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文!】勝敗輸贏非民主 一騎絕塵送樸媽

2017-03-13|来源: 博客

關于樸槿惠被彈劾的評論文章,有兩篇最讓我難以忘懷。第一篇是朋友圈叫咖菲貓的公號轉發,但不知其原創是誰,題目是《樸槿惠被彈劾,這是韓國民主的勝利》。第二篇是公號叫沉雁璧花的原創短評,題目是《樸槿惠輸了嗎?》。嚴格說,是第二篇短評極具震撼的結束語觸發了我寫這篇文章的初衷。

短評的結束語是:“總統被彈劾,這不是總統輸了,這是總統角色的組成部分,這也不是民主贏了,這恰好就是民主的本身”。寥寥數語的簡評解除了彈劾樸媽的中國心結,更重要的是,它給國人出其不意地詮釋了民主的真諦:勝敗輸贏非民主,榮辱功過皆浮云。因此,第二篇短評是對第一篇“民主勝利論”最完美的否定。事實上也是如此,如果說樸謹惠被彈劾是民主勝利的話,請問,如果樸謹惠沒被彈劾呢?難道就說是民主的失敗嗎?荒唐。無論樸謹惠是否被彈劾,民主就是民主,豈能因政要的來來往往定論民主的成敗輸贏?對于樸謹惠作為總統來說也是如此,上下去留終有時,豈因曲散定是非?

民主政治與專制政治的區別可以從很多維度去詮釋,但有一個特別重要的維度往往被中國人忽視甚至不以為然,那就是對“功利”理解的云泥之別。民主政治是一種還原人性追求真理的政治,人性和真理是民主社會的基礎價值觀,追求人性的社會要求是人人平等,追求真理的社會要求是真相、真話和真知。因此,民主社會的人之功利就是以釋放自我去促進平等和追求真理,這就叫活出自我,也叫超越自我,這就是民主社會的人之功利。

也許你要問,民主社會的人都不喜歡錢嗎?廢話,錢誰不喜歡。但民主社會喜歡錢的邏輯不一樣,諸如金錢和榮譽,也就是我們中國人心中的功利,在民主社會里的人是將金錢和榮譽看做追求人性和真理的副產品。主產品是超越自我,副產品是金錢和榮譽。這,就是民主社會的功利觀,記牢了。這種功利觀就會出現一種悖論,即主產品未必會與副產品同步并行,有可能是完全背道而馳。也許你又要問:民主社會的人就不吃飯嗎?我的親,吃飯問題是民生問題,這是民主社會“免于饑餓自由”最基本的人權,只有毫無人權的社會才會焦慮吃飯問題。因此,民主社會的人對工作職業的觀念是,能有機會參與到釋放自我超越自我的活動中去,這與中國人“謀稻粱”不是一個頻道。這就是為什么在歐美,真正最想工作的恰好就是歐美人,但中國人去了都是想直接坐享福利。因為中國人就是豬嘛,“人生在世,吃穿二事”,還有“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你讓中國七八十歲的老爺老妞去競選總統,簡直就是個笑話,他們肯定選擇去公園打太極拳。

專制政治是一種等級政治,等級是專制社會所有人的功利觀,就不再有主副產品的區別。這種功利觀也是玩一種超越,不過,這超越不再是超越自我,而是絞盡腦汁超越他人。這就麻煩了,成王敗寇就是專制社會功利觀的行為表達,金錢和榮譽與勝敗輸贏就是雌雄共體。在這種成王敗寇的等級功利觀教化下,每一個國民會把這種功利觀固化成內植基因,從而形成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的生命線。即便是今天聲稱追求光明的淫兒,依然是這種成王敗寇的功利觀墊底自己的思維。所以,就出現了本文開篇提到的“民主的勝利”和“樸媽輸了”的中國式功利觀點。

就說踢足球吧,歐美球員和球隊是本著如何踢好球奉獻精彩,這是關于足球這項工作的人性和真理,這是功利的主產品,至于能否進球能否晉級能否有白花花的銀子,這是功利的副產品,即便是俱樂部也是如此。奇怪的是,他們在追求足球真理這個主產品時,居然基本都能獲得了副產品的大豐收,但無論怎樣的大豐收,那也是副產品。中國球員和球隊就不一樣,勝敗輸贏就直接與豪宅豪車和美女聯系在一起了,甚至還會與組織榮譽聯系一起,更有甚者還會肩負為國爭光的國家功利壓力,這就麻煩了。在場上究竟該如何出腳?他就會想很多,再也不是追求超越自我的人性和真理,要么推責,即便最佳位置也不敢射,要么搶功,明明沒有機會也要自己來射。追求足球真理是個苦差事,遠不如打假球來得直接,于是,黑哨、黑腳、黑教、黑隊、黑協會,結果就玩成一足球黑社會。

