通天,能在趙家高層圈子進進出出,他靠的不是紅色血統,而是金錢潤滑劑,這一點應該沒有懸念。問題是,由于三次被抓、弟弟被殺等慘痛教訓,他深知商場/官場的兇險無情,時刻保持高度警惕,對重要往來的文字和音頻,都復制下來,“立此存照”。比方第二集播放他跟吳征的多次對話錄音,精彩異常,吳征的匪氣霸氣活龍活現。你可以說他用心險惡,也可以說他聰明絕頂,我認為,對于他這種背景的生意人來說,這是一種必須具備的生存之道。

往后還會有什么更多爆料,我們無從猜測。僅就已播出的兩集來看,對中共高層的震蕩應該不小,起碼中紀委、政法委、公安部、國安部、北京市委等要害部門,都會有鏈鎖反應。若因此引發人事變動,有人倒臺、有人入獄,也不必奇怪。像吳征這種臭名昭著但手眼通天的神秘人物,如果經此曝光之后,仍然屹立不倒,還能繼續在中美兩邊通吃,不但說明這小子真的神通廣大,更說明腐朽不堪的黨國體制已到癌癥后期,病入膏肓,不但無藥可醫,就連外科手術也回天乏力了。

第二:對華文媒體的影響

郭文貴多次強調,中國大陸影響甚大的《財新網》和海外著名的《博訊網》,都在神秘部門策劃下,參與對他的打擊迫害。《明鏡網》采訪他之前,他跟《博訊》老板韋石與作家西諾,在紐約某飯店高調會見。從現場動作和他們之間的簡單對話判斷,雙方梁子結得很深,郭文貴已經作為原告起訴,下一步可能對簿公堂。按照郭的說法,《博訊》根本不是人們通常認為的海外民運刊物,而是負有特殊使命,以破壞海外民運、打擊民主力量為宗旨的中共“大外宣”別動隊。他還特別點出,高瑜女士在紐約的座談發言,被博訊偷偷錄像,傳回國內,導致高瑜被抓。他也播放了跟吳征的數次對話錄音,吳征提到,博訊發什么稿,撤什么稿,都聽從他吳征指揮,而且明碼收費(比方要價四百萬等)。雖然韋石先生迅速發表聲明,駁斥郭文貴對《博訊》惡意中傷,但矛盾攻防的真真假假,恐怕短時間內難有定論。

據我極為有限的信息來源看,海外中文媒體大都慘淡經營,沒有特定金主的一定扶持,難以養活一批雇員。也因此,海外媒體多少都帶有某種幫派色彩,會對本幫派(或背后金主)不喜歡的言論退避三舍。所以說,真正剛正不阿,什么言論都能容忍并敢于刊登的中立媒體,別說在大陸和港澳臺沒有,即便在號稱自由的西方世界,也是鳳毛麟角。不過,有某種言論傾向是一回事,利用媒體欺騙誤導讀者,甚至謀財害命,則是另一回事。如果日后真相大白,是郭文貴在抹黑《博訊》,那將有利于維護韋石先生的媒體尊嚴和職業道德。反之,如果郭文貴勝訴,韋石一方敗訴,則可能導致《博訊》身敗名裂。總之,無論誰敗誰勝,都有利于海外中文媒體的自我凈化和健康發展。

第三:與楊秀珠案的區別

郭文貴流亡不久,旅居加拿大的姜維平先生,2016年7月在自由亞洲電臺發表過一篇評論,題目是“從楊秀珠到郭文貴”,認為他們都是大陸通緝犯,最后命運也差不多,都得被引渡回國受審,而且是“最好選擇”。當時郭尚未開始“爆料”,姜文僅據表面現象分析,難免有誤。如今看過郭的視頻之后,不知道姜先生是否會改變看法,修正他原來的結論?

在我這外行眼里,郭、楊兩案差別很大,甚至跟賴昌星案也不一樣。第一,楊是黨國官員(溫州副市長),郭是私企老板,身份背景有別;第二,楊的貪污受賄容易判斷,郭是靠經商致富。至于合法還是非法,這事難說。但凡靠房地產和虛擬經濟暴富的大陸老板,大約都有原罪問題。絕對不搞官商勾結者,恐怕生存都難,何談暴富?在官商勾當中,究竟是他利用官員(權力獵手)?還是官員利用他(權力獵物)?還是兩者都有?恐怕也難說清。別說美國司法鬧不明白,我看連中紀委也一頭霧水。第三,楊秀珠申請政治庇護失敗,走投無路,最后只能選擇回國“自首”,這符合美國移民法律;而郭文貴要申請政治庇護,美國移民局就很難駁回。僅憑他三次被抓,遭受酷刑,弟弟被警方槍殺,許多員工和家人至今未獲自由這幾條看,他肯定有“恐懼回國受迫害”的充分理由。即使不聘律師,他也能輕易獲準。單單吳征對他的敲詐勒索和生命威脅錄音,證據分量已夠。更何況,他有財力聘請大牌律師,那就把握性更大。只有一種情況例外,有可能迫使他不得不回國投案,那就是根據他自己的判斷,如果他不回國,他的冤屈難以洗白,家人和員工將淪為永久人質。為解脫眾人而燈蛾撲火、自投羅網,郭文貴似乎有心理準備,也不缺乏相應的勇氣。關鍵還在于,他是否有足夠的政治頭腦和洞察機先的判斷能力。

總之,郭文貴的故事剛剛開始,按照他自己宣布的計劃,他將“配合”國內反腐斗爭的實際需要,分期分批公布他手上掌握的“機密”資料,不排除把某些高層領導(政治局委員或常委)的姓名曝光。另外,他在美國已經起訴博訊老板韋石等人。他的能量究竟有多大,“猛料”有多少?最后會對國內官場和海外中文傳媒造成多大震蕩?還有,他的家人、員工,還有他自己的未來命運又如何?都值得我們密切關注和耐心期待。

2017年3月13日星期一凌晨于北京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