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臺灣總統又被起訴

2017-03-16|来源: 自由時報

臺灣又有一位前總統被起訴了。陳水扁先生因涉及龍潭購地等案,僅卸任半年即遭羈押,後被合併判刑二十年定讞,目前保外就醫中;馬英九先生則在卸任十個月後,在前天因洩密等案遭到起訴,身上並有其他十案仍在偵辦或審理中。卸任的國家元首一個「貪贓」,一個被指控「枉法」,這讓民主的臺灣真是百感交集。

馬先生去年五月卸任前夕,針對政治追殺,他宣稱:已經開始了。事實上,二○○八年間,當其前任的陳先生身陷囹圄時,外界也定義這是馬先生在進行政治追殺。對於臺灣這樣一個年輕的民主國家來說,凡是對「政治追殺」的肯定,即是對「司法獨立」的否定,這當然不是一個好現象。但是有一點必然是全民共識,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何況因憲政亂象導致有權無責的臺灣總統,若僅以政治追殺做為自我辯護的理由,能被說服的臺灣公民已經愈來愈少,這就是臺灣起碼的進步。

這次馬先生被起訴並不令外界意外,檢察總長和總統、行政院長沒有行政隸屬關係,黃世銘向馬英九及江宜樺兩人報告偵查中的個案,涉及洩密等罪,已在二○一五年被高等法院判處有罪確定;既然總統不屬檢察一體,即不應介入、洩漏刑案偵查內容,則在二○一三年八月卅一日、九月一日兩度接受黃世銘洩密的馬英九,進而將監聽譯文洩漏給江宜樺、羅智強,並要求黃世銘再向江宜樺洩密的行為,當然被北檢認為涉嫌明確。任內享有刑事豁免權的馬先生,在二○一六年十二月才被傳喚調查,二○一七年三月遭到起訴,這個過程頗有值得探討之處。

亞洲民主國家中,南韓的樸槿惠是另一個落難的總統,不同於臺灣的是,樸槿惠的總統任期一任五年,原到二○一八年二月才結束,但她因涉嫌收賄,在去年十二月即因國會通過彈劾而被停職,案件經提交憲法法院審議,今年三月十日,列席的憲法法官八票全數通過彈劾案,使她成為南韓史上首名被彈劾的總統,只得提前黯然離開青瓦臺。

南韓總統的彈劾程序,需經國會半數支持發起,三分之二同意提案,再經三分之二無記名投票通過彈劾,此時總統的職能被暫時凍結,由總理代理總統職務。憲法法院九位法官須有六位贊成,總統職權才正式終止。二○○四年盧武鉉被國會彈劾,但被憲法法院駁回,即不成立。判決宣布後,南韓則要在六十天內舉行大選。這個過程相當嚴謹,既能夠及時解決大統領在任上的濫權犯行,同時也能適時解除政治僵局,不必因冗長的司法訴訟,陷國家於動盪。

反觀臺灣,針對總統在任期內的行為,憲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總統除犯內亂或外患罪外,非經罷免或解職,不受刑事上之訴究。而總統選罷法規定,總統罷免案,須經全體立委四分之一提議,全體立委三分之二同意提出後成立。而罷免案還要經過全國選舉人總額過半數投票,有效票過半數同意,才能通過罷免。這麼高的門檻,堪稱「鳥籠罷免」。

憲法增修條文第四條雖然也規定了彈劾總統的程序,由立法院二分之一以上立委提案,三分之二以上立委同意,聲請司法院大法官合議審理,經憲法法庭判決成立,被彈劾人即解職。但是臺灣長期的政治文化以及實際的政治運作,從未有透過此一途徑使總統順利解職的案例,而有「不打老虎」之譏。致使總統在任內幾乎無甚足夠的約制,一切必得等待卸任後才能來算總帳,因此何來政治追殺之實?若此謂政治追殺,也是制度設計造成,否則應該在總統當權時,就該即時給予警告與處罰。