比爾蓋茨,究竟是為了實現自己的IT夢去創辦微軟,還是為了賺錢成為首富去創辦微軟?他的裸捐就是答案。特朗普希拉里究竟是為了當總統好裝逼而拼了老命去競選,還是為了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而促進人人平等去玩命競選?滿大街特朗普的裸體塑像和希拉里毫無沮喪的燦爛笑臉就是答案。樸槿惠呢?是為了光宗耀祖還是為了“國民幸福”?是為了名流千古還是為了“嫁給我的國家”?天安門城樓的形單影只就是答案。無論樸媽是否被彈劾,也無論樸媽是否去留,都與樸媽的個人成敗得失無關,因為她的彈劾與否和去留與否都是她選擇“嫁給我的國家”的組成內容,也與民主的勝負輸贏無關,因為“閨蜜干政”事件所爆發的一切片景都是民主本身的組成部分。

用任何中國式功利榮辱去看待樸謹惠的彈劾去留,都是無知的,嚴格說是無恥的。尼克松因水門事件被彈劾,這既是民主本身的組成,也是總統角色的組成,但這絲毫不影響尼克松作為自富蘭克林羅斯福之后的最偉大總統之一,正是因為尼克松主義將冷戰中的社會主義陣營逼向了死角,但偉大與被彈劾對于尼克松個人來說都無足輕重,因為他從來就不是為了榮辱得失而去當總統。前卡特總統為了營救被困伊朗大使館的51名外交官,秘密下令組建藍光敢死隊萬里奔襲德黑蘭,但最終行動失敗了,卡特為這次行動負責向國會道歉,難道因為個人榮辱卡特就不下令這次營救嗎?嚴格說,做總統就是去為國民擔責的、去幫無辜弱勢受辱的,去替一切意外頂包的。你以為啥?這就是民主政治的總統,受辱、擔責、認錯、道歉,只不過是總統的生活方式而已。2005年克林頓去盧旺達向索馬里人民道歉“我來晚了”,僅僅因為沒有及時“干涉”盧旺達大屠殺內政,關美國屁事呀?但作為有能力擔責的大國總統,你就得為你的“不及時”道歉,而我們這里的裝逼犯就只知道去走紅地毯,并且事發時還對克林頓派出黑鷹敢死隊表達干涉內政的不滿。

樸謹惠當總統僅僅踐行自己“嫁給國家”和“幸福國民”的信念,那個溫良恭謙讓呀,那個勵精圖治呀,那個不卑不亢呀,那個榮辱不棄呀,但這些絲毫不是感動國民饒過她“閨蜜干政”的理由,這就是民主。中國人特別喜歡說“誰也不是道德圣人”來開脫自己,其實這就是無恥太久了而內化的缺德基因。但我很想告訴大家一個殘酷的事實,民主政治就是對政要道德有潔癖的苛刻,做不到道德圣人,至少也要心向往之。國人為了掩飾自己的厚顏無恥,居然還發明一個“私德”概念來辯解,最愛舉的例子就是克林頓的性丑聞和馬丁路德金的嫖妓來印證私德可以原諒。但中國人從來就不會去思考:我們是怎么知道克林頓的性丑聞的?之所以知道,就是因為美國傳媒不顧總統情面地廣泛報道。為什么要廣泛報道?不就是美國價值觀不能寬容性丑聞嗎?如果美國人都覺得克林頓那事兒就像吃飯喝水一樣的不足為奇,他們還報道個屁呀?而我們這里呢,一個村官沒有情人都不好意思在當地混了,你說中國人已經到了何等無恥的境地。

民主的終極目的就一個:人人求真;自由的終極目的也是一個:人人向善。求真向善是什么?這不就是道德嗎?因此,民主自由就是要每一個人做道德君子,而民主政要理當是國民道德的垂范楷模。但每一個人即便是政要也很難萬無一失,怎么辦?這就要靠民主。民主就是洗潔精也是潔爾陰,只要在道德上存在絲絲難言之隱,民主機制就會幫你一洗了之。但專制政治就麻煩了,沒有洗潔精也沒有潔爾陰,人人都是豬板油,所以人人都在為樸媽叫屈喊冤。但無論什么樣的洗潔精,洗潔精不會天上掉下來,更不會自己跑到豬板油身上去,還得靠人,要么自己主動洗洗,要么讓別人幫你洗洗。這暗示我們一個真理:只有隨時愿意自己洗洗或接受別人洗洗的道德君子才配得上去追求民主這一罐洗潔精。謹此獻給同仁以期共勉。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