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前世新校長賴鼎銘︰中生承諾書 讓大學誠信與風骨淪喪

2017-03-13|来源: 自由時報

前世新大學校長賴鼎銘。

為了招收中國學生,國內部分大學竟出具承諾書、明文承諾課程內容不提及一中一臺等政治議題,引發社會撻伐,認為此舉等同放棄臺灣學術自由底線;曾與中國七十多所大學簽署學術交流的世新大學前校長賴鼎銘指出,兩岸文教學術交流當然要支持,但如果調查顯示中國很多學校都要求臺灣課程活動不能談什麼,而臺灣的大學多會配合、做出對課程活動設限的承諾,這就是嚴重的大問題,大學的「integrity」、誠信與風骨恐都已淪喪,恐成國際笑話。

問:您在校長任內與中國多校簽約交流,遭遇過中國學校或學生有要求出具課程內容保證的承諾書?

答:我曾與多所中國學校簽署合作交流,可體會有些學校或學生、家長會對臺灣的民主環境與政治敏感議題有顧忌,但沒遇到學校要求出具承諾書或聲明書,尤其是較頂尖的中國大學其實反而較無太多顧忌或要求。

其中大概也有學位生及短期研修生的不同。學位生到臺灣人數較少,是自己考試申請大學、自己選校系,對臺灣課程環境有一定了解與期待,中國官方或大學能管控的可能較少。但來臺灣半年或一年的研修生,且是團體或校對校交流,人數多且素質較不齊,中生來多了自然會受臺灣民主自由的影響,中國方面可能顧忌會多,所以會要求更多。

沒有國家敢做特別要求

但聽到國內有大學出具課程不談一中一臺等特定政治意義內容的承諾書,我很訝異。教育部應好好調查,讓大家了解這到底是少數中國學校自作主張,還是中國大多數學校有集體要求的趨勢現象,而國內是少數學校沒想清楚就發文承諾,還是許多大學都為了要讓中生方便來臺就發文保證課程不談什麼。如果是少數的問題,可以要求改善,但如果是很多學校,問題就很嚴重,政府及大學都必須重視這個問題,臺灣的高教不能忽視這種要求後面可能帶有的政治意涵及壓力,大家必須共同討論出一個因應準則與標準。

問:在國際上,見過哪個國家或哪所大學出具類似的承諾書、為某國學校或學生限縮課程活動?

答:我早年是領教育部公費出國留學,當年還在戒嚴時期,剛發生華裔美籍作家在美國遭到臺灣情報組織僱用黑道份子刺殺的江南案,臺美關係很敏感,當時的教育部或國民黨可能發函給美國的大學不要談江南案嗎?如果臺灣的學校或學生有這種要求,美國的大學及國際上任何一所學校,根本不會理會,恐怕還會被對方笑死。

這次事件中,中國方面會因某些政治敏感性顧忌而作出一些「特別要求」,較可想像與預期;但我想,應該不會有歐美、日韓或其他國家學生敢向臺灣學校要求這種承諾書。而其中必須探究的最嚴重問題是,臺灣的大學為何要配合?願意出具這種前所未聞的承諾書。

珍惜得之不易學術自由

臺灣走過威權統治的戒嚴時代,好不容易建立民主自由環境,對於學術自由應該更珍惜與看重,而這其實也是臺灣相對於中國、相對於國際,特有的經歷及優勢,臺灣的大學若輕易就棄守這種底線,等於輕易就放棄應有的學術價值及優勢,恐成國際笑話。

問:據部分大學說明,早在馬政府時代、二○一○年之前,就有中國學校要求,後來越來越多中國學校或學生互相傳播而提出要求,而國內大學不用經過校務會議或與教授討論,甚至一個招生單位或處室,就可發文承諾課程限縮?這是大學所謂的學術自主?行政權可凌駕、指揮教學?

答:一所大學重要的精神與教育特色,就是教授教學理念及對課程安排的想法,教師對教育的主體性正是大學教育的重要維繫。目前浮上檯面的承諾書內容,或公私立大學校長等五大協會聲明表示承諾書是大學內部對來臺學生不涉及政治議題的確認,恐只是大學少數行政體系人員的片面想法,不能代表高教界的共識;也因此,許多大學教授及學生都出面抗議,無法接受大學出具承諾書限縮教師教學內容,也反對限縮任何國家學生的學習權。

大學若具文承諾不能談一中一臺,那可以談九二共識或一中各表嗎?可以談一中嗎?臺灣的大學恐怕誤解了政治歸政治、學術歸學術的真意,這是希望任何政府官方、行政力不可以介入干預學術,而不是大學學術、課程完全不談政治;目前大學行政單位因為中國方面要求而直接出具承諾書,恐怕更是因為政治意涵的要求而限制了臺灣的學術,更讓大學學術自主因而受害。

問:還有學校坦言,中國學校會拿國內某校的承諾書版本要求比照,所以很多大學出具的承諾書內容幾乎一樣,國內大學就像「抄公文」、隨時提供「方便中生來臺的權宜服務」?