馬先生成為第三位被起訴的卸任總統,絕大多數的國人應是哀矜無喜,因為馬先生浪費了大家八年的寶貴時間,這個傷害已經無法復返。重要的是,臺灣對於今後的總統在任時有沒有更有效的監督、制衡、除弊機制?而不是:我選上了,算我好運,你奈我何?這才是值得盡快亡羊補牢的要害。

國民黨團批政治鬥爭柯:馬才搞鬥爭

臺北地檢署日前認定前總統馬英九涉刑法洩密、教唆洩密、通保法與個資法等罪,依法將馬起訴。立院國民黨團總召廖國棟昨率黨團書記長王育敏及立委賴士葆等人召開「憲政往生」記者會聲援馬,並批評檢方倒果為因辦案,更質疑為何「關說司法沒事、揭發關說有事」,痛斥民進黨搞政治鬥爭。

立法院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反駁,他當初獲判無罪定讞的案子,一審也只判六個月,可易科罰金十八萬元,誰會為了十八萬元去關說?

他強調,馬政府為對付他,老早就藉吳建保假釋案開始監聽,聽到九月政爭爆發後還繼續監聽;馬還在颱風夜一聽到黃世銘求見就趕回官邸,這當然是紊亂權力分際的政治鬥爭。

廖國棟等國民黨立委在記者會表示,依據「國家機密保護法」相關規範,總統有解密權力,「既然如此,洩密罪從何而來?」民進黨窮盡洪荒之力要起訴馬,卻沒辦法用貪汙法辦馬,於是用洩密的罪名入人於罪,甚至在起訴書第一頁就認定馬是為了撤銷王金平黨籍,而啟動整起案件,根本是「先射箭再畫靶」,用已建立好的心證和立場,倒果為因辦案。

他們並質疑,準監委陳師孟近日對司法官放砲已造成寒蟬效應,合理懷疑這次起訴是政治追殺的動作。

馬辯處理政治問題檢隔離偵訊破解

臺北地檢署偵辦前總統馬英九被控洩密等案期間,馬接受偵訊時,強調和前行政院長江宜樺、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聚商,主要是處理政治問題,比如有部會首長涉入司法關說,將會負起政治責任須異動等,結果被檢察官隔離偵訊後打臉破解,檢方發覺三人根本沒在討論該些問題,無法採信馬的證詞,馬最後也遭起訴。

江宜樺、羅智強證詞與馬不同

馬當初在全案調查期間,以及遭起訴後發表回應的聲明,都提及找江宜樺、羅智強共商原因有二,一是該案可能影響行政院與立法院未來的關係,二是涉案的有部會首長,若將來有政治責任,可能會有異動。馬英九並說,江、羅二人都是做危機處理的人,以其二人身分,都不是不應該知道的人。

然而,江、羅的證詞卻與馬不同,檢察官詢問當晚有無談到法務部長接任人選時,兩人證稱「沒有」,顯示三人未將法務部長去留及接任人選納入討論核心,此案也非為避免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或應付財經上的重大變故。

柯、王等人所涉與總統職權無關

檢方在起訴書上還進一步指出,縱如馬英九所言在處理閣員政治責任,但總統行使職權並非無限上綱,以前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王金平等人所涉全民電通關說案來說,柯、王屬國會自律範疇,前法務部長曾勇夫、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若有失職或違法情事,也應由監察院提出彈劾案,再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審理,這些與總統、行政院長、總統府副秘書長職權都沒關係。

檢方認為,馬英九只因與王金平等人有理念差異,在國家或人民並沒遭遇緊急危難或應付財政經濟上重大變故等情狀,也不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或增進公共利益,竟逾越司法與政治應有分際,無故洩漏及教唆洩漏偵查中秘密、監察通訊所得應秘密的資料,及將柯建銘個人資料做蒐集之特定目的以外的利用,侵犯人民基本權利,所涉犯罪事實明確,而且查無阻卻違法的事由,因此犯行足堪認定。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