答:想起以前考駕照要求要有健康證明,有些醫院會有老醫師幫忙出具人人可得的健康證明。目前出現大學發出中生承諾書,其實在目前臺灣民主開放環境中,要大學教師及學生同儕環境不討論特定的敏感議題、不談政治,其實根本做不到;但大學間還抄來抄去出公函,承諾書內容大同小異,最後恐怕都只是變成「形式化文件」、儼然成了為了招生而做的表面動作。一所大學變成如此,要如何維護信譽及公信力。

招中生不應有「奶嘴效應」

就像臺灣近期也有許多大學教授論文造假的事件,這些都是衝擊到大學的「誠信」問題。臺灣的大學理念及標準近年似乎出現變化,為了少子化招生而濫發學歷、為了爭取排名而衝論文、為了爭取補助經費而美化評鑑數字等等,似乎大學的理念逐漸在崩解。如今的承諾書則似乎是,為了招生方便,如今連大學的課程都可以為了某個國家學生而「量身訂做」。相對地,拿到承諾書的中國學生及學校,會真的尊重這所學校的誠信及學術價值嗎?

問:少子化使得國內大學遭遇生源減縮的困境,招收中生是唯一解藥嗎?高教五大協會所發聲明,更宣稱給承諾書是要讓中生和外籍生都不涉及政治議題,是要跟國際教育接軌?大學給承諾書就可以跟國際接軌?

答:我很難想像,歐美、日韓、東南亞哪個國家學生,會想或敢要求臺灣的大學教授或課程,須承諾不能談論特定議題。

臺灣上百所大專,生源不足確是很大問題,而臺灣的大學最大問題是國際化不足、英語授課環境不足,所以很偏重招收以中文、華語為主的中生及僑生,如此教學最省力、成本最低,甚至近期新南向拓展,也大多仍以僑生為先。可看出臺灣的大學對外招生也因而出現「奶嘴效應」、過於依賴招收中生,這是政府及大學須正視的另一個結構性問題。

其實目前來臺的中生,並沒有幫助到招收嚴重不足而有關門危機的學校,而有另一種強者越強、弱者越弱的「馬太效應」出現,中生是集中在部分學校;此次連臺大、清大等前段大學也出具承諾書或聲明書給中生,臺灣的大學真有必要為了招收一些學生,就放低了高教的學術尊嚴標準?如果大學無法堅持理念及底線、脊骨彎了,教育下一代的脊骨是否也會彎了。

教育部是否能以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去處分出具承諾書的大學,法令上恐還有爭議,我也不希望這件事演變成教育部嚴罰大批學校的狀況。但希望政府能更好好輔導大學克服辦學的困境,真正提升國際化實力,確保大學的永續,也可以把風骨及理念找回來。

問:中生承諾書風波未平,國內竟又出現中生疑為共諜案首例,兩岸政治情勢的敏感是不可否認的現實,大學恐怕有如不斷被溫水煮的青蛙,要如何確保學術及民主底線?

答:承諾書餘波未盡,又發生共諜事件,真是令人遺憾!因所謂共諜案還在調查階段,目前實在不宜多加推測!

我個人經驗中,中國學生大都算單純,來臺充滿好奇。但以兩岸當前對峙的現狀,互相蒐集情報的狀況恐怕不能全免。敏感的人或學校,其實都可體會,對岸透過各種管道,可能會在臺灣建立各種的社會人際網絡,不管經濟、學術、政治等等,恐怕難免有政治力滲入的可能。

大學要有所為有所不為

我基本上還是很支持兩岸學術文教交流,也希望最近發生的種種事件,不至於對兩岸學術交流造成影響或中斷,希望政府對近期發生事件都須很小心處理。

但我也要誠心呼籲高教界,臺灣歷經威權戒嚴時代,好不容易建立學術自由、教育民主開放,這也是臺灣學術上最珍貴的經歷與優勢,希望臺灣的大學可以不斷反省及自我提醒,學術交流之餘,必須謹記「有所為與有所不為」的原則;不能因為利益之惑,喪失臺灣的主體性,及高教的靈魂。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